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楊其文觀點:錯置虛幻的白色巨塔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9/25
© 由 風傳媒 提供

'

台灣政治形式走的是移動快速的情勢變化,紛擾不斷卻又高潮迭起,民調上下起浮不定,人民真是目不暇給。坦白說,非常令人厭倦,究竟柯市長白色力量的光環,在社會中還存有多少的魅力,我想應該沒人說得準。

台北需要什麼樣的市長?

簡單說就是帶給人民有感的幸福生活。並且以首都的建設,帶動全國的發展,這是市長應建立的視野跟胸襟還有企圖心。必先做足市政基本功,將來才有更上層樓的機會。

市長的工作是要聚焦在市政建設的範圍,一切回歸生活基本面,第一先把捷運跟公車的交通政策改好做好(還沒);第二把各區內傳統市場裡的商場擺脫髒亂,讓環境整理妥善,提供民眾安心消費的場所(還亂);第三將市容整頓好,凡是公共建設的範圍,就要做好美觀的維修;然後長遠的市政建設就要按部就班依時程推動(還停);第四治安與律法的維持,讓市民出入生活得以安心自在(還等);第五推動市民文化生活美學與觀光休閒的落實(還望)。

簡言之,市長的角色就是扮演地方父母官,是來解決市民的問題,不但要主動看見問題,並且更有積極的作為跟處理能力來解決所有問題,而市府團隊就是市長推動市政的骨幹推手,市長要有能力來領導團隊步上軌道,而不是站在民眾的對立面,處處以法令規範來限制市民的生活。許多跟民生不合理的法律,例如搶錢措施,或不當稅收與不合宜的法令,就依地方自治權限予以刪除。

20170920-台北市長柯文哲20日至台北市議會備詢。(顏麟宇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0920-台北市長柯文哲20日至台北市議會備詢。(顏麟宇攝)
台北市長柯文哲。(資料照,顏麟宇攝)

市長應該恪守基本的政治認知

任何一位民選的市長,他的工作就是做好城市治理,而不是栽入過度的政治鬥爭,或過度玩弄政治手段。特別是台灣政治地位長年被打壓的困境,作為首都市長更應該挺直腰桿不卑不亢,並且守住台灣的國家尊嚴,堅持住跟中國進行平等交往的底線,而不是趨炎附勢,屈膝卑躬來討好敵對國的蠻橫行為。

柯市長的床頭床尾說;以及世大運沒收台灣旗;要求副總統不出席閉幕以便中國團出席參加;外國隊友拿台灣旗為台灣出氣,市長卻快口說不關市府的事,急切著跟中國交心;這些都逾越了市長應有的分寸,讓不少支持他的名眾傷心失望,更讓台派人士與他劃清界線。

我看見耿直口快的白色巨塔,正在崩塌中,過去鏗然有聲的說服力跟支持度漸有流失現象,大家對市長真誠實在的感覺好像也開始減少。作為政治人物這就是警惕的訊號,因為民調跟支持度在台灣瞬息變化,投機者永遠只會蝕把米。

回歸市長的基本面就好

台灣過度的政治操弄,早就讓人民厭惡唾棄跟絕對無感,這些政客的作為人民看在心中,遲早會有大翻轉的可能,柯市長若想要更上一層樓,最保險的做法就是遠離政治專心市政,只要市政可以上軌道,人心自然匯聚。更要努力學習創造資源,而不是從人民緊縮的口袋猛掏錢。

陳水扁曾涉及六案遭法院判刑定讞,目前身上還背著五大案。(林瑞慶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陳水扁曾涉及六案遭法院判刑定讞,目前身上還背著五大案。(林瑞慶攝)
前總統陳水扁。(資料照,林瑞慶攝)

當年陳水扁當市長有兩件大家仍然津津樂道的市民政策,第一他推動民政局官員跟市民奉茶,造成全國公僕服務心態的翻轉;第二他雷厲風行執行騎機車戴安全帽的措施,讓全國各地得以同步效法,這些都是不需要花錢,卻影響至大又移風易俗的德政。

相對於大巨蛋的工程拖延未決,陳水扁市長當年對捷運木柵線的馬特拉公司不拉, 我們自己來拉,順利完成捷運通車的魄力;以及修改航空各項法令將101大樓變更並且拉高,成為全國第一件BOT工程,世界第一高的建物,工程不但沒有花費公帑,並且省下建造費用,制定使用年限七十年,還要上繳206億的權利金給市府,當年這筆錢就是用來修建洲美快速道跟信義快速道的經費,這就是創造永續利基,受惠市民大眾。

至於清償債務柯市長比郝市長馬市長還要高明,但是當年陳水扁也是在四年內,就將黃大洲的舉債還清一半,比起市政建設的成功,柯市長可以向陳水扁師法的地方仍然不少。    

平等友善對待中國的交往

市政府當然應該推動城市外交,但是要量力而為,而且也只是建立在城市外交的位階而已,我們秉持友善和好平等互惠的關係交往,雙方待之以禮,如果對方有過度的政治意涵或夾帶小動作,那麼做為城市市長,就有義務堅持立場,就算活動不參加,人員不往來,我們也不會有損失。

從過去的經驗中,我們看見一旦有場合,中國的小動作便不斷發生,到處貶低台灣的地位。這次「中國新歌聲」侵門踏戶,不但不以文明尊重我們,更將國立台大擅自變成台北市台大,雖然我們不需要隨他們的步調起舞,但是作為首都的柯市長最該做的就是堅持捍衛台灣的主體價值,嚴格訓斥這些無聊的舉動,甚至制止演出的執行。

這次事件的反應前幾天就在媒體發酵,但是台大跟市府依然漫不經心,造成事件一發不可收拾的窘境,台大的程序固然欠缺週慮的考量,而北市府的說詞「只是協辦機關,但沒有看到什麼疏失,該做的都做了」。「抵抗力強就不怕外面的細菌」,這些牽強的說法,反映的就是官員的傲慢跟推託不知反省的寫照。

*作者為國立台北藝術大學教授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