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暖化危機》我太平洋友邦吉里巴斯恐遭淹沒 紐西蘭承諾增設氣候難民簽證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1/1
© 由 風傳媒 提供

'

全球暖化導致的海平面上升問題迫在眉睫,太平洋島國瀕臨淹沒、居民無處可去,因應這樣的人道危機,紐西蘭新任氣候變遷署署長蕭奧31日表示,他正在考慮開設新的專屬簽證,收留氣候變遷影響而流離失所的太平洋島嶼居民。

兌現選舉支票 綠黨黨魁將庇護氣候難民

紐西蘭9月舉行國會眾議院大選,選前綠黨曾提議將紐西蘭接收的總難民人數,從750人增加到4000人,也承諾選民將增開 100張特殊簽證給氣候難民。工黨主導的聯合政府本月上路,綠黨黨魁蕭奧(James Shaw)出任氣候變遷部部長,並兌現該黨的選舉支票。蕭奧受當地媒體《紐西蘭電台》(RNZ)訪問時表示,新政府將透過這項「實驗性的人道救援簽證類別」,給予氣候難民實質上的協助,並與太平洋島國建立夥伴關係。

紐西蘭工黨黨魁雅頓(Jacinda Ardern)成為紐西蘭史上第3位女總理,也是第二年輕的總理(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紐西蘭工黨黨魁雅頓(Jacinda Ardern)成為紐西蘭史上第3位女總理,也是第二年輕的總理(AP)
紐西蘭工黨黨魁雅頓(Jacinda Ardern)成為紐西蘭史上第3位女總理,也是第二年輕的總理(AP)

紐西蘭法院不承認「氣候難民」

根據聯合國難民署的《1951難民地位公約》,「難民」的定義為受到宗教、政治、種族迫害者,尚未包含受環境迫害的氣候難民。因此,鄰近太平宜洋島國的紐西蘭,曾發生多次拒絕申請成為氣候難民遭拒的案例。

來自大洋洲島國吉里巴斯(Kiribati)的男子泰提歐塔(Ioane Teitiota),曾以「氣候難民」的名義向紐西蘭尋求庇護,並表示近年來氣候變遷劇烈,祖國受到海平面上升影響,自己所居住的島遲早會沉沒,對家人和他的人身造成威脅,成為全球氣候難民首例。然而經過4年的努力,還是遭紐西蘭拒絕,2015年遭驅逐出境。上週,2個吐瓦魯家族以海平面上升導致祖國缺乏飲用水,再加上高失業率為由,申請進入紐西蘭避難,但也面臨一樣的下場。

環境難民簽證補足法律漏洞 尚須明確規範

國際環境法專家科斯蒂(Alberto Costi)表示,現今的難民公約不適用於環境難民,「因為環境因素尋求他國庇護者,大多難逃遭到遣返的命運」。但是環境難民面臨的條件非常艱苦,確實應該接受庇護。

科斯蒂也說,新的簽證計劃雖可以補足法律上的缺漏,但如何判斷一個難民是否已不能在祖國生存,將是一大難題,「每個國家受環境迫害的程度不同,面臨嚴重存亡危機的吉里巴斯共和國國民,與一個災害相對較輕的國家國民,待遇就應該不同。而這一塊還需要更明確的規範。」

海平面上升吞噬陸地面積之外 更造成飲用水與土壤鹽化

島國面對的海平面上升問題,究竟有多嚴重?位於中太平洋海域的吉里巴斯共和國是台灣的邦交國,由33個島嶼組成,總面積為811平方公里,人口大約十萬人。據《衛報》報導,當地許多島嶼的最高點只高於海平面幾公尺,該國一半以上人口居住的南塔拉瓦島(South Tarawa)也在其中,滅頂危機近在咫尺。

海平面上升不僅吞沒了耕地與村莊,更導致地下水與耕地鹽化,居民的食物與飲用水來源受到嚴重影響。65歲的當地居民瑪麗亞(Maria Tekaie)居住的村落曾離海邊100公尺,現在卻遭到海水威脅,面臨遷村命運。瑪麗亞感嘆,「這是我們鍾愛且僅有的土地,但現在,我不得不討論應該搬去哪裡。曾經,這是塊富產香蕉、芋頭與椰子樹的土地,食物來源從不缺乏,但在無水可用的情況下,我們該怎麼種植作物?我們明明有權住在這裏,但現在,大海卻奪走了一切。」

除了吉里巴斯共和國之外,吐瓦魯、位於北太平洋的馬紹爾群島(Marshall Islands)、度假勝地馬爾地夫(Maldives)與位於南太平洋的諾魯共和國(Nauru),都深受海平線上升所苦,亟須國際救援。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