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杜家駒觀點:減香滅香分不清,司法釋憲可以喬—理性決策在哪裡?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7/23
© 由 風傳媒 提供

'

「誰控制過去就控制未來,誰控制現在就控制過去。」曾經一度,我們認為極權的陰影已經離開,書本中的照片,不再會因為政治上的需要而出現或減少一個人。不管對於議題有各種不同的看法,至少我們的討論會是基於客觀事實與理性分析。然而,轉身一見,才發現黨國魔咒與硬拗的習慣,還在我們身旁徘徊。

最近的宮廟燒香事件,本質上來說並不是特別嚴重的社會議題。信仰自由並非絕對,當然可受法律適度規範,不然我們也沒有理由禁止回教徒在台灣依其教義娶四個女性配偶了。因此,對於宮廟是否可以限制或完全禁止燒金或燒香,固然應經各方意見理性討論而以法律之方式為之,但禁止它也不當然就違反人權。政府大可光明正大地提出說明,並為政策辯護。

然而於這件事剛發生時,政府不認真說明溝通,也不為其政策勇敢辯護,反而玩弄「減香」或「滅香」的區別,想要用文字遊戲糊弄過去。之後,大量的舊新聞被網路瘋狂轉載,指出官員當初使用的文字就是「滅香」。這時,我們還是沒看見政府在實質上的論述,反而是新聞媒體紛紛將其文章由「滅香」改成「減香」!就在這一刻,理性討論的空間消失了:原來在網路時代,連「事實」(包括「當初之報導內容」)都是可以事後修改的!依此,任何在這個議題理性討論的努力都是可笑的,因為用以討論的基礎事實(包括媒體報導),隨時都可以依據「需要」而修改!一下滅香,一下減香,至今沒有人清楚地告訴我們,是政府當初說「滅香」,媒體卻為了體貼政府而改成「減香」;還是政府說「減香」,而部分媒體誤植為「滅香」,然後再改成「減香」……你們搞得人民好亂啊。

20170723-「史上最大科,眾神上凱道」遊行。(陳明仁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0723-「史上最大科,眾神上凱道」遊行。(陳明仁攝)
減香爭議,讓眾神上凱道。(陳明仁攝)

老大哥的巨靈微笑地在看著台灣!網路、媒體與政府說也說不清的情況,讓我們再也不知道「真實」為何。如果是政府要求新聞媒體配合修改歷史紀錄,這堪稱是僅次於長期戒嚴的憲政醜聞。而如果是新聞媒體自甘配合政府竄改,或偷修自己寫錯字的紀錄,那麼這與新聞媒體的專業倫理大大相悖。當「真相」不再重要,大家都可以鬼混,那後來在問題越演越烈之後,一再抹黑抹紅,說既得利益以及中共影響那也不足為奇了。因為一個不願意就事論事理性討論的國家,最後也只能靠著血緣與恐怖來凝聚支持者的士氣,以統治社會了。

而與此同時,另外一件事件也可能在憲政恥辱柱上寫下一筆。那就是吳叡人在凱道小教室演講指出,大法官對於同性婚的解釋,有可能是「劇本」內規劃的策略之一。這同樣是在現代民主國家所戒慎恐懼的。

西方式的憲政結構,是藉由各種體系不同的聲音互相制衡而達到社會治理的平順。而社會主義國家的「人民民主專政」或「民主集中制」則認為,因為有共產黨作為積極進步力量的代表,因此政府權力應當集中辦大事,而減少制衡。我國採取的是西方憲政結構,基本上不可能完全信賴任何號稱積極進步的力量。因此,關於同性婚的問題,由行政機關倡議後交由立法機關討論並修法,那是最正常的道路。而若立法機關怠於修法,由人民提起訴訟救濟無果後聲請大法官解釋,那也是維護憲政秩序之道。

20170719-凱道小講堂,吳叡人擔任講者。(甘岱民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0719-凱道小講堂,吳叡人擔任講者。(甘岱民攝)
凱道小講堂,吳叡人擔任講者。(甘岱民攝)

然而,吳叡人透露出來的訊息卻是:我國的行政部門,可以不用公然表態,也不用與立法部門相互協商,卻可私下(而非公開)與司法部門互相溝通,以求司法部門做成有利於行政部門之解釋!這不是關說,什麼才是關說?若真如此,絕對是對於現代憲政體制最大的傷害。日本司法史上建立司法獨立的指標案件「俄國皇太子案」中,日本行政機關大聲疾呼為了國家邦交應適用日本刑法殺害皇族罪處以死刑,而正反不同意見也在國會中數天激辯。但日本政府沒有私下去運作司法機關,而最終使獨立法院能做出裁決,為日本國民所信服,使司法具有解決社會爭端的終極功能。

相比之下,如果我國總統可以私下找司法院關說具體案例,那惡例一開,無疑的是宣告司法與行政權一樣,秉承總統之意志。那麼,這與民主集中制又有何不同?不過是以民進黨代替共產黨作為先進進步力量的代表。所以希望吳叡人所言是對事件有所誤解,否則那將是大大的憲政醜聞。

減香或滅香之爭,是不談實體卻在文字上瞎扯,亂成一團後,就沒人知道「花生什麼素」。而為了同性婚姻去「喬」大法官,則是徹底否定最終裁決機關的公正性。二者都是完全拋卻客觀理性,徹底相信主觀信仰,就可以決定真理。各種論理至此,只剩下咒語的效果。

人民對於國家的想像不外乎經濟與信仰。而對於國家的信仰,在前現代多出於宗教血緣或民族主義。美國代表了一個新的,對於理性憲政的公民信仰,而這個現代信仰,事實上又被證明是有利於經濟發展的。因此,對於台灣來說,如果結合人民的信仰是一種民族主義的,甚至是更落後的宗教血緣,那麼如何面對對岸更強大的民族主義與經濟發展?因此,對於事實的尊重,對於監督的接受,不再畏懼「理性討論」,是應當要謹記在心的。只有學會尊重事實,學會接受監督,熱愛理性討論,那麼,這個現代公民社會的信仰才會是台灣的價值所在。

*作者為律師。本文原刊《筆震》,授權轉載。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