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母親是受刑人成了她的唯一「罪名」: 11歲阿富汗女孩還沒出世,就注定在獄中度過童年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2/6
© 由 風傳媒 提供

'

清秀的臉蛋,圓潤的臉頰,包著艷色頭巾的阿富汗少女米娜,天真無邪的樣子,看起來與其他女孩毫無差異,但她從出生至今,一直在監獄中生活,從未見過監獄以外的世界,這位年僅11歲的女孩早在出生前,就注定要在獄中消耗童年與青春,因為她的生母古爾犯下殺人罪,原本古爾應被判處死刑,但因懷了米娜,才改為無期徒刑,而米娜滿18歲以前的人生也被綁在監獄內。

「監獄就是監獄,她能有啥想法?」

《紐約時報》指出,古爾(Shirin Gul)涉嫌與她的男友、兒子等5名男性,在2001至2004年間,謀殺27名男子,並洗劫財物,而6人皆遭判死刑,5名男性全被吊死,但古爾在等待行刑期間,發現自己身懷六甲,因此延後行刑,而在米娜(Meena)誕生後,時任阿富汗總統卡札(Hamid Karzai)把古爾的刑罰改為無期徒刑,免於一死。

阿富汗官員透露,米娜的生父是1位不知名獄政人員,認為古爾是為了逃避死刑,才刻意讓自己懷孕。古爾說話直白,她無視阿富汗的宗教戒律,身上有刺青,歪斜的頭巾露出挑染的頭髮,還不停抽菸;古爾不耐煩地告訴《紐約時報》喀布爾分社社長諾蘭德(Rod Nordland):「你覺得她(米娜)會有何想法?這裡是監獄,她應該怎麼想?就算她覺得是天堂,但監獄就是監獄。」

阿富汗少女米娜從出生到現在,從來看過電視,更沒有踏出過監獄。(截自美國之音) © 由 風傳媒 提供 阿富汗少女米娜從出生到現在,從來看過電視,更沒有踏出過監獄。(截自美國之音)
阿富汗少女米娜從出生到現在,從來看過電視,更沒有踏出過監獄。(截自美國之音)

沒有親人收養 孤兒院系統不足 米娜難「出獄」

米娜的行為舉止與古爾恰恰相反,她規矩戴好頭巾,說話輕聲細語,態度也相當有禮貌,並告訴諾蘭德:「目前為止我的人生都在獄中度過,我當然希望能夠出去外面的世界,我想要離開這裡(監獄),與媽媽一起在外面生活,但她沒有離開監獄前,我也不可能出去。」米娜與古爾一起關在阿富汗東部省分楠格哈爾(Nangarhar)的女子監獄。

由於米娜與古爾的親屬不是早斷絕聯絡,就是已經伏法,就算古爾同意讓米娜離開監獄,也沒有任何親戚願意幫忙照顧米娜;此外,儘管阿富汗有設立孤兒院收容受刑人的子女,但這項制度並不普及,就連楠格哈爾省首府賈拉拉巴德(Jalalabad)都沒有這種孤兒院,使得米娜根本無法離開監獄,而她連短暫外出的機會都沒有,也沒看過電視,直言對外面的世界一無所知。

尚無改善方案 受刑人子女「一起服刑」成常態

米娜的際遇雖然悲慘,但並不是特例。在阿富汗,如果孩子沒有其他親戚,或者父親過世、父母失和,入獄的母親能把孩子留在身邊照料,直到他們成年。楠格哈爾省立女子監獄中,犯人共有42位,與母親同住在監獄裡的孩子就多達36名,但米娜是這些孩子中,待在監獄時間最久的1位,其中1個原因是大部分的受刑人刑期都比古爾短。

阿富汗楠格哈爾省女子監獄中的庭院,是監獄孩童唯一的嬉戲空間。(截自美國之音) © 由 風傳媒 提供 阿富汗楠格哈爾省女子監獄中的庭院,是監獄孩童唯一的嬉戲空間。(截自美國之音)
阿富汗楠格哈爾省女子監獄中的庭院,是監獄孩童唯一的嬉戲空間。(截自美國之音)

這個與外界隔絕的環境,不僅成了受刑人子女童年的「家」,也具備學校教育功能,四面牢房中央的寬敞庭院有如操場,更是他們唯一的嬉戲空間,孩子們可以自由使用盪鞦韆、單槓與溜滑梯等設施;其中1間牢房,當作16名孩子的教室。學校裡只有1位老師,照顧1到3年級生,一個年級1天只有1小時的課。因此已經11歲的米娜,教育程度卻僅相當於小學2年級,而教育資源缺乏,使這些孩童的未來令人堪憂。

阿富汗楠格哈爾省女子監獄中的其中一間牢房,充當監獄孩童的教室。(截自美國之音) © 由 風傳媒 提供 阿富汗楠格哈爾省女子監獄中的其中一間牢房,充當監獄孩童的教室。(截自美國之音)
阿富汗楠格哈爾省女子監獄中的其中一間牢房,充當監獄孩童的教室。(截自美國之音)

半官方機構「保護孩童行動網路」(Child Protection Action Network Bashir)執行長巴沙拉特(Ahmad Basharat)表示,阿富汗約有30座女子監獄,推算下來,大約有數百位孩童在獄中陪伴母親服刑。另1間位在首都喀布爾的國家監獄(Pul-e-Charkhi)女子監獄中,目前就有41位5歲以下的孩子在獄中生活。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推文稱,米娜這種情況讓人無法接受。

雖然母親在服刑時,把孩子一起帶進監獄中照顧,在阿富汗是常見現象,但此舉不符國際常態,也違反阿富汗法律,巴沙拉特無奈表示:「一個人沒有犯罪,就不應該受到處罰,而這些孩子們並沒有犯任何罪。但我們目前也沒有想到其他的替代方案。」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