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王宗偉觀點:台式轉型正義之死─蘇治芬與蔣萬安在關鍵時刻的選擇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2/5
© 由 風傳媒 提供

'

民進黨全面執政,總算也享受到了多數暴力的甜美滋味。12月4日晚上22點15分,就像過去台灣地方選舉時總會適時發生的奇蹟,在莫名其妙的斷電情況下,民進黨就這樣趁亂把勞基法改惡的草案包裹表決送出了委員會,院外聚集奮戰一天的抗議群眾只得帶著滿身疲累,垂頭喪氣地回家。

讓我們回顧一下這一天白天發生的事情,人民給執政者的絕對多數,原來不是要來好好講道理,是用來扛人的。本周審查勞基法民進黨又輪到自己人當召委,這回比11月時兇狠多了。有異音一律扛出去就好!扛完徐永明,再扛高潞以用,最後這次連站神明星蔣萬安也不得免,也被扛出去了!

為了要在12月4日完成勞基法修法出委員會,民進黨為了要讓議事繼續進行,由陳明文委員口頭指揮,蘇治芬、黃秀芳、吳玉琴、何欣純四委員,共同合力將堅持要一直發言的時代力量立委高潞·以用,架出會議室。

2017年2月4日這天,在立法院這個小小的委員會會議室裡。當蘇治芬也去扛人,當蔣萬安也被扛走,對當代還活著的台灣人來說,民進黨上台後所高舉的所謂轉型正義走到這裡,就算徹底死了了。

在台灣當國民黨高官的後人真麻煩,像連勝文這樣一直玩一直玩不行,都當上立委了,順應民情主持正義也不行。11月23日國民黨立委蔣萬安以130分鐘發言,擋住了勞基法改惡法案出委員會以後,令許多人感到意外。

這一天在場外帶領群眾喊著蔣萬安撐下去的工運領袖,也立刻遭遇了持台獨立場的社運同志嚴詞批評,就有人認為社運人士寧可餓死,也不可在任何情況下失節支持萬惡的國民黨。

對於獨裁者後代如此為民喉舌,覺醒青年領袖苗博雅頗為不滿,指責蔣萬安的血統不正確,在轉型正義問題上交白卷,不夠為他家長輩的惡行懺悔。他在臉書上說:「面對真相,坦然承擔責任,是獨裁者後代從事公共事務的基本關卡。」

20171202鄭性澤的夜市人生於寧夏夜市-苗博雅(謝孟穎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1202鄭性澤的夜市人生於寧夏夜市-苗博雅(謝孟穎攝)
「覺醒青年領袖苗博雅頗為不滿,指責蔣萬安的血統不正確,在轉型正義問題上交白卷,不夠為他家長輩的惡行懺悔。」(資料照,謝孟穎攝)

但沒有人聽懂的是,在此根本不見於憲法的參政權門檻,所謂「坦然承擔責任,是…基本關卡。」是什麼意思?

倘若按照以上這種偉大邏輯,以後隔壁房屋失火蔣萬安不可以去救火,路上有人車禍蔣萬安不可以去救人,因為這都可稱為從事公共事務。而現在因為蔣委員不夠面對真相,坦然承擔責任,在覺青眼中通不過這個基本關卡。

當然蔣萬安跟每一個當下的台灣人民一樣,都需要面對過去歷史的真相,這是毫無疑問的。有人在此時堅持提醒大家,蔣萬安是獨裁者的後代。那麼蔣萬安應該要為這些在他嬰幼兒時,甚至出生前發生的悲劇,具體負什麼責任?這是道義責任還是法律責任?誰有權力這樣要求他?

