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林睿奇觀點:台灣需要「小政府」,才可創造「大經濟」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7/27
© 由 風傳媒 提供

'

自蔡政府執政以來,從新南向政策、「一例一休」到前瞻基礎建設等決策,都可以明顯感受到政府積極干預市場的身影。民進黨一向關心中下階層的權益,「血液裡的DNA」自然地導致「大政府」的思維,方能強化社福制度(例如長照計畫)。然而,如果以此種「無所不管」的思維來干預經濟的話,不僅對於經濟與市場產生負面效果,社福政策也將缺乏財政方面的助力。

無法硬碰硬,就該善用「軟實力」

在中國要求蔡政府接受「九二共識」的前提下,兩岸關係在短期內難有改善的空間。此時,台灣不管是「西進」、「南向」,甚至「飛到外太空」,對外關係總會伴隨著中國這個「背後靈」。因此,台灣不該在外交或經濟上與中國「硬碰硬」。還有,在我們喊出新南向政策的同時,不僅使得中國警覺,進一步於東協發揮影響力來阻擋,而「南向」也不一定適合企業發展。

在九二共識部分,41.8%的民眾認為沒有必要先承認的必要。(新台灣國策智庫提供) © 由 風傳媒 提供 在九二共識部分,41.8%的民眾認為沒有必要先承認的必要。(新台灣國策智庫提供)
對於九二共識,台灣有41.8%的民眾認為沒有先承認的必要。(資料照,新台灣國策智庫提供)

換個角度來思考,如果蔡政府能將投入「南向」的資源和「管東管西」的心力,用於投資未來趨勢的研發(例如人工智慧、雲端科技)以及修改「綁手綁腳」的法令(例如一例一休、新創相關等法令),藉此提升企業的「內功」和「軟實力」。屆時,台灣企業就不需要一窩蜂地「南向」,而是可以發揮螞蟻雄兵的實力到處亂竄。面對這種沒有方向、全憑市場機制的運作,中國應該也不知道要如何圍堵吧!哪裡有商機?哪裡可以賺錢?企業絕對比政府還要敏銳,政府不需去做「自以為是」的引導。

中國雖是大市場,卻也有「小政府」的思維

我曾經在新竹清華大學的一場新創論壇上,聽到來自中國講者的演說。他一開口就有些許抱怨,說他自己來台灣之前,已經好一陣子沒有用過錢幣紙鈔了。的確,中國在金融科技(FinTech)的發展不僅遠遠超越台灣,甚至連歐美都望塵莫及。除了手機支付深入日常生活之外,網路商城和第三方支付還可衍生出大數據分析以及提供個人貸款和供應鏈金融、支付餘額還可以用來投資貨幣基金和證券等等。反觀台灣在第三方支付落後中國多年之後,才在2015年通過第三方支付專法,但此法卻被PChome創辦人詹宏志批評「規範過多」、「台灣與支付創意無緣了」。

雖然中國在一般人的印象中「無所不管」,但對於一些新創產業像是FinTech卻有「小政府」的思維。姑且不論是否存有政治上或戰略上的目的,FinTech在中國起步時就少有法規的限制和「扯後腿」的情形發生,因此個人和企業的創意可以蓬勃發展。近年來,台灣在鼓勵新創上稍微好一點的例子(但過程還是不盡理想),應該算是Uber的案例。Uber在台灣起步運作時,沒有受到政府太多的規管和限制,因此逐漸興盛,但後來受到計程車公會的抗議,雖然一度令Uber可能撤出台灣,最後還是找出解決的辦法,也就是與租賃車業者合作來繼續營運。這個例子說明,對於新創產業萌芽初期,政府在法令以及管控上要多加鬆綁,等到營運成「大經濟」之後再來進行規管。換句話說,如果台灣要鼓勵新創、升級產業的話,用一句以前流行的中國電影台詞來說,就要「先讓子彈飛一會兒」!

Uber醜聞纏身,執行長卡拉尼克(Travis Kalanick)才宣布暫時休假,董事又因失言請辭。(美聯社) © 由 風傳媒 提供 Uber醜聞纏身,執行長卡拉尼克(Travis Kalanick)才宣布暫時休假,董事又因失言請辭。(美聯社)
Uber在台灣起步運作時,沒有受到政府太多的規管和限制,因此逐漸興盛,但後來受到計程車公會的抗議,一度令Uber可能撤出台灣。(資料照,美聯社)

見賢思齊,「韓流」盛行絕對不是偶然

儘管我們對於韓國人的若干印象不佳,但不可否認地,南韓從過去與台灣並列亞洲四小龍,現在卻已是亞洲強國,並且成為G20的大國之一。過去在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發生之際,南韓經濟受創相當嚴重,甚至還需要IMF伸出援手。當時的南韓總統金大中除了致力於結構性改革之外,也宣布將高新技術和文化產業定位為21世紀南韓的立國之本。隨即,他便大幅提高文化產業的預算,而南韓的研發支出佔GDP的比重也逐年提高。文化「韓流」和高科技的發展令南韓產業和經濟快速發展,成績有目共睹,而這也是將「軟實力」發揮到極致的例子之一,值得台灣學習。

「小政府」加「軟實力」才是邁向「大經濟」的不二法門

在近期今周刊的專訪中,科技名人李開復說「台灣錯失了軟體、互聯網、搜尋引擎、社交網路四波重大變革,台灣的銀行思想非常古老,法律非常落後!沒有技術、資金、應用情境、實驗場域,以及能識別並幫助創業的VC(創投),更沒有大數據及市場可推動AI發展!」。令人感嘆的是,台灣在網路資訊時代卻仍保有「舊工業時代」的法律,政府不僅不去修法鼓勵新創產業,還不斷致力於推動「綁手綁腳」的法令和無關產業趨勢的政策。

對於台灣是否錯失AI發展的時機,李開復的評論或有爭議,但他提出有關「思想古老」、「法律落後」以及政府沒有創造出應有環境的觀點卻值得我們深思,而蔡政府是否也應該好好思考放棄「大政府」的思維,不再對企業發展「指手畫腳」,同時應該放鬆法令限制、修訂過時的條文,讓經濟回歸市場機制。政府該做的事情是以符合潮流的法令,鼓勵企業發展和保障勞資權益,將預算資源與施政心力投入文化與研發,並創造相對應可發展的環境,幫助國家和企業練好「內功」,增進「軟實力」。唯有如此,台灣才能真正邁向產業轉型,也才有機會讓「台流」在世界經濟上「沛然莫之能禦」!

人工智慧軟體AlphaGo與中國棋王柯潔3盤對戰,AlphaGo大獲全勝(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人工智慧軟體AlphaGo與中國棋王柯潔3盤對戰,AlphaGo大獲全勝(AP)
李開復曾建議蔡政府,好好思考放棄「大政府」的思維,不再對企業發展「指手畫腳」,同時應該放鬆法令限制、修訂過時的條文,讓經濟回歸市場機制。(AP)

*作者為財經作家,作品有《當債券連結國家命運:從債券投資原理看懂全球財經大事件》(請見新書部落格)、《肯恩斯城邦:穿越時空的經濟學之旅》,曾任職美林私人銀行,擔任首席副總裁。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