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末代燈塔守不簡單 高金振守護一輩子

中央通訊社 標誌中央通訊社 2017/7/22 中央社

烏坵燈塔復燈系列報導(中央社記者黃慧敏金門縣22日電)一生守護烏坵燈塔的「末代燈塔守」高金振10年前過世,其次子高詠章說,爸爸曾說「燈要好好保管、將來可以使用」。燈塔明天重新發光,高詠章感佩爸爸堅持守護,也更想念他。

烏坵鄉高、蔡兩家守護烏坵燈塔近130年,其中「末代燈塔守」高金振在民國48年到90年看守燈塔,連同他的父親高瑞翁的45年,父子兩人守護著烏坵燈塔87年;加上祖父高珍和外祖父蔡土球的燈塔歲月,高家與蔡家兩家各3代壯丁,畢生都奉獻給烏坵燈塔。

清同治13年(1874年)興建的烏坵燈塔,在民國43年因戰略需求,吹起熄燈號;但燈塔的油漆及保養工作持續進行。

高金振的次子高詠章今年48歲,他回憶說,從小學4年級到高中畢業,常跟著爸爸到燈塔工作,在他的印象裡,高金振是個十分盡責的燈塔守;高詠章說,爸爸十分在意自己的工作,深怕有所遺漏,只要一值班就會全身上緊發條,觀察遠方船隻,看風向、潮汐,像幾點幾分什麼方向有船隻等資料,都會完整記錄下來。

烏坵燈塔停燈後,燈具一直放在高詠章舅舅蔡清雲家裡。高詠章說,爸爸常帶著他們幾個兄弟姊妹去保養擦拭燈具,告訴他們,「燈要好好保管,將來可以使用」。高詠章說,燈具一直保持著堪用狀態,後來送回關務署海務處保管後,好像就下落不明了。

如今烏坵燈塔將再次發亮,高詠章佩服父親的高瞻遠矚,覺得很開心,「但也更想念爸爸」。

「小孩子都想到燈塔頂端瞧瞧,但因軍方管制,很難登塔。」高詠章說,他們只有纏著爸爸帶他們上去,他記得第一次上去時,有一點風;「爬到塔頂很緊張,也有一點害怕」。

高詠章說,爸爸會告訴他們慢慢來,抓著他們的褲頭,讓他們上去看一看,然後要他們趕快下來。

其實登塔頂的機會不多,高詠章去過一、兩次,感覺從塔頂往下望,視野非常遼闊。他說,父親會告訴他誰曾拜訪燈塔,而他印象最深刻的是爸爸提到一名同事的孩子在燈塔附近玩耍時,不小心摔死了,但也有傳說這個小朋友是下船時失足掉到海裡喪生。

高詠章說,父親會告訴他燈塔的興建者,而燈塔旁有一座挪威燈塔守傑考布森(H.J. Jacobsen)的墓碑,高金振常會帶著高詠章到這裡除草、整理墓碑。高詠章對這位外國人遠赴家鄉千里之外的小島工作,既覺得不可思議,又敬佩不已。

在高詠章的腦海裡,爸爸工作時,他就在旁邊跑來跑去;稍長後,他開始要為爸爸分擔工作,拉繩子、遞物件等,國中畢業之後更幫忙粉刷燈塔。

高詠章記憶中的燈塔就是現在的黑色,隨著風吹日曬,顏色剝落,就得為它上色。他說,通常是4、5個人一組粉刷,他吊在半空中粉刷,大人在下面拉著他,感覺就像現在都市高樓大廈清洗一樣,爬上爬下。

對於高金振為燈塔奉獻一生,高詠章說,小時候只覺得爸爸輪值時精神緊繃,平日也蠻嚴肅的,「其實是會害怕的」;長大後,高詠章才知道父親好了不起。他說,「一個人能夠這樣堅持下去,確實不簡單」。1060722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