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獵雷艦案引發海科館BOT交叉違約,台灣促參案推動風險高 背後原因是-----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0/30
© 由 風傳媒 提供

'

行政院長賴清德上月上台後,親自參與「加速推動投資會議」,並且責成相關部會盤點「前瞻基礎建設」,得透過促進民間參與公共建設方式加速推動,然而,由慶富集團承攬的獵雷艦「國艦國造」計畫,竟然同時觸動慶富子公司慶陽公司海科館「生態館」促參案「交叉違約」,由於國內營造商,同時參與多項促參案或重大工程的情況十分普遍,慶富案聯貸銀行成為眾矢之地,已經讓國內金融界心生恐懼,未來恐嚴重衝擊5+2產業相關促參案。

台灣近年促參案件金額持續下滑,每年只剩下不到1000億

台灣近年促參案件金額持續下滑,扁政府時代每年上有2000億元規模,如今每年只剩下不到1000億元,為了鼓勵金融機構投入5+2產業,賴揆要求相關部會盤點前瞻基礎建設,可循促參模式加速推動,金管會為了吸引游資最多的保險業,投入5+2產業相關促參案,也在修訂《保險業資金辦理專案運用公共及社會福利事業投資管理辦法》等資金運用辦法,保險業未來轉投資促參特許事業持股比率,也可望提高。

然而,金融機構參與促參案,提供融資或是投資,不管是在中央或地方,都會面臨政策改變的違約風險,銀行卡在得標廠商與政府之間,成為不折不扣的夾心餅乾。

公股銀行主管表示,「包括大巨蛋在內,銀行當初貸款給得標廠商,都是基於該廠商經過政府促參相關遴選機制審核通過,從支持政府政策角度,提供融資保證,但這幾年下來卻發現,促參案的政治風險很高。」

20160803-遠雄大巨蛋.201608現況場景.(陳明仁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60803-遠雄大巨蛋.201608現況場景.(陳明仁攝)
包括大巨蛋在內,銀行當初貸款給得標廠商,都是基於該廠商經過政府促參相關遴選機制審核通過。(陳明仁攝)

促參案都會訂定風險分擔條款,發生糾紛就會很複雜

事實上,一般政府採購案,得標廠商違約後,政府只要透過重新招標方式,就可以讓工程繼續進行,相對之下,促參案因為標榜政府與民間之間,對等的「公私夥伴關係」,主辦機關與民間機構簽訂投資契約,都會訂定促參案的風險分擔與「施工或經營不善之處置及關係人介入」條款,讓促參案一旦發生糾紛,處理上就變得格外複雜。

根據促參法規定,民間機構發生經營不善或其他重大情事時,債權銀行作為促參關係人,得依據投資合約主張介入權,但對於「情況緊急,遲延即有損害重大公共利益或造成緊急危難之虞時」,又賦予中央目的事業主管機關得令民間機構停止興建或營運之一部或全部,因此,促參法實施迄今,已有部分案件在得標廠商倒閉後,由債權銀行或主辦單位出面善後。

財政部官員表示,教育部承辦中正大學學生宿舍促參案,得標廠商無法履約後,當時債權銀行兆豐銀行,曾主張促參法「介入權」,試圖去找另一家建商接手興建,後來建商認為,該促參案除了興建外,還有後續營運之責,擔心可能入不敷出,要求重新議約遭到教育部拒絕,促參案最後宣告觸礁。

慶富案爆發後,發生「交叉違約」的海科館促參案,在上週五宣告違約後,海科館目前每天處罰得標廠商慶陽10萬元罰鍰,海科館主管表示,一旦累積違約罰款達1000萬元,海科館將正式與慶陽解約,解約時程可能落在12月底。

聯貸銀行主辦行土銀主管表示,海科館等BOT案,銀行配合工程進度,會提供得標廠商融資,「但在建物完成以前,都是無擔保授信」,因此貸款風險相對較高,不過,依據促參法,BOT案在興建期間如果發生違約,聯貸銀行得依據合約中「違約工程計價機制」,主張一定比率的權利,目前土銀等債權銀行,已經在積極思考是否執行促參介入權。

台灣有能力參與促參案的廠商就是那幾家

然而,最麻煩的是,台灣重大公共工程有能力參與促參案的營造廠商,基本上就是檯面上那幾家,以力麒建設為例,從過去承攬南港展覽館、北投纜車、污水處理廠,到最近子公司禾山林綠能公司,取得台中市外埔綠能生態園區標案,跨足廚餘回收發電,未來還將爭取離岸風電工程,每一項促參案都仰賴金融機構的融資。

南港展覽館4樓展場 。(外貿協會).JPG © 由 風傳媒 提供 南港展覽館4樓展場 。(外貿協會).JPG
台灣有能力參與促參案的廠商就是那幾家,包括承攬南港展覽館的力麒。 (外貿協會)

對於慶富「國艦國造」採購案,拖累海科館促參案,《採購法》主管機關行政院工程會表示,政府重大公共工程與勞務採購,針對得標廠商的融資與銀行擔保,工程會有訂定《押標金保證金暨其他擔保作業辦法》等規定。

至於慶富案引發子公司慶陽海科館BOT案「交叉違約」,背後所涉及台灣營造集團之財務槓桿過度擴張問題,主辦機關在重大工程評選得標廠商時,已將廠商提供「財務管理證明」,納為評選加分項目,銀行提供「預付款履約保證」以前,應該審慎考量得標廠商的財務與履約能力,這部分屬於商業機制,工程會無權介入。

不過,銀行業主管表示,民進黨政府在慶富案,當然可以主張「國艦國造」計畫是馬政府時代的「爛攤子」,對慶富發生財務週轉不靈袖手旁觀,但未來類似事件發生在離岸風電等專案融資,相關部會如果都像國防部一樣置身事外,銀行敢借錢或投資促參嗎?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