稍微有一點法律程度的人,應該都知道,早在2010年以後我國民法的繼承編,就已經全面採取有限責任限定繼承的法制,父債子償已經過去。但是在政治權力的疆域中,還是可以此道鬥爭政敵。

又有人說蔣萬安現在的職務地位是享受了獨裁者庇蔭好處,所以應負連帶責任。認為「蔣萬安利用了蔣家血脈作為從政的資本,是子孫繼續利用蔣家在政壇的影響力跟勢力,這一點無庸置疑。」可是這位作者的中國近代史程度確實十分令人置疑,毛人鳳是中國近代史上不分立場研究者公認的特務殺人魔,蔣經國不論是在贛南主政建置的青年幹部團隊,在上海打虎拉起的勘亂建國大隊,匯聚的青年追隨者之眾多精銳,又有哪一點是毛人鳳可以企及的?

在1950年代風雨飄搖的中國國民黨遷台集團,有人在動員情緒政治的修為上能超過留蘇13年的蔣經國嗎?用幹練的蔣經國取代也是毛福梅遠親的毛人鳳,有什麼問題?

如果真有這種靠長輩就要為長輩負責事理邏輯的話,民進黨現在一堆享受長輩照顧的政二代上場,包含某位在媽媽肚子裡就開始學問政的偉人,她們難道不更該為該黨現在的執政失敗與蠻橫負連帶責任嗎?自己也知道這是全台灣甚至東方社會共通的現象,獨責於蔣萬安有何意義?

這位作者又抱怨老蔣,小蔣的統治造成的傷亡,冤案,政治冷感和洗腦,文化詮釋等傷害非比尋常,可是怎麼又沒有看到老蔣在台灣歷史上無可替代的土地改革,小蔣給台灣留下高瞻遠矚的科學園區呢?

小蔣執政期間光創立一個新竹科學園區,就能吊打身後所有的執政者,是小蔣一手將台灣推往世界經濟地位的高峰,台獨民主化人士絕口不提此事。

這位作者既然還身兼台聯東南亞知識組組長,對於台聯先前發表過的歧視越配的言論要不要也順便負一點責任呢?都已經也把台聯東南亞知識組當成您的一項資歷來源,按照您宣稱的權力邏輯,不該為這件醜事連帶負責嗎?

更何況就算把蔣萬安抓來當成祭品千刀萬剮,代替他的祖上給受難者報復用,白色恐怖的死者也不會復活。可是如果現在能及時阻止改惡的勞基法草案三讀通過,就可以挽救當下還活著的勞工免於過勞死。

打個比較極端一點的比方,假如今天連勝文開著豪華房車出去兜風時,看到有人路倒了,他立刻停車抱起這個陌生人,火速將之送醫。不論此人是否得回生天,社會大眾多半會嘉獎連勝文的見義勇為。在厚道的台灣社會,絕不會有人此時要求趁機一併清查,這部豪華房車是不是靠爸用不當黨產買來的,因為這顯然是不近人情的。

政治人物權力來源的性質與得到權力以後如何運用,是造福還是危害社會,後者永遠比前者更關連到國家與人民的根本利益,也更才是一般小老百姓應該關注的重點。

雖然在委員會沒有擋住改惡法案,但卻跟時代力量兩委員一起被民進黨拖下去的蔣萬安,其實現在開始就已經可以昂首挺胸的宣告,他祖輩當年欠那一代台灣人的,他現在來還給當代的台灣人民。假如現在蔣萬安尚且還的不夠,沒關係,在爾後悠長的歲月中,他還有很多的時間與機會為台灣人民做出更大的貢獻。

當獨裁者蔣氏父子的後代,在立法院為21世紀的台灣勞動者基本權益高聲疾呼,而從立法院的發言台上被拖走,從而雖敗猶榮地開始改寫歷史。在這個震撼人心的日子,同一時間空間當然也要一起檢查一下,當年蔣家王朝統治下慘遭迫害,一度被判死刑的戒嚴時期台灣民主英雄蘇東啟先生,他的後代這一天又在幹嘛。

