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管仁健:從絕情谷主看馬英九的結局

新頭殼 標誌 新頭殼 2014/4/18 管仁健
太陽花學運之後,馬英九總統對眼前亂局唯一的解決方案,竟然是���布要找蔡英文單挑辯論服貿協議。圖:新頭殼資料照片 © 新頭殼資料照片 太陽花學運之後,馬英九總統對眼前亂局唯一的解決方案,竟然是���布要找蔡英文單挑辯論服貿協議。圖:新頭殼資料照片

佔據媒體要聞已一個多月的學運,搞到連對岸的國台辦主任張志軍,都用欽差大臣的口氣說了:「下次訪問台灣時,要與各領域的人接觸,尤其是基層民眾和中小企業。」甚至還說:「兩岸經貿受益面不均衡,受益更多是大企業,而不是中小企業和基層民眾,大陸希望台灣所有人都能享受兩岸和平發展的紅利。」

坦白說若沒有學運,兩岸服貿協議可能就跟馬英九第一任時,鬧到沸沸湯湯的陳雲林訪台、簽訂ECFA那樣,即使百萬小民啼不住,一意孤行的馬英九,照樣能夠法案已過萬重山。如今學生暫時退了,兩黨也都回頭來忙著黨內初選與派系內鬥。但民進黨在蘇、謝先後退選黨主席,只剩蔡英文一人的情況下;國民黨這邊卻不動如山。

馬英九對眼前亂局唯一的解決方案,竟然是宣布要找蔡英文單挑辯論服貿協議。俗話說:「狗改不了吃屎」,但台灣面對現在這樣一個亂局,我實在不忍心用這句俗語來形容這位總統,因為對狗來說實在是太污辱了。如今就連腦筋最僵化的中國政府官員,也都看出了台灣基層民眾對這次服貿協議不滿與不信任的關鍵,但馬英九卻仍在狀況外。

懦弱的馬英九,無法抵抗財團的壓力,草率簽定成下之盟,讓對岸的割肉讓利,變成了肉包子打狗。但馬英九卻死性不改,到這種地步了還想找人辯論,妄想用辯論來脫困,完全向全世界驗證了一個真理:領導者的聰明總有極限,但愚昧則無。

談判就是另一形態的戰爭,與打仗一樣,領導者派誰去做這件事,勝敗就差不多已經決定了。回顧一甲子前的國共和談,共產黨為何越談越壯大?古今中外你只聽說派出去打仗的將軍會叛逃,從未聽說過派出去和談的代表會叛逃吧?但國民黨就是有辦法創造這種奇蹟。

當時國軍裡的將領有兩種人,李宗仁、白崇禧這些將領是行伍(軍隊基層)出身,靠戰功晉升、歷練完整;另一批如孫立仁、陳儀等則是出身美國維吉尼亞軍校或日本士官學校。軍人要當上將領,不是術科好,就是學科好。

但因老蔣是個黑社會混混,靠著幫孫文執行暗殺政敵獲得信任,莫名其妙就掌握了這支蘇聯扶植打造的國軍。老蔣既無學科素養、又無術科專長,就該跟老毛一樣,承認自己對軍事外行。偏偏他又愛假扮大將軍,所以任用的都是一些無用的奴才。拿國共談判來說,國民黨派出去的人是張治中。這個人雖是軍人,打起仗來卻跟豬一樣,每打必敗。偏偏他太了解老蔣,又善於演戲,所以在老蔣手下一路升官。

1928中原大戰時,張治中效忠老蔣,攻打開封馮玉祥部。1933年閩變,張治中效忠老蔣,攻打福建的19軍。他與其他國軍將領不同,戰事一結束,立刻主動交出兵權,回到軍校教書,表現自己毫無野心,因此深得老蔣信任。

 1932年上海爆發一二八事變,老蔣又把手上用德式裝備的精銳部隊,全給了張治中,結果幾星期後人與裝備全部報銷。1937年抗戰開始,淞滬會戰歷史重演,國軍在上海幾乎全軍覆沒。殘餘國軍被迫後撤,老蔣調張治中為湖南省政府主席兼省保安司令。

