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朱敬一專訪》「掀起99%與1%的戰爭」股利分離課稅 等於幫大富豪減稅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7/18
© 由 風傳媒 提供

'

時序入夏,當藍綠兩黨正如火如荼為年改、前瞻拉鋸戰之際,另一場攸關世代公平的稅改也悄悄展開。這場幾乎搶不到一般民眾眼球的改革,如果成真,將引爆全台「99% VS. 1%」的階級大戰。

總統蔡英文一句「內外資不同稅、是我心中的痛」,讓財政部在今年正式啟動稅制改革計畫,計畫將股利所得分離課稅,預計7月公布稅改方案、力拼立法院下會期闖關。蔡政府上台後的首次稅改,至此就像已駛離月台的列車,向著終點疾行。

頂尖萬分之一的大富豪,所得有9成以上是股利

面對政府稅改來勢洶洶,長期研究台灣所得分配、今年也甫因相關研究獲選美國國家科學院外籍院士的駐WTO大使朱敬一,罕見在赴任瑞士後接受媒體專訪,直言股利所得分離課稅一旦成真,「是一件非常非常嚴重的事」、「頂尖萬分之一的大富豪,所得有9成以上是股利;一般人只有1成,如果分離課稅等於幫大富豪減稅,會嚴重影響公平。」

20150210-SMG0010-205-朱敬一專訪-吳逸驊攝150402.JPG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50210-SMG0010-205-朱敬一專訪-吳逸驊攝150402.JPG
駐WTO大使朱敬一表示:「頂尖萬分之一的大富豪,所得有9成以上是股利;一般人只有1成,如果分離課稅等於幫大富豪減稅,會嚴重影響公平。」(資料照,吳逸驊攝)

股利分離課稅,為何嚴重影響公平性?

什麼是分離課稅?營利事業所得稅(簡稱營所稅)和綜合所得稅(簡稱綜所稅),是台灣兩大主要所得稅收。其中與個人最相關的綜所稅,是囊括一個人在社會中10種所得來源,如薪資、股利、執行業務所得等。10種所得加總稱為綜合所得,政府會以累進稅率的方式課稅,也就是把所有人的所得級距分成10種、每級課以不同的稅率,所得越多,適用的邊際稅率也越高。

延伸閱讀:「拿薪水的人不夠有錢」 朱敬一談貧富差距:0.01%頂級富豪靠股利、土地買賣致富

至於不在綜所稅定義的10種所得以外的所得,多屬於難以掌握、或是偶發性所得,因此會在綜所稅之外以別種稅率課徵,也就是所謂的分離課稅。好比某個人今年中了一千萬樂透,雖然按綜所稅級距必須要課45%的稅,但因為一個人年年都中千萬樂透的機率極低,因此只需要針對這筆單次性的所得按單一稅率繳稅就好。又如外國人在台灣的所得,由於難以掌握,政府無法有效「綜合」這個外國人的其他所得、再計算綜合所得,所以只能在所得發生當下課稅,因此也是一種分離課稅。

台彩今年春節祭出加碼希望能夠吸引買氣,尤其大樂透被列為這次加碼的重點,過年期間每天都開獎。(林俊耀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台彩今年春節祭出加碼希望能夠吸引買氣,尤其大樂透被列為這次加碼的重點,過年期間每天都開獎。(林俊耀攝)
如果中了1千萬樂透,雖然按綜所稅級距必須要課45%的稅,但因為一個人年年都中千萬樂透的機率極低,因此只需要針對這筆單次性的所得按單一稅率繳稅就好。(資料照,林俊耀攝)

今年的稅改,則是緣自於內外資股利所得不同稅率,所引發的資金流出問題。目前國內最高綜所稅邊際稅率45%(實質稅率49.674%),和外資股利所得稅20%(實質稅率33.6%)差距達16%,財信傳媒董事長謝金河依此主張,國內富人會因此把公司設在海外、再用外資名義把資金匯入台灣,形同「假外資」,使台灣金融帳流出超過9.2兆台幣。因此多名企業大老也順勢主張應讓股利所得分離課稅,意即未來股利所得將不用再繳45%的稅。

