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游盈隆專欄:台灣解嚴三十年,中國何時解嚴?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7/14
© 由 風傳媒 提供

'

今天,台灣解嚴三十週年。如未經提醒,很少台灣人會想起今天是如此這般的特殊日子。民主自由對台灣人而言早已是家常便飯,習以為常,跟正常呼吸沒兩樣;但三十年前的今天才是台灣真正民主自由的源頭。解嚴,開放黨禁和報禁,無疑是蔣經國晚年最睿智的政治決定。因為這個決定,避開了一場島內大規模的流血衝突,挪開了那一雙掐住台灣民主化咽喉的黑手,也為日後化解嚴重省籍情結預留善緣。最高統治者一念之間影響深遠,錯誤的決策造成生靈塗炭,睿智的決策卻可流芳百世。

台灣解嚴三十年了,中國何時解嚴?這可以從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悲慘遭遇談起。劉曉波只不過是推動「零八憲章」,呼籲中國走向民主、自由、法治、憲政的國家,就被羅織罪名,判十一年徒刑,最後病死獄中,證明今日中國是一個完全沒有言論自由的殘暴黑暗國度。

Carl J. Friedrich和Zbigniew Brzezinski這兩位當代知名政治學者曾經歸納「極權主義國家」(Totalitarian state)的六個特質,包括:1)一個無所不包的官定意識形態;2)一黨專政;3)特務統治;4)全面媒體壟斷;5)全面武器管制;6)全面管制經濟。這個概念的提出,主要是用於分析一次世界大戰以後崛起的納粹、法西斯和共產極權體制。隨著二戰法西斯極權獨裁迅速消失,以及1990年以前蘇聯為首的共產極權獨裁走入歷史,目前碩果僅存的「極權獨裁國家」只剩下中國和北韓。劉曉波之死再度喚醒世人,中國仍舊是一個野蠻的「極權獨裁國家」,它不但具備那鮮明的六項特質,甚至有過之無不及。

最近台灣出現「親中愛台論」,在此時此刻,更顯得光怪陸離,諷刺味道十足。台灣不是不能親中,但「親中」要有道理。如果中國今天就已經是劉曉波嚮往的國度,自由、民主、人權、法治、憲政的中華聯邦共和國,台灣要「親中」,還有一點點道理。然而,當現實中的中國依舊是一個「極權獨裁國家」,或頂多是一個「柔性的極權獨裁國家」(soft totalitarian state),而且正針對性對台灣展開外交戰的時刻,且從不排除武力犯台,台灣無端吹起所謂「親中」的歪風,更是一點道理都沒有了。

劉曉波先生英年早逝,死的很冤望;但他求仁得仁,應不會後悔他所做過的一切。台灣人在這件不幸的事情上可以得到什麼啟發?什麼樣的經驗教訓?簡單的說有兩點:第一,站在普世價值的立場上,台灣人應該聲援、協助一切對中國民主化有利的人與事;中國近十四億人民,不是次等人類,他們也值得過民主自由的生活;第二,站在自我利益的立場上,台灣人更應該呼應、促進、參與推動中國民主化;因為,一個民主的中國,才是台灣安全的屏障。民主國家之間不打仗,這是顛撲不破的通則。只有中國民主化,台海才可能有永久的和平。

2017年7月13日,中國民主人權運動領袖、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病逝,挪威民眾在諾貝爾和平中心前獻花致意(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年7月13日,中國民主人權運動領袖、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病逝,挪威民眾在諾貝爾和平中心前獻花致意(AP)
2017年7月13日,中國民主人權運動領袖、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病逝,挪威民眾在諾貝爾和平中心前獻花致意(AP)

長久以來,台灣社會不公開地存在一種說法,就是,一個穩定的中國,才有安全的台灣。這種似是而非的觀念在民進黨內也很常見。照這種邏輯推論下去,就很順理成章地接受中國共產黨無限期的一黨專政,甚至認為中國共產黨一黨專政到永久是必要的,否則中國將陷入混亂、不穩定狀態,對台灣不利。這種似是而非的觀念會很容易漠視或合理化中國所發生的一切剝奪人民民主、自由與人權的野蠻行徑。坦白講,那是既愚蠢又可恥的。

中國何時「解嚴」?中國何時走向政治自由化、民主化、現代化?乃二十一世紀人類社會最重要、最值得關注的問題。不過,從若干跡象看來,美國政治學界,尤其是國際關係領域學者,似乎正瀰漫著一片悲觀的氣息,認為中國不會因為經濟與社會現代化就快速走向政治自由化與民主化。中國真的會成為當代現代化理論的唯一例外嗎?簡單的說,在邁向資本主義和自由市場的道路上,歷經長期經社現代化之後,一黨專政的威權或極權統治依然可以屹立不搖。果真如此,那中國「解嚴」真的就是遙遙無期了,有什麼事情比這個更悲哀?好在這些觀點只是短期的觀察,現代化理論的長處是在長期的預測上,短期的變化比較難以掌握。換言之,中國政治民主化何時到來?仍是一個值得爭辯的難題。

*作者為台灣民意基金會董事長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