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羅德水觀點:習追求的是毛鄧的黨內定位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0/18
© 由 風傳媒 提供

'

中共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十九大)今天登場,並將於10月25日舉行的十九屆一中全會上,決定新一屆的中共政治局常委,與未來五年的中共領導班子。

作為當前的世界大國,中國大陸五年一次的權力洗牌大戲,注定要引起國際關注,隨著時局的演變,過去一段時間,國內外媒體提出多個版本的入常名單,直到此刻,圍繞著十九大的人事猜謎仍未曾停止。

媒體關注的十九大人事布局,主要圍繞在以下幾個方面:在取消長達35年的黨主席頭銜後,十九大是否再次恢復?習近平思想會不會寫入黨章?以什麼形式寫入?還有隔代接班嗎?所謂的十年任期共識能約束得了習嗎?習近平反腐大將中紀委書記王岐山的去留?政治局常委名單是更接近習近平?還是要繼續向江派與團派妥協?

其實,中共的權力鬥爭從來都不是請客吃飯,換屆時的人事安排就是中共高層權鬥的結果,前面這些看似不同的問題,都與「習核心」能否真正定於一尊有關。

回顧中共黨史,職務往往隨著情勢與權鬥的結果而調整,並非一成不變。

以黨組織的領導人為例,從1945年七大當選中共中央主席之後,黨主席成了毛的終身職,其後僅有華國鋒與胡耀邦(1976-1982)在過渡時期當過主席,華國鋒掌權初期還把自己宣傳成「英明領袖」,宣傳自己是繼承「偉大領袖」的欽定接班人,但「凡是派」最終仍不敵主張「真理辯論」的鄧小平,十二大後,中共又取消中央主席改稱總書記,但實際上的最高領袖卻是中央軍委主席鄧小平。

再看政治局常委,過去30年,就分別有5常委(十三大)、7常委(十四大、十五大、十八大)、9常委(十六大、十七大)的設計,總的來說,當領導人強大到沒有足夠份量的黨內挑戰者時,權力結構自然向最高領袖集中,而當領導人難以控制全局時,派系共治、集體領導也就難以避免。

或問,習近平真能打破由鄧小平立下的隔代指定接班規則?真能不受江澤民、胡錦濤的十年任期慣例的束縛?

實則,有寫入憲法的任期制職務是國家領導人(國家主席),至於黨領導人(總書記)的任期其實並未明定於黨章,遑論,習近平在剷除周永康、薄熙來、徐才厚、郭伯雄、令計劃等人後,又在十九大召開前拔掉被認為是中共第六代領導人的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種種跡象顯示,十九大不像是習近平的句點。

毫無疑問,習追求的是有如毛鄧的黨內定位,習思想有很大機率寫入中共黨章,呈現方式應該還會超越2002年十六大的「三個代表」重要思想(江澤民),2007年十七大的科學發展觀(胡錦濤),甚至介於「毛澤東思想」與「鄧小平理論」之間,以彰顯無可挑戰的第五代領導權威,確立毛鄧習在中共黨內難以撼動的歷史定位。

誠然,就算確立了習核心,習近平仍有許多內外難題待解,包括如何處理依法治國、以黨領政這樣存在根本且難以調和的矛盾?不過,台灣該如何面對這樣一個具有高度民族主義情懷,誓言「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習近平,又是另外一個課題了。

*作者為(NGO工作者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