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由防空部復編空軍 看建軍方向困境

中國廣播公司 標誌 中國廣播公司 2017/10/25
由防空部復編空軍 看建軍方向困境 © 中國廣播公司 由防空部復編空軍 看建軍方向困境

由防空部復編空軍 看建軍方向困境(李人岳製作的專題報導)

主管中高空空防的防空飛彈部隊,今年3月再次由參謀本部移編空軍,並且進一步合併空軍原有的機場防砲部隊,9月1日正式編成空軍中將編階的「空軍防空暨飛彈指揮部」,統轄包括「愛國者」、「天弓」和鷹式等各型飛彈以及負責機場防空的天兵系統、三五快砲等各部隊。空軍司令沈一鳴表示,復編防空飛彈指揮部是根據「防衛固守、重層嚇阻」的戰略指導,整合防砲和飛彈部隊,達到指揮管制一元化。沈一鳴:『國防部依據「防衛固守,重層嚇阻」的戰略指導,防砲部隊、飛彈部隊是國軍捍衛領空、確保台海安全非常重要的戰力單位,予以整合以遂行後續的聯合防空作戰。』

國軍從民國40年代接受美援「勝利女神-力士」起建立防空飛彈部隊,當年美國根據陸軍高射砲兵的建軍傳統由陸軍操作這類中高空、長射程防空飛彈,在全盤美援的時代,自然也由陸軍來接收這批裝備。另一方面,空軍早在抗戰前建立防空砲兵部隊,遷台後長期擔任機場、要地的警衛與低空防空任務。民國93年國軍「精進案」將各飛彈部隊合併為隸屬參謀本部的「飛彈司令部」,不過95年就將防空飛彈和陸基制海反艦飛彈改編入空軍與海軍,僅留下傳聞中的具有戰略打擊意義的「雄二E」巡弋飛彈。又過幾年,101年又將防空飛彈移交參謀本部編成「防空飛彈指揮部」,106年3月第二次移編空軍,換言止,原本在陸軍建立的防空飛彈部隊已經是「二進二出」參謀本部和空軍。

飛彈部隊不斷「換老闆」的歷史,也說明了國軍近年來不斷組織整併甚至改隸軍種的過程,不免也令外界質疑,不斷經歷這樣的組織變動,對於部隊運作、人事升遷會不會造成不利影響?當兵時就在空軍防砲部隊服役的軍事連線雜誌主編陳維浩指出,空軍對於防空作戰早就劃分戰機、長程飛彈、短程飛彈和火砲等不同空層的分工,早年無論是空軍戰機或陸軍防空飛彈,都同時接受空軍作戰司令部作戰中心的情資,並且接受統一調度指揮,所以其實在做戰上,由陸軍到空軍的差異其實並沒有那麼大。陳維浩:『陸軍在很早的時候就有負責飛彈指揮的人員配置在空軍,並沒有大家想像的一刀切,兩邊互不相屬,就作戰指揮上因為採用同一套空防情資的來源,甚至在接戰的過程中也是在作指中心負責目標的協調分配,由在空機和遠程飛彈共同進行接戰....』

然而,陳維浩擔憂,防空飛彈部隊在陸軍時代,雖然並非步、戰、砲等主戰兵科,但可說是陸軍「科技含量」最高的兵科之一,享有人才、技術的優先地位,然而到了以飛行部隊為主流的空軍,卻可能淪為建軍投資順位的後段班。陳維浩:『一但進了空軍的話,不管是武器裝備或人力素質,優先的方向當然是以戰機為主,在各型戰機和軍機之後才是地面部隊,可是我們現在的飛彈剛好面臨了武器換裝甚至加入彈道飛彈防禦任務的階段,當然更需要著重投資,那這些對空軍來講絕不會比戰機等武器裝備的更新優先。』。陳維浩並且進一步指出,防空飛彈指揮部很重要的任務是彈道飛彈防禦,這種作戰的思維、佈署其實和傳統的防空作戰有相當大差異,具有一定的專業性,換言之,專司飛彈防禦的「愛國者三型」飛彈的部署運用,就不同於愛國者二型或天弓系列。但是陳維浩擔憂,軍方包括空軍對於彈道飛彈防禦的認識其實有限陳維浩:『現在的防空部隊不只是只有附屬在空軍的防空裡面,它有個很重要的東西是彈道飛彈防禦,飛彈防禦在其他國家如美國或日本是專門建軍的領域,它的武器裝備和作戰是沒辦法和一般防空作戰相提並論,雖然(愛國者三型)使用的系統和愛國者二型是相通的,可問題是愛三的武器的特殊性也就是它代表的彈道飛彈防禦的價值其實沒辦法被強調出來。』

和飛彈部隊有類似處境的,就是以P-3反潛機為主力的空軍定翼反潛機部隊,也在空軍和海軍之間進進出出。陳維浩指出,其實各國對於陸基反潛機的歸屬受各自歷史發展和地理環境所影響,例如美國海軍的歷史悠久、規模龐大,反潛機屬於全球海權競逐的一環。但是對大部分歐洲國家和大英國協而言,大型反潛機既然使用陸上基地設施巡弋國土周圍海域,運用上自然是歸空軍管理。中華民國由於反潛機的建軍時間短,籌建時又受到駐台美軍海空軍之間的本位主義影響,因此出現「前艙空軍、後艙海軍」的現象,從一開始就無法明確定位,因此注定在兩個軍種間流浪。陳維浩:『就空軍來講,不要說反潛,甚至連反水面作戰這些概念對它來講都是比較邊際性的,優先還是取得空防、對地支援、對地炸射....尤其反潛又是在海軍作戰中很特殊的項目,對空軍來說對這塊幾乎是不關心的....放在海軍又會變成是孤兒,海軍還是以艦艇為主,艦載飛行部隊(直升機)都已經算是很小眾了,那陸基(定翼機)還要再花資源訓練飛行員,不上艦也不上船,很多國家其實沒辦法理解怎麼會有這樣的情況?』

陳維浩指出,各種部隊的歸屬與發展,有時受到歷史傳統所影響,否則就應該由完整的建軍思想與方向來指導。無論是飛彈部隊、反潛機部隊或日前為了移編問題也登上媒體版面的無人機部隊,一直變動的部隊代表不確定性,也就是軍隊對武器的運用一直無法找到定性。從更深遠的層次解讀,國軍從90年代至今短短十多年間的組織整併幅度實在太大,每一次變動都涉及各方對資源和人事升遷的角力,雖然這是每個國家都會有的現象,所有變動終究會有個各方可接受結果,但卻不一定有利於聯合防衛作戰的整體思考。面對各種新武器系統的不斷出現,國軍的組織和戰略思想能否跟得上變化?是必須嚴肅面對的問題。

更多來自中廣新聞網的文章

中國廣播公司
中國廣播公司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