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王希:1985不是鴿派 糾察防守範圍不大

新頭殼 標誌 新頭殼 2014/4/18 林朝億
公民1985行動聯盟發言人王希18日受訪時表示���太陽花學運糾察動線是他們建議的;但很多地方的糾察卻是另外一個系統。圖:林朝億/攝 © 林朝億-攝 公民1985行動聯盟發言人王希18日受訪時表示���太陽花學運糾察動線是他們建議的;但很多地方的糾察卻是另外一個系統。圖:林朝億/攝

4月10日,延續24天的太陽花學運落幕。其間,公民1985行動聯盟規劃的醫療動線與糾察隊,引發正反不同爭議。也有人把糾察動線直接連結到「鴿派」身上。對此,聯盟發言人王希今(18)日強調,他們10幾個幹部也是第1批衝進立院的人,怎麼會是鴿派?而1985糾察動線防守的範圍並沒有很大。他開玩笑說,這次糾察隊好像都在cosplay 1985一樣,但其實並沒有關連。

太陽花學運餘波蕩漾,在過程中,團體內也出現一些爭議。其中,除了要不要繼續攻佔其他政府機關外,由公民1985行動聯盟創立的糾察線與醫療動線,在運動初期也成為爭辯議題之一。

對此,王希說明,公民1985聯盟基本是個扁平化組織,組織的邊界並不明顯,如果有時間,多付出點,自然就會扛下較多職務;他們透過2個臉書社團運作;第1個約有2、3百人;第2個是工作性質,人數較少。2週1次例會,透過skype或線上文字交換意見;除非要辦活動才會有比較密集的見面。

去年10月10日,他們升起公民旗,卻把國民兩黨的黨旗降半旗。對此,王希表示,他們當然希望在藍綠兩黨外,會有另一股政治勢力出線,但不會是1985;他們希望永遠成為公民社會一份子,監督政府官員與代議士;如果1985跳下去選舉,就會跟監督者角色混亂,未來如果有伙伴要選舉,就得離開這個團體。

對於所謂「鷹派」、「鴿派」的爭議,王希表示,3/18晚間學生攻佔立法院議場,1985參與規劃,也有十幾個幹部衝進去。他說,如果1985是所謂「鴿派」,當天就不會衝了。

至於糾察線的規劃,王希表示,是1985建立的,1985的糾察志工約2、300人;因為衝進去後,那前2、3天,民眾湧現後,現場很混亂,連場控的人都沒有,大家就開始分配工作。其中,去年803與10月2場活動發現,1985在糾察議題上較有經驗,就由1985來負責。

王希表示,到了3/21,部分中南部學生也出來,但進不去議場;所以,NGO有共識,就是把青島東會場讓給學生,NGO僅負責濟南場合。3/20晚上,學生就表示,他們可以接下部分糾察工作。到了3/21,認為如果學生可以的話,他們就可以全部交給學生,原本規劃下午6時就把讓給社科院學生,但延到晚上12時才完成交接。

但經歷3/23、3/24佔領行政院事件後,王希表示,社科院學生又接不下來,所以,才由NGO全面接管。這時1985負責的僅是濟南場部分。也有聽到對於對糾察動線的不滿。但1985其實僅負責青島東路的議場內與立院圍牆邊的動線。更外圍的糾察動線,其實並非是1985負責,而是民眾另組的糾察系統。

王希表示,在3/23之前,確實有聽到學生團體出現不同路線的爭議。3/21就有聽到學生們想要衝不同的地方,到了3/23傍晚確定,社科院學生已經確定當晚要衝行政院。當時,NGO認為,這是學生的自發性行為,如果他們要去做,就自己去做。豈知,當晚,卻發生在青島東路的場子裡,有人呼籲把群眾帶到政院的事件。即便到現在,他也不知道到底青島東路是誰呼籲大家去政院的。

對此,王希則質疑,在運動倫理上,這是有問題的。因為,帶頭的人有義務跟大家講清楚,去了會發生什麼事;大家願意跟你去,去了之後,帶頭者也要負責。

學生於3/18日佔領議場後,到了3/21當晚,聚集的人越來越多,不少支持者被糾察催著「向前走、不要停下來」,繞了一圈,找不到任何空位坐下,反而又被擠出來。造成不少抱怨。也有人質疑,太過守秩序的運動,會被馴化,是沒有衝擊能量的。

對此,王希表示,他們一切配合運動的節奏,不一定得要怎麼樣。畢竟,不可能24天都永遠保持亢奮。他們也擔心馴化現象,所以,現場幹部都不會要求民眾一定要做什麼事情;1985對於糾察的角色,比較像服務台一樣,從來不去管人的。但反而是許多自發性群眾,擔任起糾察後,「好像小學當風紀股長後,很愛去管人」。

王希表示,他們最近也在討論,是不是1985來辦個研討會,議題就設定為運動中的糾察系統與醫療通道的範圍形式,或是一場大型的運動糾察志工該扮演的是什麼角色。

更多來自新頭殼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