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沈建一觀點:沒了靈魂的歐盟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0/12
© 由 風傳媒 提供

'

沒了靈魂的歐盟立場

本(10)月1日加泰隆人(Catalan)在西班牙當局派出數千名警察,前往各投票所用警棍、橡皮子彈力阻民眾投票並查封投計票物品的情況下,仍有230萬人勇敢地用文明的方式,排除萬難地表達出他們心中的政治訴求。公投結果以超過90%的同意票取得獨立建國的正當性後,加泰隆尼亞自治區的總統Carles Puigdemont為避免和西班牙當局決裂,讓局勢演變成官兵捉強盜式的武力衝突,隨即呼籲歐盟介入充當調人,以避免極可能發生的流血衝突。但是10月2日歐盟官方的聲明(Statement on the events in Catalonia ),卻讓人覺得歐盟已喪失當初成立的基本價值。

歐盟執委會的聲明中,完全地呼應西班牙當局的立場,將全案定調為違憲行為;不但沒有譴責西班牙當局反對歐洲公民行使條約上基本人權的行為,也沒有譴責西班牙中央政府暴力相向的非民主表現,甚至執委會荷蘭籍的副主席Frans Timmermans還將之美化為合乎比例原則的必要暴力。聲明中同時表示如何處理這「違法」的行為,純屬西班牙的家務事,意即外人不要介入。此外,歐盟畫蛇添足地說:縱使這場獨立公投是合憲的行為,獨立後的加泰隆尼亞國依例也將不會是歐盟的成員。此舉完全避談獨立後的加國若想入盟,只要經過正式的入盟程序就可輕易地取得會員國身份的管道,讓人覺得有落井下石、混淆視聽之嫌。若以此聲明內容對照不久前,歐盟反對波蘭司法改革案振振有辭的立論,不禁讓人錯諤。

成立歐盟條約(The Treaty on European Union,TEU)的宣言內容或本文第2條的明文規定,都明白地寫著歐盟的基本價值建立在:「尊重個人尊嚴、自由、民主、平權、法治、以及包括尊重會員國內少數族裔的基本人權在內」的理念上。而維護個人「尊嚴」和「自由」繫於免於恐懼和威脅的前提上,人民授予政府公權力的目的之一,就是要政府創造一個讓人得以免於恐懼和威脅的生活環境;試想在一個動不動就暴力相向的環境裡,有被霸凌之虞的一方如何能放心地享有個人尊嚴和言論自由?所以法條上說要「尊重」個人尊嚴、自由的真義是要講給強者或自覺拳頭大的人聽,若這些人不聽且有侵犯別人的動作時,政府就應繩之以法。

荷蘭毒雞蛋流竄全歐,歐盟6國恐已中標。(美聯社) © 由 風傳媒 提供 荷蘭毒雞蛋流竄全歐,歐盟6國恐已中標。(美聯社)
歐盟執委會的聲明中,完全地呼應西班牙當局的立場。作者說,若以此聲明內容對照不久前,歐盟反對波蘭司法改革案振振有辭的立論,不禁讓人錯諤。(資料照,美聯社)

此外條文裡頭提到的「法治」,一方面是相對於「人治」而言,也就是說管理人民的法律要由人民制定才行,而不是由某強人或少數菁英說了算的法令;而另一方面現代法治國家的「法律」也應有衡平的原則和設計在內,否則少數族裔或弱勢者在多數決的民主機制下,豈不永遠成為被壓制的一方?若政府的法治運作只顧到強者或多數族群的利益時,那對少數族裔或弱勢者而言,國家豈不變成「合法」施暴者的同義字。

這些法條上簡單的道理,歐盟執政諸公理應了然於胸,而且西班牙政府的行為也應受到歐盟條約的拘束;但他們的心智恐怕都被眼前的權謀算計所盤據,以致於良知出了竅,成了一具具沒了靈魂的軀殼。

西加的恩怨情仇

近代的西班牙曾在1930年代陷入內戰,出生王族的軍事強人Francisco Franco贏得內戰後,於1939年起實施獨裁統治直至渠於1975年11月20日去世為止。西班牙在Franco撒手歸西後才逐漸成為實施民主法治的共和政體,現行的憲法是1977年起草,1978年12月29日起生效實施。該國也因為開始實施民主法治符合歐盟上述的基本價值,才會在1986年獲准成為《歐洲經濟共同體(EEC)》(歐盟前身)的一員。

至於加泰隆人自古以來大多散居在西班牙東北區的Barcelona、Gerona、 Lerida、和Tarragona等4省,依2017年西班牙的官方統計加泰隆人計有744萬人,占西班牙全國總人口數的16%,該族裔有自己的語言和文化。然自1479年臣服於西班牙王國後,5百多年來都只能做著獨立建國的夢,這個夢偶而會短暫的實現又破滅,歷史上同樣的故事重覆了好幾回。例如:1930年代加泰隆人就曾享有高度的自治權,1934年甚至還曾宣布獨立,可惜不久就被內戰摧毀,接著又被納入Franco政權長達近40年的鐵血統治;1978年民主化的西班牙憲法,則恢復加泰隆尼亞地區部份的自治權力。

