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沉默助長迫害 劉曉波的死給中國和西方的啟示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7/15
© 由 風傳媒 提供

'

7月13日,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零八憲章》起草人劉曉波,在瀋陽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因肝癌末期病逝,享壽61歲。在此之前,西方世界可能劉曉波三個字非常陌生,但對為了民主不斷奮鬥、抵抗共產黨暴戾專政的中國異議人士與運動者來說,劉曉波三個字可說是如雷貫耳。他畢生致力追求自由、主張政治改革,結束中國共產黨一黨專政,在國際的聲望與蘇聯氫彈之父沙卡洛夫(Andrei Sakharov)與已故人權鬥士曼德拉(Nelson Mandela)比肩。他們三人都獲頒諾貝爾和平獎,卻也被當權政府關進監獄。

劉曉波。攝於2008年(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劉曉波。攝於2008年(AP)
劉曉波。攝於2008年(AP)

劉曉波原本是一名大學講師,專長是文學與哲學,1989年在天安門廣場發生的示威及中國當局的血腥鎮壓,使劉曉波從學術活動轉向人權運動。2009年,他因起草宣導民主改革的《零八憲章》,被中國政府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11年有期徒刑。《零八憲章》係受發表60週年的聯合國(UN)《世界人權宣言》(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與捷克斯洛伐克(Czechoslovakia)反體制運動的七七憲章(Charta 77)啟發,明確指出中國有義務確保公民享有基本人權,要求修改憲法、三權分立、直選立法機構、保障人權等等。宣言發布以來,有上萬人簽署《零八憲章》,其中包括著名異議人士與學者。

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零八憲章》起草人劉曉波。(美聯社) © 由 風傳媒 提供 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零八憲章》起草人劉曉波。(美聯社)
香港民眾聲援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零八憲章》起草人劉曉波。(美聯社)

6月劉曉波因確診肝癌末期保外就醫,但家屬送劉曉波出國治療的願望被中國當局拒絕。就算在醫院裡,他仍然被嚴加看管,病房四周時刻有人站崗,網路上任何表達同情的訊息都被抹去,家屬更被下達封口令,不得對外發言。劉曉波妻子劉霞更已被中國當局軟禁長達七年,封鎖對外聯繫。中國希望讓世界忘記劉曉波其人與他的信念,這個願在共產黨政府的強硬手段下,極有可能成真。

礙於中國經濟實力,西方對中國人權議題影響有限

長久以來,西方國家一直姑息中國對待異議分子的殘酷方式,充耳不聞。1980年代,當中國開始對外開放,經濟高速成長時,西方國家仍與蘇聯對峙,渴望獲得中國的支持,而不怎麼關心中國的政治犯。

1978至1979年間,中國曾有一段短暫政治自由時期,許多人在北京西單民主牆上貼大字報、辦刊物、集會討論,公然批判文化大革命的失敗,但很快地,政府開始取締、鎮壓「民主牆運動」,編織各種名目逮捕、拘審異議人士,其中包括前後遭判刑近30年,流亡海外的魏京生。對當時的西方領導人來說,為了這些異議人士而惹主張改革開放的鄧小平不開心,是非常不明智的選擇。

1989年,鄧小平血腥鎮壓天安門廣場的示威群眾後,西方領導者的態度驟然丕變。突然之間,譴責中國監禁異議人士是一件非常時尚的事情,而中國政府也不時釋放一些政治犯,期盼改善在西方國家眼中的形象。這讓西方領導者非常滿意,因為他們想讓仍為北京的鮮血而義憤填膺的民眾認為,國際的撻伐聲浪的確會使中國政府改變。

1990年代中期,中國的經濟實力逐漸不可忽視,異議份子的處境再次遭到遺忘。這時的中國已經太過富有,西方國家不敢招惹,只好避開專制政府的敏感神經。跨國大公司都卑躬屈膝,希望進入中國市場,中國一向視人權問題為內政,拒絕他國干涉,而美國、英國等國則將貿易與人權巧妙地分開,迴避價值衝突,如2009年《美中聯合聲明》第七點寫道兩國政府及人民有權利選擇自己的發展步調,雙方應予尊重。2008年金融海嘯造成全球經濟衰退,唯獨中國經濟穩步成長,西方國家開始認定中國為經濟救星,更不願刺激中國,如7月8日剛在德國漢堡結束的G20會上,竟沒有任何一位與會領袖提起劉曉波。

