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綠色能源合作社專訪》理念為主、獲利為輔 合作社推動能源轉型易成功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7/5
© 由 風傳媒 提供

'

70年來台灣人都只向台電買電,如今法規鬆綁,人人都能開電力公司。國際組織綠色和平(Greenpeace)今(5)日舉辦「建立永續、穩固之台灣再生能源市場發展論壇」,找來以合作社方式成立的綠色能源合作社(Greenpeace Energy)分享再生能源的產銷經驗。綠色和平能源政策溝通長馬賽爾.凱芬海曼(Marcel Keiffenheim )接受《風傳媒》專訪時直言,儘管合作社的「一人一票」民主制度要花更多時間取得共識,但少了營利、股東分潤的壓力,反而才是推動能源轉型的關鍵力量。

延伸閱讀:廢核後一定會缺電嗎?德國經驗告訴你如何讓每個人都成為電力公司 

1900元入社 最多可持400股

創立近20年的綠色能源合作社,在德國有2萬4千名社員。社員最少花55歐元(約新台幣1900元)入社,每個社員最多可持400股,但每個社員都只有一票。而合作社的特色,就是直接式的民主。在綠色能源合作社,所有社員每隔數年會舉行「選舉」、選出50人的「議會」,由他們負責監督合作社日常營運;但若涉及合作社的重大事務,則還是要由2萬4千名社員共同投票決定。

20170704-綠色和平能源合作社(Greenpeace Energy)政策溝通長Marcel Keiffenheim 專訪。他端詳日本福島核災後相關照片。(陳明仁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0704-綠色和平能源合作社(Greenpeace Energy)政策溝通長Marcel Keiffenheim 專訪。他端詳日本福島核災後相關照片。(陳明仁攝)
綠色能源合作社,在德國有2萬4千名社員。社員最少花55歐元(約新台幣1900元)入社,每個社員最多可持400股,但每個社員都只有一票。圖為政策溝通長馬賽爾端詳日本福島核災後相關照片。(陳明仁攝)

2萬人投票表決並非易事,甚至要如何讓大家在投票前了解投票主題,也是一大挑戰。台灣第一家綠電合作社「台灣綠主張綠電生產合作社」理事主席黃淑德就直言,相較於公司會依股份多寡決定發言權,講求平等的合作社必須設計一定的參與和決策機制,讓社員充分參與討論,過程也必須嚴謹規範,因此光是每年固定開的社員大會就是一大挑戰。

討論利潤分配 可以花13年

馬賽爾也不諱言,合作社主張民主、不以利益為唯一解答,因此決策過程可快可慢,有時相較於公司型態更顯得沒有效率。好比綠色能源合作社就曾花了長達13年的時間,辯論該如何使用所有因再生能源而生的利潤。最後眾人討論的結論,是把利潤的2%拿來分配給當初入股的社員,其餘則全拿來進一步投資再生能源。

20170704-綠色和平能源合作社(Greenpeace Energy)政策溝通長Marcel Keiffenheim 專訪。綠色和平能源合作社.台北市基地(Greenpeace Energy)(陳明仁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0704-綠色和平能源合作社(Greenpeace Energy)政策溝通長Marcel Keiffenheim 專訪。綠色和平能源合作社.台北市基地(Greenpeace Energy)(陳明仁攝)
眾人討論的結論,是把利潤的2%拿來分配給當初入股的社員,其餘則全拿來進一步投資再生能源。(陳明仁攝)

但馬賽爾也強調,儘管合作社營運有時不及公司制度來得有效率,仍選擇以合作社方式籌組的理由,除了是奠基於深植德國社會的合作社參與意識,更是為了要讓組織能夠以理念為先,不以營利為重。馬賽爾表示,以公司型態投資再生能源,很可能會因為看不到利基、或是股東不認同,就中止投資;但若以合作社方式經營,由一群同樣期望推動能源轉型的人投資,就能不介意短期盈虧,而是以達成長期目標、也就是百分之百使用再生能源為重。

延伸閱讀:集資買下「我們的」風機!投報率逾10% 比買股票還賺

環保團體:合作社角度出發,才能達成公共性

綠電合作社理事主席黃淑德也指出,若只以利益來驅動能源轉型,眾人容易因為對利益分配有不同想法而失敗;但若能以公共的角度出發,才能真正落實公共性,並在達成目標的同時帶動在地社區發展。

20170704-綠色和平能源合作社(Greenpeace Energy)政策溝通長Marcel Keiffenheim 專訪。(陳明仁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0704-綠色和平能源合作社(Greenpeace Energy)政策溝通長Marcel Keiffenheim 專訪。(陳明仁攝)
綠色和平能源合作社(Greenpeace Energy)政策溝通長馬賽爾強調,儘管合作社營運有時不及公司制度來得有效率,但是為了要讓組織能夠以理念為先,不以營利為重。(陳明仁攝)

延伸閱讀:電網也能團購!要用多少再生能源 由你決定

參考歐洲經驗 將能源轉型進程交還至每個人

更甚者,人們加入合作社,就得以消費者以外的身分、更直接地參與能源轉型工程。「人與人之間的資本結合,可以不是為了獲利,而是想看到真正的改變,」黃淑德認為,台灣社會多著墨在市場經濟,視公司為可行的實體經濟組織,短期內看來也比較有靈活性;但以歐洲經驗、以及過去主婦聯盟的運作狀況,合作社反而能將能源轉型進程的決定權交還至每一個人手中。

20170704-綠色和平能源合作社(Greenpeace Energy).台北市基地(陳明仁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0704-綠色和平能源合作社(Greenpeace Energy).台北市基地(陳明仁攝)
以歐洲經驗、以及過去主婦聯盟的運作狀況,合作社反而能將能源轉型進程的決定權交還至每一個人手中。圖為綠色和平能源合作社(Greenpeace Energy)台北辦公室。(陳明仁攝)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