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老包觀點:覇凌不是民主派的職業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0/15
© 由 風傳媒 提供

'

我去電台主持節目時,電台主管向我訴苦。他說台派最近在集體圍剿柯P,但我獨持異議,時常幫柯P講話,這令一些聽衆抓狂,不但打電話來抗議,就連董事會都感受到若干壓力;但他堅持電台不是一言堂,一直不予理會。

有一天謝長廷前院長返國述職,他特地跑去請教這個電台的原始創辦人,到底該如何看待這一波圍攻柯P事件?結果謝很鄭重的告訴他:「讓我們共同把格局放大一點吧!」他說謝院長這句話,令他受益無窮!

我很感謝電台主管告訴我這件事,因為這令我覺得不孤單。然而,我也覺得些許歷史的反諷,因為包括我在主持節目的電台,以及現在利用傳播優勢在猛烈攻擊柯P,最顯露青面獠牙樣的民視,都是我在1993年初,運用槓桿原理,在一場民主派國會朝野合作(老李主流派+民進黨)的策略會議中,我主張第一案「電子媒體開放」所爭取而來,才有機會設台的(為了在撤換軍事強人郝柏村,讓民主往前推進);未料現在竟有部分在完全執政時代,仍找不到自己座標位置的台灣人,竟會打電話要求電台「封殺」我的聲音!

世大運之後,民視追打台北市長柯文哲不歇,作者認為這就是「媒體霸凌」。(視頻截圖) © 由 風傳媒 提供 世大運之後,民視追打台北市長柯文哲不歇,作者認為這就是「媒體霸凌」。(視頻截圖)
世大運之後,民視追打台北市長柯文哲不歇,作者認為這就是「媒體霸凌」。(視頻截圖) 

而關於1993年那一場電子媒體開放的歷史轉折 ,除了見諸當年立法院公報,可供查證外,時為民進黨國會領袖的施明德,也可見證我當時積極、無私的遊說。不僅此也,現任民視董事長的郭倍宏,在警總思想檢查仍猖獗的年代,他和李應元在坐政治黑牢時,我不但是幾次前往探視的極少數媒體人之一,還不畏風險在我的報紙專欄加以聲援。

凡此種種,我都認為是在盡一個媒體輿論,以及追求新聞自由、言論自由的天職!但我沒想到,曾是民主派的電視台,現在卻成為每日遂行言論覇凌,絲毫不覺愧疚的抹紅抹黑柯P劊子手!這樣的民主派,幾乎用麥卡錫主義的骯髒手法,把正派、厚道的台灣人面貌,完全搞模糊了。民視不讓柯P有類同的機會,上熱門時段稍加澄清平衡報導;唯一登門邀約的,竟只是安排去少有人收視的MOD台一次(而在熱門收視台的耍流氓式攻擊則是每日出招),如果說這不叫覇凌,什麼才叫覇凌?

因此,我才想抗議呢!怎麼還會有人好意思叫電台停我的節目?正派台灣人,別再當麥卡錫主義的打手了。

*作者為《新台灣新聞週刊》創辦人,廣播節目主持人。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