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林正修專欄:加泰隆尼亞的慢拳搏擊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0/27
© 由 風傳媒 提供

'

加泰隆尼亞自治區議會當地時間27日下午(台灣時間晚間9時許)通過決議,正式宣佈脫離西班牙政府獨立。西班牙總理拉霍伊隨即呼籲西班牙人冷靜,並稱加泰隆尼亞將恢復法制。

經濟危機與技術革新帶來政治變遷。2008年至今南歐諸國的政局出現了許多新生事物,只是當下世人未必能盡解其意。代表希臘協商債務的財長,把賴債拉高到批判全球資本主義的層次,羅馬選出了五星運動的年輕女性市長,西班牙則產生了原生的網絡政黨Podemos(我們可以)。而最具代表性的大事,則是在加泰隆尼亞相持不下的統獨對壘。

地中海濱的加泰隆尼亞在十月一日舉行獨立公投,42.3%的選民參加投票,超過九成支持獨立。馬德里方面則宣稱這次選舉不合憲,只要巴塞隆納的領導者清楚宣告獨立,就會動用憲法155條,取消自治權力並接管當地政府.這場對決最近已經攤牌,加泰隆尼亞的領導人在言詞上安撫獨派,但在行為上相對克制.而馬德里方面,扣押獨派領袖,準備接管加泰政府,並在六個月內重新改選。

一般說來建國大業的劇本都要有一個粗暴的占領者,獨派背後還要有個鐵了心的外國勢力,其中鎮壓與鮮血更是不可少的橋段。加泰這種不會死人的獨立運動看起來激情不足,就像要求拳手只能用慢動作進行搏擊,血流成河的場景基本不會發生。但也正因為雙方早就知悉彼此拳路,所以沒有太多的突襲與險招,雙方對情境想定的層次,決定輸贏的定義。

十月一日投票當天,馬德里根據憲法法庭的判決,派出國民衛隊在加泰隆尼亞全區滿街搜繳票箱與選票,過程中引發局部流血衝突,但卻無法阻止公投進行。在此之前,馬德里當局以封鎖網路域名(domin)的方式,干擾加泰當局對公投的宣傳。但加泰選委會早就在中國的淘寶上買了上萬個投票箱,並透過義工的網絡保存了絕大多數的選票。面對網路封鎖,他們邀請俄羅斯的駭客相助突圍,至於未來可能對立升級,加泰當局則取經於愛沙尼亞的網路政府,一旦馬德里強力接管自治實體,他們就會推出網路化的平行政權。

姑且不論統獨立場與最終結果,全世界的新政治與網路業界,都該會滿心期待發生在加泰的治理實驗.而且眾多旁觀者與啦啦隊不會有太多道德負擔,因為在歐盟內部鬧獨立,口水與淚水肯定不會少,但出人命的機會幾近於零。

獨派戰術上的成功未必等於戰略上的進展.加泰獨立的關鍵在歐盟,具體來說是德法等大國的態度。加泰領導人Carles Puigdemont在接受外媒訪問時,宣稱因為在歐盟之內,所以獨立不涉及不用護照,貨幣與防務等問題,至於重新申請入歐是否會遭遇西班牙否決,他認為歐盟「一定不會對七百萬加泰人民棄之不顧」。

這種催票的喊話離事實有段距離,事實是在加泰五百多萬的選民中,至少還有三分之一還是擁護馬德里的,事實是即便在歐洲議會中有個別他國的議員支持加泰獨立,但德法義等主要國家仍然傾向維持現狀。一旦統獨爭議拖延糜爛.歐盟許多在加泰的跨國企業總部將會撤資,而這些都是獨派無可迴避的挑戰。

與蘇格蘭的留歐不同,加泰一旦獨立之後重新申請入歐,必須把整套程序走完,歐盟當然必須考慮主要成員國西班牙的立場。社交媒體IG上有張照片,加泰的學生排出「歐洲請幫助我們」的字樣,旁邊的文字提到如果因為支持加泰獨立更碎片化(fragmentación),反而會使歐盟在英國出走後更為團結,因為「歐洲是整體但不應凌駕於你」。加泰獨立已經催動了加那利群島與義北的獨立風潮,但目前歐盟的領導層的確已經左支右絀,有心無力了。

