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紙風車演諸葛四郎 吳念真小野開話匣子

中央通訊社 標誌中央通訊社 2017/9/26 汪宜儒

(中央社記者汪宜儒台北26日電)「我們這輩的,提到兩件事會講不完:當兵跟四郎真平。而且只要聊當年是怎麼看漫畫的,就會知道彼此家裡的經濟狀況。」望著葉宏甲的「諸葛四郎」手稿,吳念真笑著說童年往事。

在紙風車「諸葛四郎」宣告記者會上,導演吳念真與作家小野特地出席站台,當他們看到葉宏甲的兒子葉佳龍特地帶來的「諸葛四郎」手稿,所有往事湧上心頭,話匣子一開停不了。

吳念真記得,「漫畫大王」每週四出刊,「那個下午,所有人會圍到村子雜貨店邊的大樹下,等老闆的兒子拿漫畫出來,那真是一臉臭屁,然後大家就擠在一起看,而我通常會被趕走,因為我看字很快,會想去翻,就被罵。」小野的記憶則是媽媽對兒子的寵溺心意。

「我爸當時只讓我看海明威跟杜斯妥也夫斯基,我媽看我可憐,每個禮拜會省下一點菜錢,買這部漫畫讓我看,每週四,我就是要趕在爸爸回家之前看完,然後藏在床板底下。」小野語畢,吳念真立刻回:「你看這種,就是經濟狀況不錯的,像我們跟大家擠的,都是比較窮的。」

「諸葛四郎」當年風靡一時,由於葉宏甲畫風簡潔,劇情又緊湊,有情義、有冒險,還有一點推理懸疑,廣受歡迎。其中的「大鬥雙假面」單元,曾兩度拍攝成電影,一部是台語電影,一部是香港邵氏改編的,80年代也被改成電視劇。

吳念真跟小野還回憶起因為「諸葛四郎」而延伸出的、孩子們之間的趣味遊戲。大家會畫個面具來戴,真平頭上是一坨,諸葛是兩坨,或是拿木頭跟竹子做寶劍,但大家玩最瘋的還是「殺手刀」。

吳念真說得激動,邊說邊比劃,「像這樣一手放背後,一手當成刀互砍對方,被砍到頭的就輸了,其他人可以去救那些被砍死的當英雄。那個下課10分鐘,所有人就在走廊砍得轟轟烈烈,好好玩。」

回憶青春之際,眾人也回想起「諸葛四郎」裡的難忘劇情,映照後來所見過的世面,再次驗證人生如戲,「裡面有哭笑假面,是背叛國王的將軍,那時大家都一直猜,到底假面下是誰...。說實在,在現實裡,假面一直在,我們每個人都戴著面具在過日子,不是嗎?」吳念真說。

小野也笑了,「我寫過一篇文,回憶我跟吳念真1980年代在中影的工作經驗,我們當時都說,魔鬼黨就是那時的國民黨,但豈知打敗了一個魔鬼黨,還有一個新的民進黨。」

小野說,「我的四個孫子,玩遊戲時會吵架,因為大家都想當好人,不想當壞人,那天,其中一個孫子突然說:其實好人就是壞人,因為壞人眼中的好人也是壞人。想想,真有哲理。」1060926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