2010年12月10日,諾貝爾和平獎頒獎典禮,一張空椅代表劉曉波「領獎」(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0年12月10日,諾貝爾和平獎頒獎典禮,一張空椅代表劉曉波「領獎」(AP)
2010年12月10日,諾貝爾和平獎頒獎典禮,一張空椅代表劉曉波「領獎」(AP)

誰敢提呢?一旦批判中國罔顧人權,就會引來報復呢。2010年挪威諾貝爾委員會(Norwegian Nobel Committee)決定頒發和平獎給劉曉波,旋即引起中國不滿,批評委員會此舉損害中挪邦交。該年諾貝爾頒獎典禮在挪威首都奧斯陸(Oslo)舉行,因為劉曉波不准出境領獎,所以大會用一席空椅代表他。典禮後,兩國的政治會面被全部取消,形同交惡,直到2016年中挪關係才正常化。

更有甚者,現任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似乎也不太可能順西方國家的意,減少對異議的打壓。他曾說:「在國際金融風暴中,中國能夠基本解決13億人口的吃飯問題,已經是對全人類最偉大的貢獻。有些吃飽了沒事幹的外國人,對我們的事情指手畫腳。中國一不輸出革命,二不輸出飢餓和貧困,三不去折騰你們,還有什麼好說的。」2012年上位以來,習近平對異議人士的鎮壓越來越嚴厲。借助2015年頒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安全法》,中國更能透過人工智慧等科技,更有效率地監控他們眼中的「麻煩製造者」。

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零八憲章》起草人劉曉波肝癌病逝。(美聯社,風傳媒製圖) © 由 風傳媒 提供 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零八憲章》起草人劉曉波肝癌病逝。(美聯社,風傳媒製圖)
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零八憲章》起草人劉曉波肝癌病逝。(美聯社,風傳媒製圖)

中國的「內務」不只是內務

然而,西方國家領導者有十足充分的理由對中國的「內務」指手畫腳,為異議份子發聲。首先,中國報復行動的影響力經常被誇大。中挪交惡期間,兩國貿易關係也降至低點,但對挪威整體經濟的影響,卻不如想像中巨大,因為挪威的主要貿易伙伴並不是中國。其次,公開批評中國監禁異議份子,才有可能使習近平正視這個問題。沉默只會助長中國封堵異議的手段。若是西方國家能明確表態支持追求民主的活動,這對中國國內的運動者來說,會是莫大鼓舞。

近年來,關於普世價值的討論開展熱烈,許多中國學者質疑普世價值實際上就是「西方的價值」,西方國家不應該將自己文化圈信仰的價值強加在亞洲國家,而對脫離西方理想的亞洲現況失望。另一方面,西方國家仍舊堅持普世價值確實存在,就如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第一條所寫:「人人生而自由,在尊嚴和權利上一律平等。」然而,西方國家對劉曉波的消息沉默、遲疑,無異於自打嘴巴,不僅削弱中國運動者和異議人士的主張,更維護習近平打壓不同意見的殘酷行為。在中國,西方公民社會信仰的「人權、自由、平等、民主、憲政、博愛」普世價值不斷遭到踐踏、輕蔑,若西方國家繼續自私地姑息這股風氣而不作為,人權與自由只會慢慢消亡,他們自己的國家也不例外。

2017年7月13日,中國民主人權運動領袖、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病逝,挪威民眾在諾貝爾和平中心前獻花致意(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年7月13日,中國民主人權運動領袖、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病逝,挪威民眾在諾貝爾和平中心前獻花致意(AP)
2017年7月13日,中國民主人權運動領袖、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病逝,挪威民眾在諾貝爾和平中心前獻花致意(AP)

西方國家應該為劉曉波發聲。他以非暴力的方式為中國基本人權奮鬥,主張改革,令中國循序漸進地擁抱自由與民主。劉曉波並不是意圖引發動亂,而是鼓勵平和的討論,這個主張獲得成千上萬人支持,但這些討論和批判的聲音,在他被逮捕入獄後就被中國當局打壓無蹤。西方國家必須打破沉默,阻止中國迫害異議分子,但他們已經來不及挽救劉曉波了。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