20171024-社交媒體IG上有張照片,加泰的學生排出「歐洲請幫助我們」的字樣(作者提供)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1024-社交媒體IG上有張照片,加泰的學生排出「歐洲請幫助我們」的字樣(作者提供)
「社交媒體IG上有張照片,加泰的學生排出『歐洲請幫助我們』的字樣」。(作者提供)

平心而論,不應抹煞馬德里籠絡加泰人心的努力,西班牙歷史上爭取到的國際盛事世博與奧運,都讓給了巴塞隆納,猶記1992年連西班牙國王在奧運開幕致詞時,也先用加泰語開場。多年前我曾走訪巴塞隆納,驚訝當地第二大的運輸樞紐竟然叫法蘭西車站,就好像台灣把高雄火車站命名為昭和一樣。以亞洲的標準來看,歐盟體制中的加泰隆尼亞,已經是令人艷羨的完全自治。

而加泰爭取獨立的核心在哪?是歷史記憶還是財政分配?短期來看,歐盟要求南歐國家實施的緊縮政策使得西班牙在經費分配上更為苛刻,但長期的因素更在於當局長期的再中央化。從語言政策,軌道建設到公用事業,當馬德里越想把自己打造成伊比利半島的唯一中心,就會犧牲地域的自主性與基本權利。一旦分灶吃飯的好處大過更動現狀的成本,面對地中海的加泰人心思獨就在所難免。

在對壘的雙方陣營中,我特別關注兩個政黨領袖的發言動向,一位是Podemos(傾向反對加泰獨立)的黨主席Pablo Iglesias,另一位是獨派陣營的二號人物Oriol Junqueras,他是加泰老牌左翼政黨ERC的主席。兩位都是中生代左翼的代表性人物,卻在此役中站在不同立場。

Podemos崛起於08年的經濟危機,以網路號召直接民主成為主流的政治力量,黨主席Iglesias是個綁著馬尾的年輕大學講師。在公投前他的政黨只是要求雙方多溝通,但在公投當天警察過當施暴後,他決定站出來譴責馬德里當局。在馬德里決定取消加泰自治接管當地政府時,他與所屬政黨提出「Ni DUI,NI 155」(既不要片面獨立,也不要155條)的七點政綱,他認為暴力接管是對西班牙民主的嚴重傷害,但加泰當局的片面獨立也讓事態毫無轉圜餘地。

Junqueras原本是大學歷史教授,他在訪談中,界定加泰的獨立運動是歐洲反法西斯運動的延續,他認為只有除掉與馬德里的糾葛,加泰地區才能完整地擘劃自己的未來。他和獨派共同追念的典範,是被佛朗哥處死的加泰前總統Lluis Company。但即使像他這樣的鐵桿獨派,也呼籲全心支持加泰總理與馬德里的談判,畢竟此時若冒進失策,將會貽誤多年來的建國大計。

加泰的困局終究必須透過談判來解決,這場慢拳可以讓雙方精疲力竭,一事無成又回到原點,但也可能阻擋馬德里一意孤行的再中央化,讓加泰人心還願意留下,關鍵在於既有建制的自我革新能力。歐盟正在演化的半路上,唐突難堪場面肯定不會少,但歐洲人以非暴力處理歧見的基本態度,在亞洲與俄羅斯仍屬罕見。

統獨的本質是情感,但在歐洲的語境中講到感情與認同,足球可能比國籍重要。台灣擁有加泰人羨慕的一切現實主權,但加泰隆尼亞卻有世界最好的足球俱樂部Barça,看來建國路遙遙,台灣何不先把棒球或足球推成世界一流?

*作者為專欄作家。本文原刊《新新聞》1599期。授權轉載。本文為完整版。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購買本期新新聞

➤加新新聞LINE好友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