2016-08-31-謝金河-取自謝金河臉書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6-08-31-謝金河-取自謝金河臉書
財信傳媒董事長謝金河認為,國內富人會因此把公司設在海外、再用外資名義把資金匯入台灣,形同「假外資」,使台灣金融帳流出超過9.2兆台幣。(資料照,取自謝金河臉書)

然而,這波稅改要把股利所得與其他綜合所得分離課稅,表面上看似要解決資金外逃問題,骨子裡卻可能重擊賦稅制度所要達成的社會公平原則。「為了千分之一或萬分之一的富豪,動搖最基本的公平課稅、綜合所得稅累進原則,是本末倒置!」

股利分離課稅,問題出在哪?

「累進稅率的綜合所得稅,幾乎是憲法公平原則最重要的實踐,」朱敬一指出,累進稅率的用意,就是希望所得高的人多繳些稅以確保公平,因此所得越多、稅率越高。而目前政府訂出5%到45%的稅率級距,是為促進階級平等的最重要手段。

但政府若讓股利所得分離課稅、破壞稅率累進機制,等於打破原本賦稅制度應有的公平意義。朱敬一與研究團隊以財政部全台灣六百多萬戶的所得稅結算申報資料為基礎,分析社會中收入前20%到前0.01%的人的收入來源。分析發現,收入越高,其收入中資本所得高達九成五以上是股利所得。而在各種資本所得中,股利所得又佔富人資本所得的大宗,意即股利是社會上極富人的重要收入來源。

20170712-SMG0035-2014台灣家戶所得組成-01.jpg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0712-SMG0035-2014台灣家戶所得組成-01.jpg  

現在財政部所端出的稅改方案中,這些富人原本該被課徵45%稅率的股利所得,將來只要繳30%、甚至更低。而根據《風傳媒》日前試算,若股利分離課稅,全台萬名富豪平均每年將減稅超過400萬元。朱敬一直言,中產階級主要收入來源是薪資、不是股利所得,未來就算股利分離課稅也沒有太大差別;而以股利所得為主要收入來源的頂尖千分之一或萬分之一富人,一旦分離課稅,就是最大受益者。

延伸閱讀:朱敬一《公平五論》:快速趨向不公平的台灣 令我心痛

朱敬一批,政府稱要拉近內外資稅率差,卻又不肯調高外資稅率;而有能力把國內資金轉成假外資的,就只有所得前千分之一或萬分之一的大富豪,這也讓分離課稅儼然只為千分之一或萬分之一的富豪所設計,「簡單說,這就是專門為大富豪降稅的主張,只是用股利分離課稅做幌子!」

20170512風數據.股市.號子即景.(陳明仁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0512風數據.股市.號子即景.(陳明仁攝)
朱敬一批,政府稱要拉近內外資稅率差,卻又不肯調高外資稅率,就是專門為大富豪降稅的主張,只是用股利分離課稅做幌子!(資料照,陳明仁攝)

更甚者,股利分離課稅一旦改革,更形同移走未來為富人降稅的關鍵路障,讓「富人降稅」將越來越容易。朱敬一說,即使目前執政黨能控制國會,但將來無人能保證行政部門是否還能與立法院合力運作;而股利分離課稅後、股利所得的稅率參數單一化,意即未來以股利所得為所得最大宗的富人要再為自己降稅,就只要繼續遊說政府調降單一股利所得稅率就好,「這不只是現在人民駡幾句;將來會一再被拿出來駡。」

股利分離課稅,資金就回來了?

儘管支持稅改者認為,股利所得分離課稅後假外資回流,可重新挹注國庫收入,但朱敬一指出,影響稅收、投資或資金移動的因素非常多,無法簡單歸因於特定稅制。朱敬一以當年營所稅調降為例,支持調降者認為降稅,外人投資就會來,但最後根本無人深究投資究竟有沒有因為降稅而來。

延伸閱讀:朱敬一教你一次讀懂《21世紀資本論》

朱敬一也苦笑,指幾10年來主張「降稅救經濟」的論調一再重複,已再再證明只是「詐騙集團」的電話錄音,好比當年政府調降營所稅希望吸引外資,但央行總裁彭淮南分析發現營所稅調降前後數年的投資變動百分比是負值,由此可見降稅沒有吸引投資。「如今社會受騙這麼多次,何苦還要聽信類似說詞?」

