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直擊!矽谷獨角獸靠作弊獲利真相

商業周刊  標誌 商業周刊 2017/7/6 整理者:編輯處

我以為科技公司從偉大發明開始。在蘋果,賈伯斯和渥茲尼克打造出一部個人電腦;布林和佩吉創造一套搜尋引擎。先有工程,銷售才伴隨而來。

但HubSpot做法相反。它最早聘雇銷售主管和行銷主管。即使不確定要生產哪種產品,先從銷售起家,再去找產品。

「你不會因為發明某種偉大技術就獲得回報,再也不可能了。」我的朋友這麼說。他從一九八○年代就一直在科技業工作,曾是投資銀行家,現在擔任新創公司顧問。「最重要的是商業模式。市場出資讓你成立快速擴張規模的公司,不必有獲利,變大就對了。」

HubSpot就是這麼做的。這家公司技術不突出,但看看它的營收成長!難怪創投注資,並相信HubSpot能IPO。

靠派對、假福利
讓年輕人甘願做低薪工作

這也是HubSpot大量雇用年輕人的原因,為的是迎合投資人喜好:一大群年輕人盡情狂歡,高談闊論改變世界。他們吃這一套。另一個原因是工資低廉。HubSpot虧損卻擁有眾多員工,方法就是雇用社會新鮮人,給他們免費啤酒和足球桌檯,把辦公室布置得像兄弟會宿舍,舉辦派對。

你還可以告訴員工他們有多特別,他們有超凡的能力,所以必須肩負改變世界的重責大任。你還掰出一套文化守則,談論如何創造可愛的公司,再用發財的夢想吊大家胃口。

這個新職場的一切,從誇張的裝潢、改變世界的高調、英雄的神話旅程,到不是福利的福利──所有東西的存在都只為一個理由,就是壓低勞力成本,讓投資人的報酬最大化。

這種資本主義的不同之處在於科技公司懂得把壞事掰成好事。HubSpot提供無限期的休假,並大肆宣揚這項福利。真相是這個政策能為公司省錢。當企業使用傳統休假制時,法律規定公司必須提撥準備金,以支付積欠員工休假日的薪水。等到員工辭職或被開除時,雇主必須按員工累積的休假日折現。但如果企業沒有休假制度,公司就不必提撥準備金,更棒的是,還能開除員工而不必按應計休假時間給錢。

為什麼科技公司這麼著迷於削減成本?看財報就知道。現今許多科技公司連年虧損,甚至掛牌上市後也一樣。因此,他們必須經常壓低成本。

公司虧損沒關係
大肆炒作,吸引散戶投資

一個更有趣的問題是,為什麼這麼多虧錢的公司還能繼續經營?這似乎是很古怪的商業模式。創辦企業的目的就是為了有利可圖──至少過去是這樣。到了一九九○年代第一波達康泡沫期間,情況開始改變,矽谷孕育出新品種公司,這些公司可以連年虧損,甚至根本不曾獲利,卻還是能替公司創辦人與投資人帶來鉅富。

創投資本家挹注一家公司幾百萬美元,這家公司利用部分資金編寫出一個「最小可行產品」,然後花大錢吸收客戶,採用的方法是雇用業務代表、行銷、公關人員、舉辦熱鬧的會議和大肆炒作。公司虧損不斷擴大,但營收數字攀升。基本上這家公司是買一美元的鈔票,然後以七十五美分出售,但這無所謂,因為散戶投資人只關心營收成長率。他們被灌輸只要公司成長得夠大、夠快,獲利終究會出現。

二○一五年夏天我和一位知名的矽谷創業家派特談話,他是一家私人公司執行長,也是一個天使投資人。我們談到私人公司估值大幅飆升,一夕間矽谷充滿了獨角獸公司。據《財星》報導,現在約有一百四十五隻獨角獸,幾乎是七個月前的兩倍。

「你知道誰會受傷,對吧?」派特問。

「我不知道,是創投資本家嗎?」我問。

「當然不是!投資人受到保護。」派特解釋,以高得離譜的價位投資在後階段新創企業的基金,會要求並得到稱作棘齒(ratchet)的保證,即新創公司承諾如果掛牌上市時的價格低於私募投資人投資的價位,就必須分給他們更多股票做為補償。有些投資人甚至獲得至少二○%的投資保證。除非出現市場大崩盤,投資人根本不可能虧錢。他們承擔的風險幾乎是零。

創辦人也變賣股票,賺進大把現金。Groupon在IPO前的最後一輪私募中籌得十一億美元,但只有一小部分錢流入公司,據報導多達九.四六億美元流入把出售個人持股給創投資本家的內部人口袋。

「所以創辦人很安全,他們在私募階段以高估值賣出持股。」派特說:「他們在這個時候就把錢拿走,而不是等到IPO。所以受傷的是誰?」

我說我不確定。

「老天,笨。是員工!」

創投注資越多
員工倒楣可能性就越高

派特解釋,員工薪酬一部分是股票選擇權,選擇權履約價是以選擇權發放時公司的估值計算。如果你後期才進公司,你的履約價可能很高。如果公司以較低估值掛牌上市,員工的選擇權可能會一文不值。

許多獨角獸公司肯定會碰上這種狀況,派特說。每當有後期投資者進來,以更離譜的估值投資公司時,以較低估值上市就越可能發生。派特說:「員工倒楣的可能性就越高。」

聽到科技業員工抱怨他們的公司上市卻沒讓他們變成百萬富翁,可能難以令人感到同情。這取決於你的觀點,以及你把選擇權視為紅利──潛在的意外之財──或薪酬的一部分。新創公司的員工往往放棄一部分薪水以交換股票選擇權,並把選擇權視為薪資的一部分。但現在有人發現,他們拿到的是大富翁遊戲的鈔票。好嘲諷的人也許會說,這要怪他們自己,他們冒險加入新創公司,結果失敗了。問題是這些風險分攤並不平均,企業高層在這場遊戲靠作弊獲利。

不僅如此,創投資本家和創辦人知道自己做了什麼,而且毫不在乎。「我想應該沒有創辦人會蓄意想傷害員工。」派特說:「但另一方面,既然你的朋友都這麼做,其他執行長也這麼做,所以你也就做了。」

「他們難道不覺得愧疚嗎?」我問:「他們必須進公司和員工面對面,對吧?他們是怎麼辦到的?」

派特深吸一口氣。「我在矽谷很久了,據我所知,這裡沒有人對他們的作為有一絲愧疚。我的觀察是,這些傢伙自認很有道德感。他們強烈認為自己是誠實的經營事業。他們相信自己是世界上最有道德的人。但他們不是。」

這些人宣稱會把世界變得更美好。他們確實在這麼做,只不過是為他們自己。


∥更多商業周刊第1547期內容,請立即下載「商周隨身讀APP」

© 由 商業周刊 提供

更多來自商業周刊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