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林子軒觀點:社工猝死─不穩定的社工造就不安定的社會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0/2
© 由 風傳媒 提供

'

「高市社會局六龜社福中心一位李姓男社工23日疑猝死在租處,…。社會局上下為此很沈重,李男的一名社工友人PO文哀悼李男,批評政府不改善社工人力、工作環境問題…」(聯合報 記者楊濡嘉/即時報導)

社工過勞問題層出不窮,數年前台東家暴與性侵防治中心一名女社工連續加班兩天後下班過勞死,而今年又有一名社會局社工猝死,除了新聞報導外,社會及政府官員似乎不想正視問題的根本所在,事實上,社工工作不但不穩定、不安全,更不受政府保障及重視,而如此工作環境下最直接影響的就是個案服務品質以及整個社會安全網的崩離解析,我們可以說台灣社會問題複雜的寫照反映的就是當前社工的現況。若說醫師專長是醫治疾病、心理師專長是治癒人心、那社工師就是解決社會問題的專家,作者從一個基層社工的觀點出發,試圖描述台灣當前社工水身火熱的困境。

社工面臨低薪資與高案量的狀況。(資料照) © 由 風傳媒 提供 社工面臨低薪資與高案量的狀況。(資料照)
社工面臨低薪資與高案量的狀況。(資料照)

首先,為何社工工作不穩定?根本原因在於社工被當成無酬勞動者一般付出,當前社工系學生畢業後出路不外乎是走公部門社工及私部門社工,公部門社工有一大部分是非公務身分的約聘、約雇、約用(專案)的臨時人員,為何說是臨時?因為上述三種都是一年一聘,工作薪資福利不但劣於公務人員,工作穩定性更天差地別,或許有人會問,那私部門社工總該穩定一些了吧?沒錯!私部門大多數並非一年一聘,但是薪資卻比政府臨時人員低數千至1萬元,變相成為長期穩定的低薪血汗社工,此外,不少私立機構開始接政府方案做,不但讓社工一年一聘,還血盆大口私吞政府經費給社工低於方案補助的薪資,政府儼然成為中間最大的「人力派遣商」,冷眼旁看機構肆無忌憚的剝削社工。

那麼,又為何社工過勞與社會安全有關呢?所謂的社會安全包含了貧窮、失業、犯罪、心理衛生及醫療等面向,而社工往往正是幫助這些弱勢族群的第一線人員,一旦當社工倒下,又有誰能支撐社會安全網呢?以某醫學中心M為例,社工師A的工作在於協助住院的精神病患可以有正常社會生活功能,並進行家族治療強化家庭支持系統,同時協助減輕家屬的照顧及經濟負荷,然而,A一人便要負擔30床的急性病床,一個月工作22天,等於一天就要處理一個以上的病人,再扣除每天都要開的會議、記錄撰寫,大部分時間根本沒辦法消化這些個案,那麼,這些病患最後怎麼辦呢?往往在家庭關係尚未修復、社會資源尚未充足的情況下便出院返家,家屬在沒有任何支持的情況下過不了多久又會將病患送往其他病院,精神科病房就像是一個旋轉門,病患每天不斷進出卻始終無法解決問題。

社工面臨低薪資與高案量的狀況。(資料照/林韶安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社工面臨低薪資與高案量的狀況。(資料照/林韶安攝)
社工面臨低薪資與高案量的狀況。(資料照/林韶安攝)

再以醫學中心C為例,社工B需負責性侵害加害人的社區治療業務,其中不少個案並沒有觀護人或少年保護官,只能夠過社區治療掌握生活近況並監控高風險因子,然而社區治療時間卻多安排在平日白天,這使得許多剛出獄在更生工作或未成年仍在就學的個案往往無法穩定出席,治療師因此無法掌握這些個案的行蹤與近況,造就社會安全的破洞。看到這裡想必有人會問,那為何不多安排夜間或假日輔導呢?當然可以安排,而且排了不但醫院高興、衛生局高興,更解決了個案的困境,可惜,安排假日及夜間要犧牲掉的卻是社工的權益,因為醫院根本不願意給主責性侵的社工夜間/假日輔導加班費,又有誰願意留下來呢?即便如此,社工B仍接手了一個夜間輔導團。

只要是社工人聽到這句話大概都會生氣:「社工就是做愛心的,不該計較報酬」,但我開始發現社工若沒一點愛心還真做不來,就像在沒有加班費情況下社工A每晚仍留在病房與病患、家屬討論出院計畫,處理永遠消化不完的高個案量,又或者社工B在週三夜間留在醫院進行性侵害加害人輔導工作,社工夥伴們過著「白天當社工,晚上當義工」的生活,若非如此個案又怎能獲得良好的服務,社會又怎能更加穩定呢?

然而,這就是社工可悲的地方,「社工救不了個案,更救不了自己」,而這並非是少數社工的經驗,更是數以千計社工當前面臨的狀況,低薪資與高案量環境下為了避免猝死、過勞死,許多社工早已選擇離職,不斷流動的人力使得社會安全網處於惡性循環中,請問政府看見了嗎?如果還沒看見,作者此時此刻呼籲政府應即刻改善社工勞動處境,否然影響的不僅是社工,更是台灣社會的安定。

*作者為彰化縣社工工會理事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