20171204-時代力量立委高潞‧以用4日於立院衛環與經濟委員會,審查勞基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發言後,遭民進黨女性委員強行架離。(顏麟宇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1204-時代力量立委高潞‧以用4日於立院衛環與經濟委員會,審查勞基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發言後,遭民進黨女性委員強行架離。(顏麟宇攝)
時代力量立委高潞‧以用4日於立院衛環與經濟委員會,審查勞基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發言後,遭民進黨女性委員蘇治芬......等人強行架離。(顏麟宇攝)

蘇治芬委員本周一勇敢服從黨意,把一位原住民女性在野黨委員從發言台拖下去的場景,假如尊翁在九泉下有知,他老人家又將會如何評價您今日的行為呢?蘇委員今日甘為政權鷹犬,站在廣大勞工的對立面上,以肢體動作壓制異議者的表達意見。他日可有面目與尊翁相逢於九泉?

獨裁者的後代在發言台上使盡吃奶力氣爭取勞動者權益,民運英雄的兒女卻對院外馬路上的人民吶喊充而不聞,這才是對台版民主政治的天罰。

有位網友在臉書上對此事的評論說得好,「蔣萬安自己從未殺過人,可是支持這個修惡法案通過的立委,每個人手上都沾著過勞死者的鮮血。」

就在本周史上最狂勞基法修惡法案,因為民進黨委員輪值召委而又闖關通過前夕,悲慘的故事又傳來。就在過勞死的重災行業,北醫大附醫一名護理師疑因心肌梗塞發作,日前於宿舍猝死,從該員11月份的班表來看,上大小夜班加實習,一共連上13天班。醫院方面雖證實有醫護人員猝死,但強調班表正常,沒有過勞問題。但班表曝光後,證實該護理師三天休假被「實習塞滿」,根本沒有真的休息到。

這位犧牲的護理師現在情況很可能會符合,兩周前某位挺英企業主的名言,在台灣幾乎沒有員工過勞死,「有的話一定是他們本來就有病。」

而此處情節異常悲慘的是,因為出事時適逢周末,這位以救人為職志的年輕醫護工作者在醫院的宿舍倒下時,她救不了自己,身旁也沒有人能救她。當她後來被發現時,身上都出現屍斑了。

種種跡象表明,目前在台灣過勞殺人是現在式,白色恐怖是過去式。如果放任此次異常殘酷的修惡勞基法三讀通過,那麼「班表正常,沒有過勞問題,出事是因為自己本來有病」,就將會是一堆無良公司剝削員工到過勞死的經典卸責話術。由此過勞死的舉證責任門檻將會高到全國大多數的勞工與家屬無法負擔,即使能找回真相,對逝者何益?

當這位過勞護理師屍骨未寒之際,現在就是火場烈焰肆虐,有人生死俄頃的時候。有人想把一個有能力救人救火的政治人物堵在外面,只因為他是獨裁者的後代,只因為他不夠用力地當眾鞭打自己的已逝長輩,那現在到底誰才是過勞死的殺人兇手,誰又是幫兇呢?

從蘇治芬與蔣萬安在12月4日這天關鍵時刻的選擇看來,區分政治人物是獨裁者或民主英雄的後代,對當代台灣社會毫無任何實益。從這一天起台灣人民都要看清楚,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不必牽拖先人。誰在繼續主張血統正確論,誰就是新獨裁者與資本家合謀虐死勞工的幫兇。

新的月份來了,不可避免的勞基法修惡法案以極不光明的方式很快出委員會了。廣大勞動者又必須指望蔣萬安與所有在野黨的委員,以及像林淑芬這樣尚未向魔鬼出賣自己靈魂的民進黨立委聯手,努力在院會擋住這個殺人法案了。如果都到此時了,過勞的人們連一聲「蔣萬安,加油」都還喊不出口,那之後也都無須再為二二八與白色恐怖的受難者流淚了,留著眼淚哭自己吧。

*作者為台大國發所博士生 律師考試及格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