立法院財政委員會,彭淮南。 © 由 風傳媒 提供 立法院財政委員會,彭淮南。
央行總裁彭淮南分析發現營所稅調降前後數年的投資變動百分比是負值,由此可見降稅沒有吸引投資。(資料照,曾原信攝)

更甚者,股利分離課稅能使假外資回流的說法,也完全違背財政學理。朱敬一解釋,租稅設計從來不是以「極大化稅收」為單一考量,行為引導、稽徵成本等都該納入權衡。好比政府之所以要課遺稅、為捐贈減稅,就是要引導人民多做公益。如果只想著增加稅收,反而輕忽其他的賦稅目的。

內外資稅率差異,蔡英文難解的痛?

撇開分離課稅是否為富人量身打造的質疑,內外資稅率差異究竟是否真的「那麼痛」,也值得深究。朱敬一攤開全球各國營所稅和營業稅的數字,直言相較於台灣營所稅和營業稅分別為17%和5%,香港的17.5%和0%、新加坡20%和5%、甚至是法國的33.33%和19.6%,差距都比台灣來得大,更不用提德國、瑞士及北歐國家,但這些國家都沒有因「稅率不平」而陷入困境。

美國股市,華爾街。(美聯社) © 由 風傳媒 提供 美國股市,華爾街。(美聯社)
美國股市曾造就華爾街巨富,也引發佔領華爾街的運動,抗議不公。(資料照,美聯社)

更甚者,若稅率一定要向國外看齊,如此標準終將只剩開曼群島符合要求。「有人說台灣要為富豪降稅,否則會完蛋,」朱敬一不客氣的說,全球有「一拖拉庫國家」租稅比台灣重,若稅越重、投資越少的邏輯成立,那「一拖拉庫國家」早該滅亡了。

減少內外資差距,可調降綜所稅最高稅率或提高外資稅率

「資金流不流動是一個問題,但公平也是問題,這是不同的價值,」朱敬一坦言,內外資稅率不平是事實,差距到了一定程度也確實有資金流動問題、或造成假外資增加而使稽徵成本變高。但這個問題不表示一定得靠股利分離課稅、為大富豪降稅、犧牲公平來解決。

他舉例,若現在內外資稅率有差異,將綜所稅最高稅率從45%調回40%、或調高外資稅率、或是針對特定有財力以假外資方式避稅的富人調整稅率,都是可能的解法,「怎麼看,都沒有道理去做股利分離課稅這種幾乎掀起99%與1%戰爭的事。」

20150210-SMG0010-211-朱敬一專訪-吳逸驊攝.JPG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50210-SMG0010-211-朱敬一專訪-吳逸驊攝.JPG
朱敬一表示,「怎麼看,都沒有道理去做股利分離課稅這種幾乎掀起99%與1%戰爭的事。」(資料照,吳逸驊攝)

內外資稅率、兩稅合一 都有檢討空間

朱敬一坦言,內外資稅率、兩稅合一等的確都有檢討空間,但是不同稅會互相影響,因此要解決一種稅的問題,必須整體、全面性地檢討,不能自以為是地跳躍至「股利分離課稅」的結論。他也批評,擁護稅改的人喜歡「看數字說故事」,但說故事必須要以完整的理論與圓融一貫的哲理思考做基礎,「由沒有理論串接的數字亂說故事,只能算是童話故事。」

通過10次E-mail 大概已說服林全

訪談間不斷以「嚴重」形容此次稅改的朱敬一,不諱言自己也已經向行政院長林全表達擔憂。「我的意見都有完整地向林全反映,為此事也前後與他通過10次E-mail,我大概已經說服了他,現在希望幫他說服其他人」,儘管未身居稅改核心,朱敬一仍不願看到政府提出嚴重違反公平正義的政策,直言若稅改成真,將打擊為政府服務的人的鬥志與士氣,「包括我在內。我不希望這種事情發生。」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