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第3次大戰沒爆發多虧他 蘇聯軍官辭世

中央通訊社 標誌中央通訊社 2017/9/19 中央社

(中央社紐約18日綜合外電報導)前蘇聯陸軍中校彼卓夫5月辭世,享壽77,媒體直至今天才有報導。人們或已淡忘,若非彼卓夫沉著判斷,冷戰期間,美蘇可能免不了擦槍走火,導致核戰、甚至第3次世界大戰爆發。

「紐約時報」報導,1983年9月26日清晨,44歲的蘇聯防空部隊(Soviet Air Defense Forces)中校彼卓夫(Stanislav Petrov)正在莫斯科市郊的秘密指揮中心塞普可夫-15(Serpukhov-15)值班,注意監控在美國上空的蘇聯預警衛星。

突然間,電腦警報聲大作,警告5枚義勇兵(Minuteman)洲際彈道飛彈已從美國基地發射。

彼卓夫後來回憶:「有15秒的時間,我們都處於驚慌狀態。」「我們必須判斷,『接下來怎麼辦?』」

當時冷戰方熾,3個星期前,蘇聯才擊落飛經領空的大韓航空(Korean Air Lines)班機,機上269人全數喪命。時任美國總統的雷根不聽呼籲,拒絕凍結軍備競賽,還說蘇聯是「邪惡帝國」。蘇聯領導人安德羅波夫(Yuri V. Andropov)則是天天擔心美國會打過來。

彼卓夫是決策鏈極為關鍵的環節。根據決策順序,他報告預警系統總部的上級後,上級上報軍方參謀本部,參謀本部接著再和安德羅波夫討論,要不要以牙還牙。

彼卓夫一邊盯著閃爍的電子地圖和螢幕,一邊一手拿電話,一手拿對講機,以便隨時接收不斷湧入的情報。苦思5分鐘後,他判定系統顯示的可能是假警報。

彼卓夫後來解釋,當時有「50-50」的機率,但因為他不信任預警系統,於是根據發射的飛彈相對算少來判斷,做出大膽的結論。

分析此事的歷史學家認為,多虧了彼卓夫冷靜分析,一場大難才得以倖免。

看著眼前的電腦警報從「發射」轉為「飛彈攻擊」,還強調警報的可靠性是「最高級」,彼卓夫必須當機立斷。在發射和飛彈引爆之間,他大概只有25分鐘的時間決斷。

他後來告訴英國廣播公司(BBC):「沒有規定說,我們通報有攻擊來襲之前,能有多少時間判斷,但我們知道,每耽擱一秒,寶貴的時間就少一秒,蘇聯軍方和政界高層需要第一時間得知消息。」

「我唯一要做的就是拿起電話,打到高層指揮官的專線,但我根本動也動不了,就好像坐在熱油鍋上。」

指揮中心的氣氛越來越緊張,看到200多對眼睛都盯著他,彼卓夫終於做出了結論,向上通報這是系統故障,誤觸警報。

彼得羅夫說,他是憑藉過去的訓練和直覺,做出這個判斷。他受過的訓練告訴他,美國人若是發動核戰,第一波攻擊,必定會鋪天蓋地而來。

「人們開戰時,不會只用5枚飛彈開頭。」

彼卓夫表示,當時蘇聯為了回應美國的類似系統,匆促讓預警系統上路,他知道系統不會百分之百可靠。而衛星顯然誤以為太陽在雲上的反射是飛彈發射,才會觸動警報,電腦程式理應過濾這類資訊卻沒有作用,程式後來還得重寫。

確認是假警報後,上級先是稱讚彼卓夫冷靜,但調查後卻又說他沒在工作日誌上記錄事情經過,反而記他申誡。

彼卓夫1939年生於海參崴,父親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的戰鬥機機師,母親是護士。1984年退休後沒沒無聞的他,直到退役蘇聯飛彈防衛司令官沃丁斯夫(Gen.Yuriy V. Votintsev)在1998年出版的回憶錄中提及這段歷史,彼卓夫的角色才漸漸為人所知。

彼卓夫的貢獻沒得到同胞認同,卻贏得了敵人肯定,2006年他到美國領取世界公民總會(Association ofWorld Citizens)獎項,2013年獲頒德勒斯登和平獎(Dresden Peace Prize)。

儘管如此,彼卓夫總覺得自己做的事不值一提,就像他在描述這段歷史的2014年紀錄片「世界存亡一指間」(The Man Who Saved the World)中所說:「我只是剛好在對的時間,出現在對的位置上而已。」(譯者:中央社鄭詩韻)1060919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