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林維熊觀點:蔡英文總統兼任黨魁會造成什麼問題?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9/25
© 由 風傳媒 提供

'

總統兼黨魁的目標

正值民進黨全國代表大會召開之際,本文提出「蔡英文總統兼任黨主席會造成什麼問題?」供全國民眾以及有識之士參考。

總統兼黨魁有許多可能的目標,例如:黨政一體才容易指揮、才容易溝通協調等等;我不從執政集團的角度來看,本文選取的是經濟分析慣用的目標:求社會福利極大化,也就是人民利益的極大化。原因在於:支持黨政一體的目標─ 容易指揮,正是獨裁政治體制的運作模式。

當我們以控制為前提來設計政治運作制度,而那個控制者又是執政者,失控的政治怪獸就非常容易出現,例如:毛澤東、希特勒、蔣介石分別掀起社會動亂、發動第二次世界大戰、長期戒嚴等追求個人權力擴張,滿足個人政治貪慾,卻帶來嚴重傷害全民利益的政治惡果。所以,當蔡英文總統認為她兼任黨主席才能黨政一體,增進政治運作「效率」,她也逃脫不了獨裁者的思維模式 ─將貫徹其意志的速度當成效率。

速度絕非效率

誤將速度當效率是台灣社會在評論民主與獨裁制度何者有效率的普遍迷思。例如:在台商尚未大舉西遷的時候,鼓吹統一的人,常常舉例中共獨裁政權徵收民地的「效率」。當年某個台商想要使用上海地區一片大面積的土地,中共上海市政府在數週之內,就將居民趕走,房屋剷平,交出一片乾淨的空地給台商。台商因此大聲稱讚,中共獨裁政治效率遠高於台灣民主政治。但是,這樣的有「效率」獨裁政府,官員索賄不成或因為討厭你的政治傾向也會以同樣有「效率」的手段,讓當年那一家取得土地的企業迅速倒閉,讓他求告無門。

從這個例子就可以看出將速度當成效率,這種崇尚獨裁政權「效率」的定義有一個致命傷,就是不問誰獲利?誰受損?無獨有偶,不只是讚揚中共獨裁政權效率的統派人士,誤將速度當效率;蔡英文總統也有同樣的思維習慣,當她下達立法院民進黨的甲級動員令,全力護航一例一休法條快速過關,後來造成執行上勞資雙方問題重重。蔡英文總統將速度當成效率,是一例一休法條窒礙難行的源頭。

2017-09-24-民進黨全代會,出席黨代表05。(蘇仲泓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09-24-民進黨全代會,出席黨代表05。(蘇仲泓攝)
民進黨全代會。(蘇仲泓攝)

福利經濟學的效率定義

針對前述「效率」迷思將效率當成速度,不考慮誰獲利?誰受損?福利經濟學的柏拉圖效率(Pareto efficiency)概念,指出政策帶來淨利益的重新分配,改變之後,若沒有人受損,且至少有一人或一人以上淨利益上升,這才能滿足柏拉圖效率的定義。

中共強徵人民的房屋與土地來發展工商業,是否滿足柏拉圖效率?在工商業低度發展的中國,可以達到皆大歡喜的政策手段其實蠻多的,但是,每年上萬起居民、農人抗暴事件,顯示出官商勾結,人民受損的嚴重狀態,中共獨裁政權在經濟發展政策執行上,並沒有滿足拉圖效率的要求;更不用說中共獨裁政權在的經濟發展至上政策之下,中國的土地、水資源與空氣都遭受嚴重的污染,不但全民利益受損,更將禍及子孫,這種狀態就遠離柏拉圖效率境界。

至於中共獨裁集團傾全國之資源發展現代化武器,將中國變成軍事強國,這是否就證明中共獨裁政權的執政效率?「兵者不祥之器」,戰爭將導致人民流離失所,誰獲利?誰受損?中共獨裁政權的軍事強國夢,距離柏拉圖效率境界十萬八千里遠。許多台灣教授與媒體爭相歌頌一個沒有效率的矛盾強國,根本就是荒謬的行為。

再來看蔡英文上任之後的兩大政策:一例一休,勞資雙方皆抱怨,這就不符合柏拉圖效率的要求;而蔡英文改變軍公教退休金的政策,帶來軍公教受損,短期間也看不到誰的所得會因此而增加?就算減軍公教退休金去救勞工的退休金,這種近乎搶劫的政策,也無法滿足柏拉圖效率要求條件;長期之後,「今日的退休者就是明日的我」,在這種預期心理之下,軍公教的一流人才一一出走,只剩下三流人才、混水摸魚、逢迎拍馬屁與虛偽貪瀆者留下來擘畫國政。

尤有甚者,還未計算出「誰獲利?誰受損?」的具體經濟數字之前,蔡英文總統已經掀起人民之間的互相仇恨。當國家內部人民互相仇視,政府組織的競爭力從何來?受損者眾,獲利者只有那個浪得虛名的總統,這如何能滿足柏拉圖效率境界的要求條件呢?

