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是魯蛇又怎樣?沒有劇本的劇團 卻演活人生的最真實傷痛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0/24
© 由 風傳媒 提供

'

「身為一個100公尺要跑20秒的男生,我從小學就知道,自己是追不到女生的。」「當我遇到已經找到好歸宿、好工作的前女友,卻發現自己除了口中的夢想,什麼也拿不出來。」「在小孩出生後,我才知道優雅的媽媽只存在於想像,有一天我甚至哭著對孩子說,當媽媽真的好難。」「因為厭倦框架,我辭掉了工作,最後卻發現在社會的眼光下,我還是要不斷假裝『我是排班的所以今天放假』、『我今天剛好補休』。」

「魯蛇」一詞,源自於英文「loser」的諧音,指的是失敗者、輸家。然而對於失敗,我們又有何想像?是一直減不下來的肥肉、刪也刪不完的代辦事項、一段失敗的戀情、對愛人期盼的辜負、與親人的生離死別,或者是面對不公不義卻選擇噤聲的挫敗感?

這些面貌,「或許」將在三語事劇場的《魯蛇群像》劇中一一呈現。為何說是或許?因為這一齣劇,演得並不是任何事先安排好的劇碼,而是透過觀眾分享曾遭遇過的挫敗經驗,再由演員即時演出呈現;也就是說,這齣「戲」中的挫敗,不是來自於任何一位假想人物、不會有遙遠的故事原型,而是直接敲上觀眾心門,講的正是你我當下傾訴的記憶。

察覺「世代對成功的焦慮」 三語事劇場呈現無奈眾生相

談到一開始為何會想以魯蛇作為主題,三語事劇場團長「黃有事」解釋,是他們察覺到了「這個世代存在對於成功的焦慮」,或許是因為教育的影響,人們對於成功的想像非常侷限,而反觀回來,失敗則有許多不同的樣貌。在這個以「失敗」為主軸的劇場中,不是要告訴大家什麼是魯蛇,「而是讓觀眾來說他的失敗是什麼」。透過觀眾的故事來看,這真的是個人的失敗嗎?還是其實是環境、世代的失敗?

2017-10-23-三語事劇場《魯蛇群像》演出02。(三語事劇場提供)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10-23-三語事劇場《魯蛇群像》演出02。(三語事劇場提供)
在這個劇場中,不是要告訴大家什麼是魯蛇,「而是讓觀眾來說他的失敗是什麼」。(三語事劇場提供)

黃有事提到,當年高中跟同學討論時,覺得台灣還沒輸韓國這麼多,當時大家在討論未來、10年後的世界時還是很有雄心壯志,「想像的是我會有多成功而已」,想像30歲的自己,雖然不一定很成功,但可能創業小有成績,或在某個領域已經有一定地位。

但當歲月的腳步終於踏上30歲這個里程碑時,黃有事回頭一望,卻發現大家現在的夢都變得很小。現在台灣已經不會再跟韓國比較了,在以前的時代,台灣還有很多偶像劇,但如今台灣影視、娛樂產業整個萎縮,韓國則是全面崛起,像是江南style紅到美國,其他娛樂產業也都風靡全世界。

首爾江南區的三星城。(取自維基百科,Oskar Alexanderson攝/CC BY2.0) © 由 風傳媒 提供 首爾江南區的三星城。(取自維基百科,Oskar Alexanderson攝/CC BY2.0)
如今台灣娛樂產業萎縮,韓國則是全面崛起,娛樂產業風靡全世界。圖為韓國首爾市容。(資料照,Oskar Alexanderson@Wikipedia/CC BY-2.0)

談大環境的無力是更無力的,面對這樣的無力要如何自處?黃有事認為,或許可以透過這個劇場,藉由每個觀眾人生的故事,來看看每個階層失敗的經驗。要說這是取暖?他點點頭,「也可以算是啦。」

編劇班出身不寫劇本 黃有事要「把話語權還給觀眾」

黃有事出身於華視編劇班,如今卻做起了這種沒有劇本的參與式劇場。談到為何會有如此轉變?他認為,「是想把話語權還給觀眾」,傳統劇場是走進去,坐著聽表演者傳達他們的價值觀跟故事,但他更想要貼近市井小民,仔細聽聽他們的故事。

2017-10-23-三語事劇場演出07。(三語事劇場提供)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10-23-三語事劇場演出07。(三語事劇場提供)
為何會想做沒有劇本的參與式劇場?黃有事認為,「是想把話語權還給觀眾」。(資料照,三語事劇場提供)

「市井小民的故事比我們想像的還精采,然而他以前不一定覺得那個故事有價值。」黃有事說,他相信每個人都是自己生命的專家,因此也不想用很高的角度來看待他們的故事,此外他也提到,對參與式劇場的演員來說,最重要的就是聆聽。

網路時代資訊爆炸 「上一次有人好好聽你講話是什麼時候?」

聆聽正是參與式劇場的靈魂所在。黃有事反問:「在這個資訊爆炸的時代,上一次有人好好聽你講話是什麼時候?」在這個網路上一分鐘有100萬則訊息、大家都在講理念的時代,「哪怕只是一個人聽你講話2分鐘都很珍貴,而在這個地方,這不是一個人聽你講,是一群人聽你講。」

2017-10-23-三語事劇場演出03。(三語事劇場提供)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10-23-三語事劇場演出03。(三語事劇場提供)
在資訊爆炸的時代裡,哪怕能被聆聽2分鐘都很珍貴,而在三語事劇場,「這不是一個人聽你講,是一群人聽你講」。(三語事劇場提供)

然而,要在陌生人面前坦承挫敗、傷痛的經驗,對每個人來說都不是輕鬆的事情,三語事劇場透過團員充滿失敗經驗的自我介紹,與主持人柔軟的提問引導,在小小的展演空間裡,凝聚了觀眾對彼此坦誠相見的勇氣。在這裡,一個個觀演者成為參與者,坐上台與數十個素昧平生的朋友自訴生命中曾經、甚至正在進行中的傷痛。正如黃有事所言,「要給大家呼吸的空間,等他準備好,他就會舉手。」

「失敗不是一個人的」 陌生的人與人在故事間彼此串聯

「觀眾之間的故事是會互相呼應的」,黃有事提到,往往一個觀眾講完之後,大家就會被帶起來,下一個人的故事常常是在呼應上一位講者,然後他們彼此之間的故事就會在一次次的演出中被串起來,成為他們之間的主題。

2017-10-23-三語事劇場演出06。(三語事劇場提供)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10-23-三語事劇場演出06。(三語事劇場提供)
黃有事提到,往往一個觀眾講完之後,大家就會被帶起來,下一個人的故事常常是在呼應上一位講者。(三語事劇場提供)

「失敗不是一個人的,是一群人的」,回憶演出的經驗,黃有事說,「這是很當下的,在那個瞬間我們跟觀眾在一起,觀眾也跟彼此在一起。」

「三語事劇場」的團名其實就是參與式劇場的諧音,黃有事指出,他們就像一面鏡子,不能幫忙解決問題,但能傾聽人們說話。在無力又資訊爆炸的年代,他希望能讓大家知道,「這個社會還有人會聽你講話,就在這個劇場。」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