1938年11月,日軍進攻湖南。日軍離長沙還250里,張治中就先將長沙一把火給燒了,守軍只好提前撤退,大火燒了五天,民眾死傷殆盡。老蔣為了保張治中,只槍斃了他的三個部屬,但張治中在軍民一致的厭惡下,已無法再統領軍隊,老蔣就將這個爛貨調到重慶,擔任待從室第一處主任,後來擔任國共和談代表。最後國民黨派出去的代表張治中投共了,還擔任和平解放台灣工作委員會主任。

今天的兩岸情勢,不就是當年的翻版嗎?年紀輕輕的王郁琦究竟是何方神聖?別說共產黨沒人認識他,國民黨裡面也沒幾個人認識他,只有馬英九認識他、相信他。馬英九跟老蔣一樣,派自己的待從去跟共產黨談判,就像當年派張治中去和談一樣,他不投共,擔任和平解放台灣工作委員會主任,台灣人就該偷笑了,還敢奢望什麼。

談判與辯論不同,不是一次定輸贏,而是要分階段來達到目的,最好是能按照階段收割成果,最壞也要能有個停損點。但這次服貿協議,馬英九與他所倚任的王郁琦,都是迷信辯論的官員,他們最自豪的也就是年輕時的辯論比賽,總想在談判時一次到位,達到自己的歷史定位。但這種急功近利的心態,在談判時就等於先把底牌亮給對手看了。這種心態下談出來的協議,別說自家人民不接受,連談判對手大概也很難看得起你。

馬英九這種迷信辯論的務虛心態,就像是金庸武俠小說《神鵰俠侶》裡的絕情谷谷主公孫止。絕情谷中有個家傳絕藝「避穴功」,就是可以自己封閉穴道,使敵人無法有效攻擊,因此號稱直追「天下五絕」。但這功夫也有個缺點,就是飲食不能沾到半點葷腥,因此情人谷內幾代以來,上從谷主、下到奴僕,全都茹素,根本不知牛羊雞豬是個什麼味道。

公孫止的面目英俊,上唇與頦下留有微髭,身上穿的永遠是嶄新寶藍緞子袍,外表仙風道骨;加上舉止瀟灑,謙謙有禮。但他內心陰險好色,妻子裘千尺原本是鐵掌幫幫主裘千仞之妹,武功更高強的她,為了愛情脫離鐵掌幫而來到絕情谷,幫公孫止揚名立萬。然而公孫止卻因惱恨裘千尺毒害了情人柔兒,就用計將她的手腳筋絡挑斷後,拋進煉丹房下的鱷魚潭。裘千尺在石洞中靠棗子充飢而得以倖存。

十八年後,公孫止因緣際會救了小龍女,色慾薰心下竟想染指。成親當天,剛好楊過到了絕情谷,神雕俠侶眼見就要復合,身為色狼兼壞人的偽君子公孫止,當然也還要從中作梗,於是楊過與公孫止這兩個男人,就為了小龍女大打出手。但就如同科學小飛俠之打敗惡魔黨、無敵鐵金剛之打敗雙面人,剛開始好人總是落居下風,楊過也不是公孫止的對手;然而手腳俱殘的裘千尺,為了報復公孫止就出手相助,用計幫楊過打贏了這一仗。

台灣的總統府其實就與絕情谷一樣,馬英九自己相信辯論,也迷信辯論社培育出來的年輕人,賦予超過他們能力所及的官位。但說穿了辯論也就是公孫止的「避穴功」,在真正練武者看來,只是旁門左道的噱頭而已。所以裘千尺才會說:「這門功夫難練易破,不練也罷!」

後來在楊過與公孫止二度交手時,裘千尺以咬破手指,將血混入茶中,由女兒公孫綠萼送去給公孫止與楊過,公孫止見楊過先喝了沒事,自己也就喝了,結果裘千尺就靠著這一點血腥,輕輕鬆鬆就破了公孫止苦練多年的閉穴功夫。馬英九在國事如麻下,仍有心力一方面在黨內與王金平惡鬥,一方面要在黨外找蔡英文辯論,看來他任滿(如果能任滿)後的下場,一定也跟公孫止與裘千尺那樣,要跟王金平一起跌入「天坑」吧!

更多來自新頭殼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