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獵雷艦案風暴 8年關鍵轉折一次掌握

中央通訊社 標誌中央通訊社 2017/10/30 林孟汝

(中央社記者林孟汝台北30日電)慶富造船引發財務危機及涉詐貸案,案情如滾雪球愈演愈烈,究竟這家原本資本額僅新台幣5.3億元的造船廠,如何打敗台船搶得標案,後續又發生什麼關鍵轉折?來龍去脈一次看懂。

西元2009年1月29日,美國宣布對台軍售案,其中包含兩艘鶚級(Osprey class)獵雷艦,價值1億500萬美元(約新台幣31億元)。

台灣海軍向美國購買的兩艘除役鶚級獵雷艦,在2012年10月底服役,海軍也以國外原廠授權生產方式,打算在台建造6艘新獵雷艦,整個計畫稱為「康平專案」。

依海軍規劃,獵雷艦案採用與歐美廠商合作,與國內船廠組團參與競標,邀集的台灣船廠包括台船、慶富與中信。

最初打算6艘獵雷艦都在台灣本土船廠建造,2012年3月初改為首艘獵雷艦可在國外原廠建造,台灣方面的得標船廠則觀摩與學習技術,帶技術回國內,後續5艘就轉移到台灣建造。

台灣海軍制訂招標規格,主要就是參考購自美國的鶚級獵雷艦。

首艘獵雷艦原定2013年底前完成決標並與船廠簽約,預計2016年完成,2018年完成驗收測試。至於後續5艘準備在2019年起開工,以每2年到3年完成一艘速率,預定在2021年到2024年完成建造並結案。

不過,整項計畫沒如預期順利,2013年12月26日,國造獵雷艦計畫首度開標,僅一家廠商參與,直接流標。

國造獵雷艦案2014年3月27日再次招標,6艘新獵雷艦採購案採用國內最有利標評選制,船廠須整合作戰系統,技術與財務能力門檻高,僅台灣國際造船團隊與慶富團隊參與競標,中信退出。

慶富造船與台灣國際造船將獵雷艦案計畫書2014年9月26日送交國防部,獵雷艦案在先前流標4次後首次完成開標程序。

2014年10月23日,康平專案第2階段新造獵雷艦公布由慶富造船廠以新台幣352億9318萬2000元得標,與慶富合作的義大利Intermarine船廠以先前為芬蘭建造的卡坦帕級(Katanpaa class)為基礎。

原本勝券在握的台船馬失前蹄,在當年度10月29日,以獵雷艦案開標與決標程序「均違反政府採購法」,依法向國防部提救濟,力求翻案。

2014年11月3日,海軍與慶富簽署獵雷艦案合約,慶富繳交17.5億元履約保證金及15.2億元契約生效預付款還款保證。

依軍方與慶富合約規定,全案軍方付款分11期,慶富在向軍方請領前6期合約款時,同時提交等同於當期付款額的還款保證金給國防部;軍方在給付第4期款時,發還慶富第一期的15.2億元還款保證金,之後每期付款以此類推,將還款保證金全數歸還慶富。

這項制度設計就是確保廠商要好好執行軍方合約,並在合約期間維持良好營運與財務

2014年11月起,慶富為籌措國造獵雷艦案所需資金,向一銀、合庫、華銀、台企銀、台銀、土銀、彰銀、農業金庫與中國輸出入銀行等9家金融機構聯合貸款,並由一銀擔任主辦銀行,以2%以上利率貸款205億元。

2015年9月3日,慶富應取得美國、義大利等國官方技術輸出證明文件,但未能完成,要求延期到11月3日,並於10月15日向公共工程委員會提起調解。

2015年10月,慶富董事長陳慶男兒子陳偉志接手擔任獵雷艦專案計畫主持人,並重組專案團隊。

慶富聯貸案於2016年2月4日簽約,最初慶富要求向聯貸銀行團貸款250億元,一銀考慮財務條件問題,只給慶富205億元信貸額度,另外附帶條件包括慶富須在2年內完成增資,將資本額從30億元增加到70億元。

首艘獵雷艦原訂在2016年1月初開工,但輸出許可交付延期,導致期程延後。

2016年3月,海軍司令部給付慶富船廠合約第2期款33億2212萬8000元,首艦於2016年4月1日始於義大利舉行開工典禮;依海軍司令部說明:「首艦因輸出許可交付遲延,致開工時間較計畫期程遞延4個月。」

2016年5月底,慶富與前一任專案執行長簡良鑑的糾紛曝光,簡良鑑同時向台灣高雄地方法院檢察署檢舉,指慶富為取得參與海軍獵雷艦資格,謊稱公司資本額從5億元增資到30億元。外界開始懷疑獵雷艦案是否有佣金存在,及慶富船廠財務狀況。

2016年7月為止,一銀都未撥款給慶富,慶富貸款抵押品就只有獵雷艦案這紙合約,加上首艘獵雷艦位於義大利原廠建造、屬於國軍,沒實質抵押。這種情況遭外界質疑,慶富是否採取金融犯罪手法不實增資,欺騙9大官股行庫聯貸案。

2017年4月14日,傳出慶富違反合約向香港中資廠商採購聲納設備外,慶富詐貸/不實增資案開始連環爆,且慶富頻向澳門匯款而引發的質疑,也引起美國在台協會(AIT)台北辦事處注意,美國國務院根據AIT回報,請美國聯邦調查局(FBI)了解,以了解這些流向澳門資金是否與佣金有關,及是否會損及美國國家利益。

2017年4月26日,國防部副部長李喜明在立法院接受質詢時表示,海軍內部正密集了解執行狀況及慶富情形,但只能針對合約內容要求說明,合約未允許軍方檢視承包公司財務;李喜明表示,他了解銀行在評估先前慶富申請聯貸是否有問題,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也在關心狀況。

2017年8月9日,台灣高雄地方法院檢察署指揮法務部調查局等單位,同步搜索「慶富造船」總部、公司負責人辦公室及住家等14個處所,傳喚陳慶男、陳偉志父子及「獵雷艦」標案相關業務承辦人員共19人到案說明。

10日凌晨4時許,檢方諭令陳慶男父子分別以800萬元、500萬元交保候傳,陳慶男妻子陳盧昭霞、顧問李維峰也各以10萬元、50萬元交保,其餘人等則請回。

2017年10月12日,負責主辦慶富造船聯貸案的第一銀行證實,慶富確實已有2個月未繳利息,銀行團開出兩大條件:一、要求慶富儘速增資,補齊資金缺口,二、提出具體解決方案。

10月26日,慶富案聯貸確定違約,主辦行第一金控旗下第一銀行表示,目前銀行團已撥款154.1億元,由於慶富在一銀的備償存款有29.1億元,如果獵雷艦專案不繼續執行,銀行團最大損失約125億元。

違約案爆發後,行政院長賴清德27日表示,行政院組專案小組,調查國防部招標與第一金控授信程序,該移送就移送、該撤換就撤換,調查務必全面徹底、沒上限。

繼慶富聯貸案違約,慶富造船廠旗下子公司慶陽的9.5億元聯貸案,聯貸主辦行土地銀行也宣告交叉違約,銀行團後續將討論是否實施融資介入權,另找廠商完成海洋科技博物館BOT案。1061030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