2006年加泰隆人利用西班牙國會難得的有利情勢,成功地說服國會多數議員通過《2006年加泰隆尼亞區自治法》(2006 Statute of Autonomy of Catalonia),並經公投批准該法生效實施;但是當年投下反對票目前執政的PP黨 (Popular Party)卻即聲請釋憲,西班牙憲法法院經過4年的審理,於2010年宣布該自治法部份條文違憲,致曾引發加泰隆人大規模的示威抗議,此後每年9月11日加泰隆尼亞國慶日時,都會為此事而舉行例行性的抗議遊行,因此可以說加泰隆人和西班牙當今執政的PP黨已結下難解的怨仇,同時種下今日的爭端。

此次公投行動是經自治區議會於上(9)月13日同意舉行;但西班牙中央政府隨即聲請釋憲,憲法法庭受理後,即火速地以憲法規定西班牙領土不可分割、所屬各族裔不得獨立建國為由,裁定是項公投違憲。而中央政府檢察總長依據憲法解釋令認定是項公投非法,便指揮警政單位調派數以千計的區外警察進駐加泰隆尼亞區,強行關閉投票所、查扣公告、傳單、選票、票櫃、電腦等公投相關事物,企圖阻止全案進行。

反對加泰隆尼亞獨立的民眾8日在巴賽隆納走上街頭抗議。(美聯社) © 由 風傳媒 提供 反對加泰隆尼亞獨立的民眾8日在巴賽隆納走上街頭抗議。(美聯社)
反對加泰隆尼亞獨立的民眾8日在巴賽隆納走上街頭抗議。(資料照,美聯社)

加泰隆人占西班牙總人口數的16%,所占有的土地面積則僅為總面積的6.5%,算是少數族裔。西班牙現行的憲法不准人民用最直接的方法表達分裂的政治訴求,對一個已被壓制數百年的少數族裔,若惟有經由說服其他大多數人來修改憲法規定,俟憲法容許舉行獨立公投後,才得以「合法」地行使基本人權的話;因少數族裔人口數不足,將永遠無法修改高門檻的憲法規定,這無疑是強人所難,也全然喪失現代法治國家立法應有的衡平原則和設計。

結語

2次大戰後,原本不可一世的歐陸各國,大都被戰火搞得民生凋蔽、生靈塗炭,只能設法收拾殘局,在瓦礫中求生。凡弱小就需團結以求生,是基本的生存之道;於是西歐各國在法德2國的帶領下邁向跨國整合之路,70多年來逐漸形成令人稱羡的歐盟。平心而論,歐盟的統合建築在人類理性文明上,可說是法治文明的一項偉大成就;可惜2007年簽署「里斯本條約」迄今,因全球局勢的變遷,歐盟各國對進一步的整合似已興趣缺缺,2016年更演出英國脫歐的劇本。

今(2017)年5月法國大選親歐友德的Macron總統上台,加上德國已連3任總理職位的Merkel雖面臨9月大選,然選情穩定勝選在握,因此歐盟在德法兩國攜手合作下,試圖在英國離開後展開一番統合的新氣象,此由執委會主席Junker在9月19日意氣風發地向歐洲議會發表極樂觀的施政抱負,可得明證。

然而9月24日德國大選的結果顯示Merkel總理雖勉強保住了位子,但所領導的CDU/CSU聯合政黨受到空前的挫敗,極右派名不見經傳的AfD黨竟突然竄升為國會第3大黨,因而在德國民心大變的情況下,Merkel總理第4任的施政空間將大幅縮小;今後歐盟或更精確地說—歐元區在國內意見紛擾的德國帶領下,能否振衰起蔽,仍是未定之天。

歐盟由盛而衰當然有許多原因,長期以來主政者太多的權謀算計以致於連基本價值都無法堅守,應是主要原因之一。本案歐盟經多方算計後採取完全偏向西班牙的立場,當然和西班牙總理Mariano Rajoy和他的PP黨一向極端地親歐有很大的關係;設若本案發生在波蘭或匈牙利的話,歐盟的立場或許會很不相同。試想一個團體的基本價值或原則,若能隨適用對象的不同而有所調整時,那就等於沒有基本價值或原則,這和一個沒有魂的個人有何不同?

目前加泰隆人依法是西班牙人,同時也具有歐洲公民的身份,所以該區的事件應屬西班牙和歐盟共同的事務,全球其他的強權或機構忌憚歐盟的強盛,很難冒大不諱地介入本案。如今歐盟對加泰隆人採取不採不理的態度,甚至落井下石地任由西班牙自行處理;我認為本事件最後若不幸地演變成流血衝突的話,歐盟的主政者難辭其咎。

*作者為駐荷代表處經濟組組長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