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暖化導致?自然趨勢?面積是台灣的1/6、重量超過1兆噸 超級冰山現身南極洲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7/13
© 由 風傳媒 提供

'

面積5800公里、重量超過1兆噸,它從南極洲大陸西部冰棚分裂,進入茫茫大海,有可能對海上往來船舶造成威脅;有科學家說它是溫室效應、全球暖化的最新見證,必須密切關注它對海平面上升的影響。它,是史上最大的冰山之一。

這座海上龐然大物暫時被命名為「A68」,它來自南極洲的「拉森C冰棚」(Larsen C ice shelf),後者是陸地冰棚的延伸,原本就有一部分浮在海面上,海陸冰棚之間多年來一直有分裂之勢,科學家過去幾個月緊盯一道200公里長的裂縫。最後的「分手」發生在10日至12日之間,美國航太總署(NASA)的衛星做了全程記錄。

南極洲的「拉森C冰棚」(Larsen C ice shelf)局部裂解,造成史上最大的冰山之一(Project Midas) © 由 風傳媒 提供 南極洲的「拉森C冰棚」(Larsen C ice shelf)局部裂解,造成史上最大的冰山之一(Project Midas)
南極洲的「拉森C冰棚」(Larsen C ice shelf)局部裂解,造成史上最大的冰山之一(Project Midas)

面積相當於德拉瓦州或峇里島,2個盧森堡、7個紐約市

5800公里的面積相當於美國的德拉瓦州(Delaware)或印尼的峇里島(Bali),台灣的1/6,歐洲國家盧森堡的2倍,紐約市的7倍。A68的離開足足讓拉森C冰棚面積縮水12%,南極半島(Antarctic Peninsula)的地貌從此永遠改變。

聚焦南極的「邁達斯計畫」(Project Midas)研究團隊發布聲明表示:「這座冰山的重量超過1億噸,但是它在與冰棚裂解之前就已漂浮在海上,因此對海平面上升沒有立即的影響。」

南極洲的「拉森C冰棚」(Larsen C ice shelf)局部裂解,造成史上最大的冰山之一(NASA) © 由 風傳媒 提供 南極洲的「拉森C冰棚」(Larsen C ice shelf)局部裂解,造成史上最大的冰山之一(NASA)
南極洲的「拉森C冰棚」(Larsen C ice shelf)局部裂解,造成史上最大的冰山之一(NASA)

冰棚裂解將造成冰川加速流動、直接入海

但是冰棚吸納了從陸地流向海洋的冰川(glacier),如果沒有它們作為屏障,冰川將加速流動而且直接入海。以拉森C冰棚為例,如果被它阻擋的冰川全數入海,全球海平面將上升10公分。

拉森C冰棚北邊的兩個鄰居「拉森B」(Larsen B)與「拉森A」(Larsen A)已分別在2002年與1995年完全裂解,拉森C是否會步上後塵?科學家目前看法不一。邁達斯計畫團隊認為,拉森C將越來越不穩定,但至少要再過幾年才會出現大規模裂解。

有科學家指出,對於拉森C冰棚的裂解,全球暖化顯然起了推波助瀾的效應,升溫的海水與升溫的空氣從冰棚下方與上方兩面侵蝕削弱,讓冰棚腹背受敵,愈發脆弱。法國國家科學研究中心(CNRS)的瑞慈(Catherine Ritz)博士感歎地說:「拉森冰棚早在全新世(Holocene)的開端就已存在,但是它們越來越脆弱了。」全新世的開端距今約1萬1700年。

冰山裂解與全球暖化關聯?科學家意見分歧

不過德倫克瓦特與英國斯萬西大學(Swansea University)冰川學家歐禮瑞(Martin O'Leary)都認為,拉森C冰棚的裂解與A68的形成是自然界大勢所趨,與全球暖化沒有直接關聯。儘管如此,全球暖化還是會對南極半島的冰棚造成影響,由北而南引發更多的裂解事件。

人類活動與溫室氣體排放造成全球氣溫上升,已是科學界的共識。與前工業革命時期相比,全球均溫已上升攝氏1度,南極洲是效應最明顯的地區之一。科學家希望藉助於《巴黎協定》(Paris Agreement)之類的機制,將21世紀結束之前的升溫幅度控制在攝氏2度之內,不過並不容易。

南極洲的「拉森C冰棚」(Larsen C ice shelf)局部裂解,造成史上最大的冰山之一(Project Midas) © 由 風傳媒 提供 南極洲的「拉森C冰棚」(Larsen C ice shelf)局部裂解,造成史上最大的冰山之一(Project Midas)
南極洲的「拉森C冰棚」(Larsen C ice shelf)局部裂解,造成史上最大的冰山之一(Project Midas)

冰山今後何去何從,目前還難以預料

A68冰山今後何去何從,目前還難以預料。德倫克瓦特預測它會原地打轉一段時間,然後在潮汐與風力的推送之下遠行。ESA指出,洋流最遠可能會將A68帶往福克蘭群島(Falkland Islands),威脅德雷克海峽(Drake Passage)的航運。

至於A68冰山對海上航運的威脅,也將受到密切監控。歐洲太空總署(ESA)專家德倫克瓦特(Mark Drinkwater)說:「大個子的冰山容易觀測……我們擔心它會裂解為眾多小個子的冰山。」此外,A68在離開拉森C冰棚的時候,就已帶上了一群「小夥伴」,海運業者也必須注意。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