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王宗偉觀點:「土地、和平、麵包」俱缺,天然獨為什麼捍衛你?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1/6
© 由 風傳媒 提供

'

今年適逢1917年兩次俄國革命的百年祭,在台灣很少人關注這幾次重大歷史事件,除了幾場新書發表會找不到甚麼特別重要的紀念活動,彷彿完全被台灣人遺忘了一樣。但這兩場革命對於爾後世界上的每一個類似後進國的非共政府,都有非常值得注意的歷史教訓,特別是當這個政府必須要面對,各種民眾不滿的內憂、共產勢力入侵以及其他各種外患,所招致的生存危機時。

今年也剛好是中共建軍90周年,台灣人對這件事的記憶也就是朱日和演兵場上的狠話,以及引述習近平的歷史回顧,嘲弄國民黨在哪都要當反動派。但是在中華民國從誕生到遷台的歷史上,從1911到1949年總共進行了三次革命,因此1917年兩次俄國革命的餘緒對我國特別有啟示的價值。更不用說1927年的中共南昌建軍,直接養成了一支正在與台灣隔海對峙的強大戰爭機器。

中國人民解放軍為慶祝建軍90周年,在內蒙古朱日和基地舉行大閱兵,習近平親自主持(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中國人民解放軍為慶祝建軍90周年,在內蒙古朱日和基地舉行大閱兵,習近平親自主持(AP)
中國人民解放軍為慶祝建軍90周年,在內蒙古朱日和基地舉行大閱兵,習近平親自主持(AP)

在1917年3月8日(俄國傳統儒略曆2月23日)於俄羅斯發生的民主革命,是1927年俄國革命的序幕。其即時結果就是沙皇尼古拉二世被迫遜位,俄羅斯帝國滅亡。革命中沙皇失去權力,而且經過一連串小規模的戰役。繼而統治俄國的臨時政府是資產階級民主主義者與各種社會主義者的政治聯盟,用以謀求政治改革及創造一個以民主選出的行政部門與立憲會議。這個短命的政府一般被以其事實上領袖的大名在歷史上不那麼精準地被通稱為克倫斯基政府,就如同北伐成功後一直到台灣民主化以後的中華民國政府,也都往往因為領袖的姓氏被稱為蔣家政權一樣。當然因為共和革命初期因為資產階級革命者實力的弱小,共產黨則尚不存在;因此比俄國多出現了一個由前清時期身居要職的,幾個漢人文武官員把持政權,通稱為北洋政府的過渡時期。

到了1928年國民政府統一全國,中國共產黨也開始了其武裝革命鬥爭的長期作戰與控制區的經營,國共剛好開始兵鋒交加。從這個角度上來看,如果把十月革命當成像是法國大革命那樣的一場全面性的由人民自發性的起義,顯然是有失準確的。列寧所領導的布爾雪維克,從一開始組建就標誌著是一個由職業革命家組成的政黨。列寧所創造黨所領導下的政治,不但是一種全體參與者受到從上到下嚴密控制,都能夠精確統一行動的鋼鐵集體。為了消滅國內外一切反革命敵人,更建立起黨指揮槍的絕對聽命於黨的強大武力。

因此十月革命從來就不只是只發生西元1917年11月7日(俄國傳統儒略曆10月25日)這一天而已,更致命性的決定紅色政權能否存續的是1918-1920年的俄國內戰。紅色政權面對的反共勢力看似非常龐大,但就像是中國歷史上新舊朝代交接之間的群雄並起情況一樣,多達30幾路的白軍,分散在從遠東到歐俄的遼闊國土上。其政治訴求也差異很大,有的主張民主共和,有人希望沙皇復辟,而無法匯聚成一條統一戰線。這就給了共產紅軍各個擊破的好時機,紅軍迅速發展出了政委制度改造效忠於布爾雪維克的各種武裝,並且將白軍一一擊敗,至1922年時蘇聯成立。

今年適逢俄羅斯「十月革命」一百週年紀念日,大量珍貴黑白照釋出,讓世人得以窺見當時的革命氛圍。(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今年適逢俄羅斯「十月革命」一百週年紀念日,大量珍貴黑白照釋出,讓世人得以窺見當時的革命氛圍。(AP)
今年適逢俄羅斯革命一百週年紀念日,大量珍貴黑白照釋出,讓世人得以窺見當時的革命氛圍。(AP)

