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美學者:地緣政治重新主導國際政治

新頭殼 標誌 新頭殼 2014/5/3 洪聖斐
美國外交史學者米德(Walter Russell Mead)撰文指出,2014年迄今紛紛擾擾,許多地緣政治上的宿敵重新回到舞台上。圖為莫斯科。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資料照片 © 達志影像-路透社資料照片 美國外交史學者米德(Walter Russell Mead)撰文指出,2014年迄今紛紛擾擾,許多地緣政治上的宿敵重新回到舞台上。圖為莫斯科。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資料照片

美國外交史學者米德(Walter Russell Mead)在最新1期《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雙月刊撰文指出,2014年迄今紛紛擾擾,許多地緣政治上的(geopolitical)宿敵重新回到舞台上。俄國奪取克里米亞,中國在海上咄咄逼人,伊朗試圖藉著與敘利亞和真主黨的結盟成為中東的霸主,在在顯示一些老套權力遊戲的玩家正回到國際關係的舞台上。

米德指出,自從冷戰結束,美國和歐盟的外交政策最重要的目標就是將國際關係從零和遊戲轉向雙贏局面。然而,西方不應該期待那些老套的地緣政治(geopolitics)會消逝。很多人將蘇聯的瓦解誤判為資本主義民主政治對共產主義的意識形態勝利,而疏忽了硬實力的衰退。事實上,中國、伊朗和俄羅斯從來沒有對冷戰結束後的地緣政治局勢買帳,並且日益想要加以翻盤。這整個過程不會是和平的,而且不管他們是否能成功,他們的作為都業已震撼的目前的國際均勢,並已改變了國際政治的動態。

米德分析說,中國、伊朗和俄羅斯之間關係很複雜。俄羅斯忌憚中國的崛起;伊朗的世界觀跟中、俄兩國迥異。中東政治局勢不穩定,對產油的俄羅斯和伊朗有利;卻會對需要進口石油的中國造成更大的風險。因此,不該輕言這3個國家彼此間的戰略結盟。隨著時間的流逝,特別是他們若真能成功地削弱美國在歐亞大陸的影響力,這3個國家彼此之間會越發緊張。

米德說,中國、伊朗和俄羅斯的共同點是他們都認為現狀必須被翻轉,而美國的強權是他們達成目標的主要障礙。然而,他們都迴避直接與美國衝突,而是試圖抽走維繫現狀的一些規則和關係。

米德指出,歐巴馬上台時,希望能刪減軍事開支,並減少外交政策在美國政治中的重要性,同時強化自由世界的秩序。在他的任期過了大半之後,他發現自己深陷原本想要超越的地緣政治泥沼之中。中國、伊朗和俄羅斯的復仇主義還沒有在歐亞大陸推翻後冷戰時代的既定局勢,並且可能永遠也做不到。然而,他們已經將原本沒有競爭的現狀,變成競爭的現狀。以後的美國總統在想要深化自由體制時,不再沒有拘束,他們必須更加關心如何支撐自由主義的地緣政治根基。

22年,學者福山(Francis Fukuyama)在蘇聯瓦解後發表了名著《歷史的終結與最後1人》。然而,歷史並沒有隨著蘇聯瓦解而終結。米德在結論中說,歷史的動盪並沒有結束,我們不是活在歷史的終結,而是在歷史的黎明。而這個黎明,不會是寧靜的。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資料照片)

更多來自新頭殼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