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為何大家不想辦奧運(葉柏毅報導)

中國廣播公司 標誌 中國廣播公司 2017/10/5
為何大家不想辦奧運(葉柏毅報導) © 中國廣播公司 為何大家不想辦奧運(葉柏毅報導)

為何大家不想辦奧運(葉柏毅製作的專題報導)

  國際奧會日前發佈了一則前所未有的聲明,一口氣宣佈了兩屆夏季奧運主辦城市,分別是2024年的巴黎,與2028年的洛杉磯。事實上,巴黎與洛杉磯爭取申辦的,是2024年奧運;但據國際奧會的說法是:在經過實地考察之後,發現兩個城市的條件都很優秀,彼此不相上下,因此協調之後,決定請巴黎舉辦2024年夏季奧運,洛杉磯舉辦2028年奧運。

  雖然國際奧會嘴上這麼說,但無法掩蓋的事實是:越來越少國際大城市,想要申辦奧運會。這從國際奧會表示,目前還沒有任何一個城市,想要申辦2032年夏季奧運;再這麼下去,國際奧會甚至不排除,未來將「直接指定主辦城市」。曾幾何時,「奧運」這個被視為搖錢樹、金雞母的活動,卻變成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大錢坑,這是為什麼呢?

  主要的原因是:在經歷過幾次奧運之後,越來越多城市發現了一個殘酷的事實,就是:申辦奧運不但未必能給城市帶來繁榮,而且後續的收拾,更是個尾大不掉的超級麻煩。所謂的經濟效益,都是事前想像出來的大餅;辦完之後才知道,真相未必如空想般那樣美好。所以,在大泡泡被戳破之後,根本沒什麼城市想再碰奧運,這從波士頓、漢堡、羅馬、布達佩斯等城市,紛紛因為財政疑慮或是市民反彈,而退出2024年夏季奧運申辦行列,就可以看得出來。如果要舉出被奧運拖垮的實證,那麼就非如2004年的希臘雅典,與2016年的巴西里約莫屬了。這兩屆奧運的主辦城市,在傾全國之力舉辦之後,同樣都落得入不敷出,甚至國家破產的悲慘境地。到了現在,已經沒有什麼人相信,舉辦大型賽會,能夠帶來什麼實質經濟效益了。

  事實上,一位專門研究大型運動賽會經濟效益的運動經濟學者「安德魯.辛巴里斯」,在他知名的著作「奧運的詛咒」中,就想要揭開大型運動賽事對國家總體經濟負面多於正面的真相。辛巴里斯發現,起初,囿於國際形勢,或是對整體國力的影響,申辦大型賽會,是乏人問津的;真正的轉捩點,應該算是1984年的洛杉磯夏季奧運。那次奧運,給洛杉磯帶來了兩億多美元的盈餘。從那以後,「奧運」就被國際奧委會包裝成一個可以給主辦城市與國家,帶來鉅額商機,並且有助城市建設發展,或是帶動觀光行銷的商業活動。也就是從那以後,開始有不少國家,爭著搶辦奧運,或是世足賽等國際大型比賽。此外,也有一些極權國家,想要利用舉辦奧運這種大型賽事的機會,來凝聚國家向心力,並做為鞏固政權的手段。

  不過,說到底,出來跑總是要還的。申辦大型賽會,非但不是一個無本生意;相對地,它不僅要經過漫長的申辦過程,好像永無止盡的籌備階段,而且辦完之後,如何收場,就不干國際奧會的事了,那是主辦城市自己要去傷腦筋的問題。辛巴里斯就指出,以申辦奧運為例,初選階段的申辦費,就要付出十五萬美元;一旦進入決選,更要再付五十萬美元。以芝加哥為例,花了一億美元,試圖申辦2016奧運,不過敗給里約;東京申辦2016年奧運失敗,也花了1億5千萬美元,這些錢都是拿不回來的。申辦失利就要花那麼多錢了,申辦成功的也未必有好處。以2008年北京奧運來說,它堪稱是史上花費最鉅大的一次奧運會,光是開幕式,就花掉了中國3億4300萬美元,而開閉幕式,又是奧運會最花錢的項目。有不少主辦城市,就是因為在開閉幕式上花了太多錢,所以只有在單項比賽中,挖東牆補西牆,這就是為什麼里約奧運的游泳比賽場地,會出現史上第一座「綠池子」的緣故。而且,奧運就像一場絢爛的煙火,熱鬧之後,剩下的爛攤子要怎麼處理,主辦城市要自己想辦法。以2004年雅典奧運為例,雅典原本是想要申辦1996年奧運,以慶祝現代奧運舉辦一百週年,沒想到意外敗給美國的亞特蘭大。後來在一半補償,一半積極爭取的情況下,它總算搶到了2004年奧運的主辦權。而如果,雅典當初是想要申辦1996年奧運,那麼他們在爭取到2004年夏季奧運之後,照理講,應該有至少十年的時間,可以好好準備。不過事實上,一直到2004年3月底,雅典許多運動場館的建設,都還遠落後於預定進度,甚至引發國際奧會高度關切。在里約奧運之前,2004雅典奧運進度,是歷屆奧運中最為緩慢的。而在奧運過後,不但全希臘的財政,都被這次奧運拖垮;並且,不少趕工出來的運動場館,因為沒有後續用途,也淪為蚊子館或是廢墟。希臘人怎麼也想不到,2004年夏季奧運,竟然成為他們最大的一場噩夢。而在浪費資源上,里約奧運更可說「後來居上」,奧運過後,里約無力處理奧運場館,索性就地廢棄,這種處理法,也堪稱一絕了。

  總之,舉辦奧運、世足賽等的大型賽會,無論就短期商業利益,或從長期國家發展來看,價值都被過份地吹捧或是誇大。而在不只一個泡沫被戳破的情況下,自然不會再有傻瓜,去擁抱這個財政炸彈。任何事物都脫不了「耕耘收藏」這個道理。一個地方一旦被過度使用,必定要花更多的時間休養生息,這就是為什麼台北市長柯文哲說,台北市在辦了世界大學運動會之後,未來五到六年,都無法再舉辦任何大型賽會。更有甚者,如之前所提到的雅典,在2004年辦了一次奧運之後,十多年了,都還無法恢復。有如此多恐怖的前例,誰還會想傻傻地,去攬這麼個吃力不討好的事上身呢?

更多來自中廣新聞網的文章

中國廣播公司
中國廣播公司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