這個在內戰中鐵馬金戈血流成河中成長的起來的政府,與其嚴密控制的軍隊一樣的獨裁並且迷信暴力。這是戰爭教會勝利者最重要的生存哲學,就如蔣介石所領導的中國國民黨,與最近剛剛完成重新集權於最高領袖的中國共產黨。布爾雪維克在一個廣土眾民的大國進行居於中心位置的內戰,必須動員各種資源一一消滅處於外線位置,並且有帝國主義外援的各個反共勢力。

這使得內戰留給蘇聯以及後來各個共產盟國的歷史經驗教訓,就是必須要使黨治國的鐵衛紅軍,能夠隨時進行廣正面大縱深的高度機動,同時形成絕對優勢的速度與兵火力優勢於敵人以快打慢,才能戰略上以寡擊眾,戰術上以眾擊寡。在一戰以後的軍事科技,這就意味著必須要在外國先進國家的封鎖下建立起自己的重工業基礎,以建設一支以各種作戰用車輛所組成的機械化或至少摩托化部隊。因此對這些原先都是貧窮落後工業化程度很低的農業國來說,先軍政治與以重工業導向的計畫經濟,就是一道道必須要去翻滾的刀山火海。因此在史達林時期的蘇聯,毛澤東時期的中國與現在的朝鮮,大面積的人造饑荒與民生凋敝,就都是必不可免的災難性過程。

看完共產黨迷信暴力的性格組成緣由以後,回過來認識我們自己,介於帝制與共產之間歷史階段的中華民國,雖然國祚比短命的克倫斯基政府長很多,但是可能避免克倫斯基政府最終潰敗的命運嗎?

1949年內戰的結局,已經使得中華民國在中國大陸的命運,準確無誤地複製了俄國克倫斯基政府與其後30幾個白軍勢力的結局。但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直到今日仍在面對共產黨勢力入侵的威脅,我們又該從克倫斯基倉皇出逃的腳印上找到甚麼歷史教訓引以為鑑呢?

1917年俄國革命響徹雲霄的口號「土地、和平、麵包」,這表徵人民對曠日持久戰爭的厭倦,渴望擁有自己的土地,並且發展經濟過好日子。羅曼諾夫王朝因為無法回應這樣的訴求而迅速在2月革命中被推翻,繼任的兩個資產階級聯合政府也都無法滿足其中任何一個訴求。他們因為可笑的國際義務繼續堅持對德國與奧匈帝國的作戰,哪怕是3年大戰已經使得俄國民窮財盡,數百萬俄國大好青年非死即俘。更不用說俄國農民所渴求的分配土地與發展經濟,也更不可能在這種情況下實施民主政治。於是7個多月在內憂外患中的混亂,只等來十月革命一聲砲響,給臨時政府乃至於整個俄國的民主憲政送來了滅亡。

今年適逢俄羅斯「十月革命」一百周年紀念日,大量珍貴黑白照釋出,讓世人得以窺見當時的革命氛圍,沙皇尼古拉二世全家。(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今年適逢俄羅斯「十月革命」一百周年紀念日,大量珍貴黑白照釋出,讓世人得以窺見當時的革命氛圍,沙皇尼古拉二世全家。(AP)
今年適逢俄羅斯革命一百週年紀念日,大量珍貴黑白照釋出,讓世人得以窺見當時的革命氛圍。(AP)

相形之下卻很少有人記得的是,就在十月革命過去約整整一年以後,1918年11月3日,在馬克斯的故鄉德國北部基爾港爆發的8萬水兵起義。1918年10月25 日,德意志帝國海軍司令部下令基爾港的德國公海艦隊出海同英軍作戰,要不就「光榮地戰勝」,若失敗就「光榮地沉沒」。由於英德雙方此時海上的優劣態勢十分明顯,基爾港不願意白白送死的德國海軍官兵們拒絕起錨,並把軍艦熄火甚至自沉。在當局逮捕鎮壓抗命軍人下矛盾激化,反戰的士兵與同樣不願繼續戰爭的當地工人與市民迅速聯合,建立了全德國第一個工兵代表蘇維埃,幾乎跟俄國共產革命是一模一樣,要求「土地、和平、麵包」的德國版十月革命由此爆發。這是德國十一月革命的起點,同時也導致德國被迫宣布停戰,帝國解體與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

