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極右派挺進國會、社民黨不再入閣 一次看懂德國大選結果8大要點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9/25
© 由 風傳媒 提供

'

德國國會大選落幕,德國總理梅克爾一如預期,順利邁入第4個任期,儘管她領導的基督教民主聯盟仍是國會最大黨,但得票卻大減,中間偏左的社會民主黨原本看好挑戰最大黨位置,得票同樣下滑,反觀先前在國會1席都沒有的極右派「德國另類選擇黨」卻晉身第3大黨,若社會民主黨不加入聯合政府,屆時在野勢力將成為社會民主黨與德國另類選擇黨對抗局面。

梅克爾陣營得票下滑

德國國會下議院「聯邦議院」(Bundestag)大選出爐,《明鏡》周刊(Der Spiegel)對此列出8大要點,其中梅克爾(Angela Merkel)領導的基督教民主聯盟(CDU)與姐妹黨「巴伐利亞基督教社會聯盟」(CSU)組成的保守派聯盟仍拿下最多席次;梅克爾勁敵舒爾茨(Martin Schulz)領導的社會民主黨(SPD)也維持第2大黨的地位,但這2大政黨的得票率卻下滑超過5%。

2017德國大選:極右派「德國另類選擇黨」(AfD)成為第3大黨,圖為領導人威德爾(右)(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德國大選:極右派「德國另類選擇黨」(AfD)成為第3大黨,圖為領導人威德爾(右)(AP)
2017德國大選:極右派「德國另類選擇黨」(AfD)成為第3大黨,圖為黨魁威德爾(右)(AP)

極右派首度進入國會

另外,極右派「德國另類選擇黨」(AfD)從1席都沒變成第3大黨,為德國政壇投下震撼彈;《明鏡》指出,AfD進入國會,意味著德國歷史夢魘捲土重來,而極右派的勢力也會壯大,且確保4年後仍保有國會席次,會是AfD的首要目標,這也代表德國社會恐怕會更加分裂。

2017德國大選:社會民主黨(SPD)可能不再參與組閣,圖為SPD黨魁舒爾茨與德國總理梅克爾(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德國大選:社會民主黨(SPD)可能不再參與組閣,圖為SPD黨魁舒爾茨與德國總理梅克爾(AP)
2017德國大選:社會民主黨(SPD)可能不再參與組閣,圖為SPD黨魁舒爾茨與德國總理梅克爾(AP)

首見「黑黃綠」聯合政府

SPD先前與CDU組成「黑紅」聯合政府,但SPD可能不再參與組閣,CDU的結盟對象剩下立場偏左的「90聯盟及綠黨」(Alliance 90/The Greens),以及親商的自由民主黨(FDP),才能在國會過半,而這樣的「黑黃綠」組合前所未見,同樣也這組閣談判過程變得複雜。

社民黨崩盤?與極右派分庭抗禮?

《明鏡》提到,CDU和SPD這次大選得票率都下滑,CDU得票減少更多,但SPD並沒有比較好過,因為SPD自2009年開始得票減少,2013些微增加,而這次選舉中,原本舒爾茨還被看好挑戰梅克爾的總理大位,沒想到開票結果卻是二戰以來最慘的1次。

2017德國大選:社會民主黨得票下滑,且面臨極右派挑戰(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德國大選:社會民主黨得票下滑,且面臨極右派挑戰(AP)
2017德國大選:社會民主黨得票下滑,且面臨極右派挑戰(AP)

《明鏡》表示,SPD黨內不認為是舒爾茨領導有問題,而若SPD確定不參與組閣,轉為在野陣營,則會與AfD另闢戰場;SPD成為在野領導勢力不是壞事,甚至可能帶動革新,但如果是AfD開始壯大,德國的自由與民主價值則會直接面臨威脅。

2017德國大選:自由民主黨(FDP)可能不參與組閣,圖為FDP黨魁林德納(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德國大選:自由民主黨(FDP)可能不參與組閣,圖為FDP黨魁林德納(AP)
2017德國大選:自由民主黨(FDP)可能不參與組閣,圖為FDP黨魁林德納(AP)

自民黨可能不入閣 左翼黨逐漸式微

FDP在這次大選中的得票有所增長,且是CDU聯合組閣的對象之一,不過《明鏡》表示,FDP黨魁林德納(Christian Lindner)很可能選擇繼續扮演在野角色,而FDP曾在2009至2013年間加入梅克爾的聯合政府。左翼黨(Die Linke)的支持度則相對穩定,這次大選的得票也小幅增加,但極右派在德國東部崛起,顯示左翼黨在該區域的影響力逐漸式微。

2017德國大選:左翼黨影響力式微,圖為該黨黨魁吉平(白衣者)(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德國大選:左翼黨影響力式微,圖為該黨黨魁吉平(白衣者)(AP)
2017德國大選:左翼黨影響力式微,圖為該黨黨魁吉平(白衣者)(AP)

CDU姐妹黨得票大幅滑落

梅克爾不僅要拉攏其他政黨參與組閣,還要修補姐妹黨CSU的關係。CDU與CSU一直是政治聯盟,後者只會在巴伐利亞邦參選,而2黨在國會組成「聯盟黨」(Unionsparteien),占據國會多數席次,但雙方在接收難民議題上看法分歧,CSU黨魁西侯費(Horst Seehofer)立場更往右傾,不過CSU在這次大選中的得票減少約10%,寫下二戰以來得票最差紀錄,這樣CSU想在2018地方選舉一舉拿下巴伐利亞邦議會絕對多數席次的目標,恐怕難以達成。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