為何民選總統常常自我感覺良好?

近日蔡英文總統在行政院長交接之際,自評完成兩大艱鉅的「改革」任務,但是有人受損,卻無人獲利,這完全不符合柏拉圖效率的要求。沒有效率的政策能叫做改革嗎?只剩下蔡英文總統與林全院長兩個人自我感覺良好而已。才走了一位自我感覺良好的馬總統,又來了一位自我感覺良好的蔡總統。到底台灣民主政治制度出了什麼問題?為何民主政治制度的政黨競爭良性循環效果出不來?

綠委邱議瑩與蔡英文提議自拍,蔡一派輕鬆地說:「當然好啊!」(取自邱議瑩臉書) © 由 風傳媒 提供 綠委邱議瑩與蔡英文提議自拍,蔡一派輕鬆地說:「當然好啊!」(取自邱議瑩臉書)
民選總統不分黨派都「自我感覺良好」。圖為綠委邱議瑩與蔡英文提議自拍,蔡一派輕鬆地說:「當然好啊!」(取自邱議瑩臉書)

制度經濟學派的分析

制度經濟學派分析:人類自己制定的遊戲規則,與長期演化出來的各種行為與思考的價值體系,兩者如何影響遊戲參與者的誘因與互動模式,最終影響該制度的效率。從制度經濟學派的兩個重要觀點 ─ 遊戲規則與價值觀,我將分析影響當今台灣民主制度運作效率的兩個關鍵問題:一、總統兼黨魁的政黨制度;二、總統的價值觀體系。前者是有形的制度影響參賽者的互動模式,後者是無形的力量影響行政機關最高決策者的決策方向。

在有形的競爭規則方面,當蔡英文總統兼黨魁的時候,她就破壞了民主政治運作的遊戲規則,其最嚴重的後果就是本應效忠選民的國會議員,理應負責監督蔡英文總統。現在卻因蔡英文黨魁掌握各種黨政資源,民進黨的立委們變成有強烈的誘因去效忠蔡英文總統。國會議員與總統本應該是民主政治設計制衡的平行角色,現在民進黨立委卻變成蔡英文總統的屬下,國會議員制衡總統的功能盡失。

回頭再看當年馬英九第二任總統任內兼任國民黨黨魁,國民黨立委們為貫徹馬英九的意志,忽略了國會議員的監督職責。掌握民主政治最終決策權的台灣選民只好透過直接民權,讓國民黨同時嘗到三大選舉全面潰敗的後果。蔡英文總統正在複製前馬英九總統的政治手腕 ─兼任民進黨黨魁,削弱民進黨國會議員對總統的監督權力。這兩個總統都在破壞民主政治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分立,以保障人民權益極大化的民主制度。

在無形的價值觀方面,蔡英文總統上任之後的許多言行,不經意地透露出她內心深層的中華帝國意識形態;她的意識型態影響她的用人決策,難怪她會在執政團隊的經濟與司法兩個關鍵部門大量重用中華帝國意識型態的人馬。一個追求中華帝國終極統一的馬總統,與一個甩不掉中華帝國意識型態的蔡總統,兩者有何差別?

轉不過來的民主正義轉型

正如企業轉型時,任命一位新總經理,但他的腦袋卻和舊總經理一模一樣,企業轉型轉得動嗎?馬英九與蔡英文都只是選前對台灣選民亂開空頭支票的「台灣」總統,這兩位中華帝國意識型態的總統都不可能真正地去落實台灣民主的正義轉型任務!我們以制度經濟學的顯微鏡仔細觀察蔡英文總統,台灣民主政治政黨輪替,爭相創造人民福利的競爭效果出不來,正是因為蔡英文的政黨輪替只是一場換湯不換藥的政治騙局而已。

*作者為策略經濟學家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