1918年末也爆發基層部隊兵變,並且開始蘇維埃化火速延燒到全國各地的德國,與俄國十月革命之所以走上不同結局,究竟差異在哪?主要因為此時德國已經有了運作幾十年的社會民主黨,乃至於俾斯麥執政時期創設良好的勞工保護法令與行政訴訟制度,客觀上創造了官民矛盾可能和平解決的社會環境。

而德皇威廉二世這個戰爭狂人在他的王朝快要完蛋時,終於作對了一件事。他迅速任命社會民主黨的國會議員組織新的內閣,各個產生民變與各個蘇維埃革命的地方,也都立刻有社會民主黨的國會議員前往安撫革命群眾。爆發水兵兵變的火源基爾,當地所組成的革命臨時政府,甚至在社會民主黨的政治家趕到後,在幾天內就同意將權力移交給社會民主黨人。

社會民主黨在德國革命後組成了臨時政府,一面勸說德皇威廉二世退位出走,使得這位公子哥沒保住皇位至少還保住了腦袋,挑起一戰這樣一場天大的禍事還能安享餘年,而未遭到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全家慘死的悲戚下場。一面安撫德國的革命群眾。保證他們的一切訴求都會得到滿足,只是社會改革必須是和平不流血的。由於社會民主黨平時的表現就深得德國民眾的信任,一戰後德國的命運迥異於腥風血雨俄國共產革命。原先一觸即發的緊張局面頓時煙消雲散,皇帝退位出國流亡,群眾回家照常生活。在帝國瓦解後的臨時政府穩定住了整個社會,平安地把國家撐過大戰結束,過渡到了威瑪共和。這就一舉改寫了歷史,保住德國在一戰後免於蘇維埃化,而未成為歷史上的第二個共產國家。

今年適逢俄羅斯「十月革命」一百週年紀念日,大量珍貴黑白照釋出,讓世人得以窺見當時的革命氛圍,沙皇尼古拉二世。(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今年適逢俄羅斯「十月革命」一百週年紀念日,大量珍貴黑白照釋出,讓世人得以窺見當時的革命氛圍,沙皇尼古拉二世。(AP)
今年適逢俄羅斯革命一百週年紀念日,大量珍貴黑白照釋出,讓世人得以窺見當時的革命氛圍。圖為末代沙皇。(AP)

1917-1918年德俄這兩個相隔一年內不同版本的革命故事,可以給我們太多太多的歷史教訓。「土地、和平、麵包」的呼聲響徹雲霄,不也在叩問著當代的台灣社會嗎?

面積有限的台灣島上該如何分配土地資源,以供應平民大眾生存需要,而不該成為財團集中財富的工具,早就是全民共識了。

不能僵固死守國族意識形態,以及風雲莫測的國際局勢幻想有利於己。與區域強權在該妥協時有妥協的餘地,以尋找最有利於己的條件,創造和平穩定的外部環境,好整理內政持續推動改革,也應該是基本常識。

在創新中尋求成長發展經濟,並且給予勞動者合理的薪資生存條件與勞動環境,充分有效的休息時間。使得經濟發展不但能豐富人民的物質生活,也使得社會上的財富能夠合理分配為全民共享,更是我國朝野政黨不分顏色至少在紙面上都承諾的條件。

就讓「土地、和平、麵包」也成為今後台灣每一個執政者面前的紀念碑吧!不能滿足這樣基本生存要素的政治集團,有甚麼理由要求人民在共產黨勢力強力入侵時保衛國家呢?假如執政者對於「土地、和平、麵包(經濟)」連一樣都給不了你的人民,就不用幻想有甚麼天然獨世代還會保證用生命與鮮血捍衛支持你了,蘇維埃的烏雲就會徘徊不去。克倫斯基客死異域的幽靈正在向你們招手呢!你們看到了嗎?

*作者為台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博士生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