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林正修專欄:如果劉曉波走不出羈押病房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7/12
© 由 風傳媒 提供

'

對諾貝爾和平獎來說,習近平是個風險與回報雙高的潛在標的,台海的和平無疑是上選好題,中國的民主深化更是足以和結束冷戰比肩的大文章。

任何人只要有起碼的同理心,都會為目前劉曉波的處境感到不平與心焦。但只要對中國政治現況有著基本的理解,都無法對劉的獲釋樂觀待之。

長期關押病危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是中國自稱「和平崛起」的最大反諷。就像朝核困局一樣,北京的當權者面對如此進退維谷的局面,都是最高層互相綁架,導致長期不作為的結果。北京這個貌似強大的政權,其實自我糾錯的能力十分低下。

北京畏懼自主串聯的憲改訴求

二○○八年底劉曉波因為起草「零八憲章」而再度入獄。做為一份中國政改的提議,零八憲章不只是捷克「七七憲章」(Charta 77)的仿作,其中突出了聯邦共和與轉型正義的要求。即使有些評論認為憲章中關於社會平等的想像相對單薄,但這都瑕不掩瑜。零八憲章對政權真正的警示,在於呼應百年前夭折的憲改。

一九○○年八國聯軍之後,正當性受挫的滿清朝廷逐步廢除了科舉、興辦郵政、解放婦女纏足,在社會改革與發展經濟上有長足進步。唯獨在政改上一味推託,推出皇族內閣並需時九年才完成君主立憲。一九○八年權傾超過半世紀的慈禧過世,朝中再無權威推動任何改革,三年之後,滿清亡於辛亥革命。

回想二○○八年的中國,經濟總量僅次美國,正準備興辦奧運展示國力,一副大國崛起的榮景。而劉曉波等異見者,就像盛世裡的烏鴉一般,提醒當局切不可自滿而貽誤政治體制的改革。零八憲章的絕大多數主張,都與中國現行法律的文字陳述不相違背。但當局畏懼自主串聯的憲改訴求,重判劉曉波十一年徒刑。

劉曉波繫獄兩年後,獲得諾貝爾和平獎。這個獎項無疑是高度政治的,但絕不代表委員會把和平獎的公信力當成廉價的公關。他們必須長期關注全球地緣的衝突熱點及人道事業的最新發展,並以和平獎表彰政治人物或民間領袖的貢獻。

委員會既希望世界和平,也希望對得獎者產生羈絆的作用。諾貝爾和平獎的惡夢就是得獎的政治人物一夕翻臉,做出讓和平獎信用掃地的惡行。

2010年10月8日,正在監牢服刑的《零八憲章》起草人之一、中國民運人士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他的支持者在北京展示標語。(美國之音)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0年10月8日,正在監牢服刑的《零八憲章》起草人之一、中國民運人士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他的支持者在北京展示標語。(美國之音)
2010年10月8日,正在監牢服刑的《零八憲章》起草人之一、中國民運人士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他的支持者在北京展示標語。(美國之音)

在兩金之間搖擺的習近平

然而在和平獎的備選名單中,決定持續關押劉曉波的習近平可曾有任何機會嗎?希望渺茫但也絕非不可能。

不妨大膽設想以下的情境:權力鞏固後的習不但釋放政治犯,並且平反六四,還主動邀約台灣綠營總統,協商台海永久和平。習若真能走到這個局面,必須克服中共內部的重重牽制。而突圍的方法,就是由外而內,占領道德與戰略的高地。而兩岸領導人共得諾貝爾和平獎,既可以讓習壓制內部保守派,也可以讓台海的和平得到各方的背書。

對諾貝爾和平獎來說,習近平是個風險與回報雙高的潛在標的,台海的和平無疑是上選好題,中國的民主深化更是足以和結束冷戰比肩的大文章。對於習近平來說,和平獎的加持,是他可以卸下歷史包袱,超越普丁(Vladimir Putin)的唯一機會。

須知諾貝爾和平獎一九九三年曾經同時頒給南非的曼德拉(Nelson Mandela)與戴克拉克(F. W. de Klerk),以確保南非的種族和解可以持續。但二○○○年卻只頒給南韓總統的金大中,完全排除了獨裁者金正日。習的處境類似戴克拉克,但他目前的做法卻在兩金之間搖擺。

脫去了利益與強制的鎖鏈,中國是一個沒有人願意為別人負責的體制。拆房開路,招商引資的行當固然十分嫻熟,但愈是關乎整體利益的大事,愈是頑固僵化與沒人負責。習一人身兼多職,只能說明他的確是孤家寡人。

也許習不必為法輪功及勞教負起全部的道義責任,城管、惡警殺人也未必都能算習的帳,但劉曉波是必須通過政治局討論的大案,習的政治對手也必定會以此相要脅,維穩的打手們將視劉案終結為瓦解民運的收官之作。

固然不必低估習所面對的凶險,但看來習近平必須想清楚劉曉波其人所言代表的意義。劉曉波的憲章提案像一根繩子,把習近平和諾貝爾獎代表的普世價值聯繫起來,將來中國的重大改革,都會像是對這份文件的致意。而劉羸弱的生命也像一條紅線,標示著體制僅存的良知,如果這條紅線斷在統治者手裡,往後手段可以沒有底線,人性可以無限沉淪。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問德國(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問德國(AP)
如果劉曉波真的在無理的羈押中求仁得仁,習近平將會是唯一的輸家。(AP)

習會親手葬送歷史贈予的和解良機?

無論習是否退讓,劉曉波已經注定留名青史。習近平若能清楚這位良心犯的心志與自己的處境,就該瞭解能做的選擇並不多。只要劉曉波在人生的最終階段,無法自由地離開監獄和病房,習就是親手葬送了歷史贈予的和解良機。中止劉曉波生命的不是疾病,而是冷血的體制。

在直播當道的年代,真正關乎人命與時代的迫切大事反而進不了主流的視野。未來幾個月甚至幾周,可能是劉曉波一生中最關鍵的時刻,也是預示中國改革甚至兩岸吉凶的重要癥候。不論從自保還是人道出發,台灣都應該毫無保留地聲援劉曉波。

如果劉曉波真的在無理的羈押中求仁得仁,沒有人是輸家,除了習近平。

*作者為專欄作家。本文原刊於 1584期《新新聞》。授權轉載。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購買本期新新聞

➤加新新聞LINE好友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