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美國槍擊案不斷重演,加強槍枝管制難題依然無解

中國廣播公司 標誌 中國廣播公司 2017/10/11
美國槍擊案不斷重演,加強槍枝管制難題依然無解 © 中國廣播公司 美國槍擊案不斷重演,加強槍枝管制難題依然無解

美國槍擊案不斷重演,加強槍枝管制難題依然無解(夏明珠專題報導)

美國史上死傷最慘重的槍擊事件、拉斯維加斯慘案後,大家最想問的或許是,美國會有任何改變嗎?答案是不會, 為什麼不會,這才是美國人最該問的。

第一個該被質問的是美國國會,將近六十個人平白喪失性命,政府機構降半旗哀悼,社群網站被祈禱與省思的po文淹沒,這已經成為每次重大槍擊案發生後,美國的一種制式反應,一模一樣的戲,不斷的重演。

死亡人數在四人以上的槍擊案,就被歸類為大規模槍擊,過去十六年,美國至少發生五十多起大規模槍擊案,可是就連特定類型的槍枝必須加裝安全鎖這種提案,都無法在國會取得足夠票數,反對槍枝管制的人說,管制只會剝奪善良老百姓自衛的權利,存心作奸犯科的人,總是有辦法弄到槍,這種說法某種程度上是事實,特別是像在美國這樣一個槍枝氾濫的國家,根據統計,大約有三億多枝槍在美國民間流通,自1970年以來,美國被槍擊奪命的人數,已經超過戰爭死亡人數,平均每一天有92個美國人死在槍下,美國兒童遭槍枝奪命的風險,是其他已開發國家的十四倍。

確實,管制或許無法完全阻絕槍擊事件,但是不作為,事情就一定不可能改變,以澳洲為例,在1996年一起多人死傷的槍擊案後,澳洲全國一心通過了加強槍枝管制,結果槍枝殺人案件以及自殺案件,很快就減少了一半。

2012年康乃狄克的山迪胡克小學槍擊案,26名師生罹難之後,歐巴馬總統潸然淚下,許多人以為這一回美國國會總該做些什麼了,沒想到關於槍枝管制這個話題的辯論,重點被導向這是否會侵害到擁槍者的權益,26個無辜送命的受害人權益,好像一點都不重要。

去年,奧蘭多夜店槍擊事件後,大家又以為,國會總該有所行動了,一群民主黨議員在議場靜坐一天一夜,加上議場外,大批民眾聲援,國會終於動起來,民主黨提案,禁止名列飛航黑名單的人購買槍枝,這聽起來非常合情合理,一個被認為有可能危害飛航安全的恐怖主義嫌疑份子,當然也不應該擁有攻擊性武器,然而就這麼簡單明瞭的常識,都無法通過國會表決。

美國有一條荒謬無比的法條,1996年,阿肯色選出的共和黨眾議員迪奇提案,禁止美國疾病防治中心研究槍枝犯罪與公眾心理健康間的關聯。槍枝協會認為這項研究的目的,就是要鼓吹槍枝管制,共和黨控制的國會,成功的刪除了槍枝暴力這個項目的研究預算,卻通過撥款40萬美元,研究瑞典式按摩對兔子健康的功效。兔子得救了,死在槍枝暴力下的人命,卻犧牲得一點價值也沒有。

終於有一天,國會議員也成了槍枝暴力下的受害人,2011年,亞利桑那眾議員吉佛斯在競選活動上遭到槍擊,今年初,眾議院和黨黨鞭史卡利斯在國會棒球隊練習的時候,遭人槍傷,同僚成為槍口下的受害人,依然不足以促使美國國會團結。

要說到形同鐵板一塊的擁槍派,就不能不說說美國槍枝協會,它是美國最有影響力的政治遊說團體之一,不只是因為它很敢砸錢,也因為它擁有五百萬會員作為後盾,槍枝協會幾乎反對所有加強槍枝管制的提案,去年,它花了五千多萬美元在政治捐獻以及遊說活動上,裡面超過一半,用在幫川普競選,槍枝協會每年大概有兩億五千萬美元的資金可以運用,它會依照會員投票,給政治人物打分數,動員金錢和組織力量,支持最積極的擁槍派,打擊最死硬的反槍派,槍枝協會號稱有能力成就或是毀滅任何一個政治人物。一位前共和黨國會議員曾表示,只要還想在政壇立足,就絕對不要和槍枝協會作對。

這些年,華盛頓的政治,愈來愈兩極化發展,槍枝遊說也不例外,曾經支持合理槍枝管制的美國槍枝協會,也在其他擁槍團體的競爭下,被逼得愈來愈走偏鋒,因為

愈溫和就表示愈沒市場。不過,槍枝協會再怎麼強大,單憑它一己之力,恐怕還是不足以隻手遮天,包括國會選區劃分等複雜的政治運作,以及群眾的健忘,都是導致悲劇不斷發生,國會卻依然敢於不作為的原因。

確實,槍枝遊說團體吃定了群眾的健忘,每一次槍擊案發生,無論有多少無辜的性命被葬送,多少家庭因此破碎,再大的傷痛,再強烈的輿論反應,沒有多久之後,都會被遺忘,直到類似的悲劇再度發生,社會再經歷一次同樣的傷痛,也同樣沒有多久之後就被遺忘,這已經成為美國社會的一種新常態,至少到目前為止,還找不到打破的辦法。

更多來自中廣新聞網的文章

中國廣播公司
中國廣播公司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