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獵雷艦案:國艦國造的困局

中國廣播公司 標誌 中國廣播公司 2017/10/24
獵雷艦案:國艦國造的困局 © 中國廣播公司 獵雷艦案:國艦國造的困局

獵雷艦案:國艦國造的困局(繆宇綸製作的新聞專題)

代號「康平專案」的海軍新一代獵雷艦建造計畫,在投標廠商評鑑同分的情況下,慶富造船以抽籤方式擊敗台船,取得這筆350多億元的「國艦國造」指標性標案,當時抽輸的台船還被外界消遣是「奶油桂花手」。不料,慶富得標後風波不斷,首艘艦目前雖然在義大利原廠打造中,但隨即有媒體報導指出,慶富疑似向一家設在香港的公司簽定合約採購聲納,違反不得在大陸、港澳地區採購裝備的合約規定,而慶富採購聲納的公司,在香港並沒有設立分公司,使得這份合約疑雲重重;媒體接著爆料指出,慶富還有大筆款項匯往澳門,加上依照與海軍的合約規定,慶富應該在高雄興達建立廠房,打造後續五艘獵雷艦,預定廠址至今仍是一片空地,以及慶富子公司慶陽負責承造的海科館水族館工程,理應在今年5月完工,現場卻還是工地。不久後便傳出慶富財務困難,向蔡總統喊話要求紓困,否則就會倒閉,要或不要跟慶富解約,讓獵雷艦案另起爐灶,成了海軍的難題。

國防部在向立法院的專案報告中,列出本案未來的四個可能選項,包括繼續由慶富履約、改由其他船廠接手承造、解約,以及全案撤案等,目前仍然依約行事,由於進度落後,海軍已經扣住最近一筆案款,暫時不撥付給慶富,國防部副部長蒲澤春說『目前還沒有達到(解約條件)......(所以這個合約很奇怪,所以他可以不斷、無限制地逾期......)也不是無限制,我剛才跟您報告,有個契約附加條款的第15條,,裡面有九項的規範,任何一項只要達到,我們就可以解約......(這九項當中你認為最可能達到的是哪一項?)我覺得是破產......』

那麼,作為案主的海軍對這四個選項,比較傾向於哪個方案,或是可能會在什麼時候作出決定,海軍司令部計畫處副處長胡嘉聖說『我們在執行過程中,我們要有實際的證據,確鑿的證據可以行使解約,或是裁量的時候,我們會在當下作出最適切的判斷,再採取哪個方案。針對未來的問題,我們很難說哪個時候作決定,現在講何時能夠作決定,現在講什麼決定對我們最有利,我覺得都稍微早了點,當發生的時候,我們一定會斷然作處置......』

慶富接下獵雷艦標案,義大利原廠只負責打造第一艘獵雷艦的載台,戰鬥系統由慶富找美商洛克希德馬丁,以及InterMarine承包,也由慶富取得輸出許可,倘若由其他船廠接手,輸出許可未必有效,恐怕又得重來一遍;如果慶富宣告破產,有意願接手的船廠,還是要解決相同,甚至更複雜的公司法問題,以第一銀行為承辦行的聯貸案,可能就此成為呆帳,最後由全體納稅人埋單;倘若最後決定撤案,則一切歸零,不論是建新船還是升級舊船,都得重新建案,但海軍反水雷戰力空隙還是存在,問題還是沒有解決。

先不論這筆上百億元的聯貸案是否有弊,除了給付海軍的履約保證金,其他資金流向何方,是否真的有可能宣告破產,海軍現在正面臨前進不得、後退無門的窘境。要繼續執行,未必執行的下去,而且期程只有可能往後拖延,還得先解決紓困問題;解約或撤案,問題可能更多,還可能面對漫長的法律訴訟,變成另一個「台電購煤案」,纏訟數十年,虛擲無數司法資源和時間,最後一無所得,現在不上不下的僵局,不只出自律師的建議,也是不得不然的現實。

歸根結柢,「國艦國造」政策在本案面臨嚴厲的挑戰,依照過去光華一號、光華六號,以及沱江艦的建造經驗,國艦國造不是問題,問題在於台灣雖有多家造船廠,但除了台船之外,多數只有打造漁船、遊艇等小型船隻的經驗,而軍艦的構型、隔艙設計和民用船舶完全不同;此外,外界也質疑資本額僅七億元的慶富,吃下352億元的標案,根本就是「小孩玩大車」,但卻可以取得洛馬和InterMarine的輸出許可,可以取得百億元聯貸,要說其間沒有高人指點或協助,只怕難以服眾。展望未來,在國機、國艦國造的政策下,還有660億元的高教機,超過千億元規模,還不知道能不能造出來的潛艦國造,還有多次開標都以流標收場的「鴻運計畫」,「國造」雖是國人期盼的美夢,但更有可能成為無底的夢魘。(圖為打造中的獵雷艦,慶富提供)

更多來自中廣新聞網的文章

中國廣播公司
中國廣播公司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