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法醫稱仲丘非操練死 洪爸:明眼人說瞎話

新頭殼 標誌 新頭殼 2014/5/26 林雨佑
走出法庭,洪仲丘的父親洪吉端受訪時表示,法醫石台平說仲丘是因為個人體質關係,並非操練而死,是「明眼人說瞎話」。圖:林雨佑/攝 © 林雨佑/攝 走出法庭,洪仲丘的父親洪吉端受訪時表示,法醫石台平說仲丘是因為個人體質關係,並非操練而死,是「明眼人說瞎話」。圖:林雨佑/攝

陸軍下士洪仲丘一案進入二審,台灣高等法院今(26)日首度開庭, 庭中,徐信正等18名被告全部都沒有認罪,許多人也表示他們事前並不清楚「義務役士官長不能送禁閉室悔過,只能申誡」的規定,並強調他們絕非「明知故犯」,還有數人表示對洪家人感到抱歉。對此,洪舅胡世和批評他們開庭前也沒向家屬表達,只會在法庭上跟法官說;洪爸洪吉端則批評,法醫石台平說仲丘是因為個人體質關係,並非操練而死,是「明眼人說瞎話」。

前542旅下士洪仲丘在去年退伍前,因被發現攜有照相功能的手機進入營區,違反軍中資安規定,在6月28日被送往禁閉室,卻在7月3日體能操練後,身體不適倒地,經急救無效身亡,距離退伍只有3天,引發外界譁然,還引發25萬白衫軍上街要求廢除軍審制度。

桃園地方法院軍事專業法庭在今年3月7日一審宣判,其中18名被告全遭輕判,除了542旅前連長徐信正被以妨害自由罪判刑8個月外,其餘被告如陸軍269旅中士陳毅勳,542旅少將旅長沈威志、上校副旅長何江忠、前士官長陳以人、前上士范佐憲等人,被判處有期徒刑6個月的輕刑,有5名管理士無罪。

雙方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今天台灣高等法院二審首度開庭,洪仲丘父母、舅舅皆到場旁聽。

法庭上,徐信正等18名被告全部不認罪,也都表示他們事前並不知道義務役士官長不能送禁閉室悔過,只能申誡,絕非「明知故犯」。何江忠還說,如果事前有人告訴他規定,他一定會按照規定走;陳以人也說,他是一直到了法院跟他講才知道;范佐憲則說,他不是故意的。同時,他們也都宣稱自己和其他被告沒有犯意聯絡。

法庭上,洪吉端提出一連串質疑,包括一審時法醫石台平曾表示,仲丘會死亡是因為他自己體質關係,跟操練無關,這是「明眼人說瞎話」,沒有過度操練會中暑死亡嗎?舉例來說,爬山沒有踏出第一步,會有以後的氣喘、高山症嗎?若不是因操練的累積,會造成這樣的後果嗎?對石台平的說法,他不認同。軍中的長官也都有連帶責任,明明知道仲丘體質不好,為什麼還要送禁閉?

對於每個被告都表示不清楚規定,洪吉端質疑,承辦人不瞭解程序,這不合乎邏輯,殺人的人能說不知道殺人會犯法,就不用判他刑嗎?難不成民眾在路上開車違法可以說不知道法律規定,就不用開罰?每個被告都從一開始就一直推拖,到現在還在推,還把責任推給仲丘,「難道要叫三軍統帥出來負責嗎?」

歷經3小時,從9點半開庭一直到12點半左右才結束,法官宣布下一次開庭時間為6/16早上9點半。

被告們陸續離開法院的時候,都沉默不語;洪家人和辯護律師走出來則接受媒體採訪。洪吉端再度提及他在開庭中所提出的質疑。

辯護律師邱顯智說,軍檢當初將案件拆成3個部分,但對家屬來說,只有一個事實,就是小孩被送到軍中然後就死了。然而,今天高等法院法官認為應該將其合併成1案件,並且一起讓所有被告到庭,這個部分他們相當感謝,他們也認為這是一個「新的起點」,因為他們再也無法忍受軍方將所有軍官切割,並把542軍官辦成一個妨害自由6天的案件的做法。另外,因為法醫高大成曾在解剖大體的第一現場,他們也會希望下次開庭能傳喚高大成為證人。

而沈威志、徐信正、陳以人都在庭上表示對事件及家屬感到遺憾和抱歉,對此,洪仲丘舅舅胡世和反駁,在開庭前這些人也沒有私底下跟家屬表達,只在法庭上跟法官說,這樣的道歉到底是不是真的,大家自有判斷。

而開庭前洪母胡素真曾說,最近她有夢到仲丘回來,對此,她也進一步說,她一直很心疼仲丘是這樣離開她的,但仲丘是一個孝順的孩子,可能「他不希望我記得他死掉時候的樣子」,所以最近在她很低落的時候,仲丘幾乎都會回來,讓她看到一個很安心的影像,看到仲丘跟生前一樣地活潑調皮對著他笑,但沒有說什麼,就笑著離開。她自己解釋說,仲丘是想要她記得他平常的樣子,想把媽媽心中可怕的影像抹掉。胡素真說,從3/7一審判決到現在,她自己也在調整,孩子死掉畢竟是事實,是應該讓仲丘放心了。

更多來自新頭殼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