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紀蔚然轉型 實驗台語劇新可能

中央通訊社 標誌中央通訊社 2017/12/6 汪宜儒

(中央社記者汪宜儒台北6日電)5部劇作,加上《別預期爆炸:洪席耶論美學》一書,這兩年,是劇作家紀蔚然的爆發期,也是轉型期,他筆下的人物,漸漸洗去了酸氣憤怒,滌出了人性中的脆弱柔軟。

上個月在國家戲劇院登場的「安娜與齊的故事」,是總說自己無愛的紀蔚然首次挑戰寫愛;本週在雲門劇場演出、與金枝演社首度合作的「整人王-新編邱罔舍」,則是他全台語的第一齣劇作,也是他實驗台語劇的起點。

紀蔚然是台灣最具代表性的劇作家之一,著有「黑夜白賊」、「夜夜夜麻」、「瘋狂年代」等劇作。他的劇本,嘻笑怒罵、酸澀遍野,他以自嘲嘲人,以瘋狂癲鬧處理面對當代社會荒謬亂象的憤怒,他的批判乍看猛烈,細看品味,卻充滿蒼涼無奈。

今年63歲了,這幾年,他讀哲學,讀法國哲學家洪席耶、巴迪烏等人的文章與思想,原本那單向道似的絕對,鬆動了,「或許是有些啟示,或潛移默化的蛛絲馬跡,我開始想,批判或許不是唯一存在,面對不公平、愚蠢,調侃很簡單,但破壞之外,能不能更有建設一點?」

思想上的刺激之外,年紀的增長、妻子健康的變化,也催化了紀蔚然的改變。「我做人越來越緊,看事越來越鬆,慢慢疏遠朋友、變得孤僻自閉,朋友見面?反正沒什麼好見,若難得見面,愉快就好,不用天天一起混,然後,寫東西也就越來越鬆。」

上個月,他幫老夥伴創作社寫的「安娜與齊的故事」剛結束演出。裡頭,他寫了過去被他屏棄為俗濫的愛,透過細碎的生活情節,拼貼出真實的婚姻模樣與藏匿其間的、不具體以愛為名的關懷對待,更大篇幅寫了過去琢磨不多的女性角色,「我想試著寫出一對男女互相扶持但不濫情。某程度上,這劇本也顯現我對婚姻與愛情的想法。」

本週與金枝演社首度合作的「整人王-新編邱罔舍」,是他第一部全台語劇作,也是第一次以情節為重的喜劇,一反過去以語言、人物反應帶動劇情的手法,他說:「透過喜劇,我想娛樂觀眾,但不會把他們當傻瓜;透過情節的鋪陳,我想搞懸疑,讓觀眾去猜,邱罔舍是怎樣的人物。」

關於台語劇,紀蔚然是有企圖的,翻看台灣劇場界,這些年,觀眾普遍熟悉的台語劇,是綠光劇團與編導吳念真的創作。「我認為台語劇仍需要多嘗試,才會有氣候,吳念真的真情劇路線之外,我如何另闢蹊徑?」他透露,「整人王-新編邱罔舍」只是起點,未來與金枝仍將持續實驗台語劇的可能。

在金枝導演王榮裕眼中,紀蔚然分明是現代的邱罔舍,憤世嫉俗,嘻笑怒罵。而面對這樣的經典人物,紀蔚然坦言確實是挑戰。他重新設定了邱罔舍的身家背景,交代了他何以看破人性,也在通篇喜劇基調下,揉入歷來台灣政權轉移、泉漳械鬥等歷史情節,提供一今昔對照的呼應。

紀蔚然說:「劇中所有角色都自以為聰明,卻精明反被精明誤,這是許多台灣人的狀態。看破人性的邱罔舍,因為看不慣別人的愚蠢、看透了所有虛偽的表象,所以到處整人,戳破一切,最後,因為愛情,他找到了自己遺失的人性部分。」

「整人王-新編邱罔舍」12月7日至10日在台北雲門劇場演出。1061206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