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聚焦十九大》婦女能頂半邊天?中共中央政治局從沒出過女常委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0/18
© 由 風傳媒 提供

'

毛澤東在半世紀前曾說過「時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樣」,又說「男同志能辦到的事情,女同志也能辦得到」。如今看來,這似乎只是蒼白的政治口號。中國新生兒性別比嚴重失衡、政府打壓女權運動,在在顯示「兩性平權」的理想,對中國來說仍遙不可及,在政治領域尤其如此:1949年以來,中共的最高領導階層「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從未出現過女常委——十九大會出現意外嗎?

中國共產黨第19次全國代表大會(簡稱十九大)18日在李克強的宣布之下正式揭幕,現任總書記兼中國國家主席的習近平將邁入第二個任期,新一代的領導階層也會隨之產生。雖然關注中國政治的女權倡議者期盼女性能躋身中國的權力核心,但她們也都承認,中國政治圈的玻璃天花板,不太可能在近年內打破。 Few exp

2012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中共政治局常委李克強、張德江、俞正聲、劉雲山、王岐山、張高麗等來到國家博物館,參觀《復興之路》展覽。(新華社)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2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中共政治局常委李克強、張德江、俞正聲、劉雲山、王岐山、張高麗等來到國家博物館,參觀《復興之路》展覽。(新華社)
中國共產黨最高領導階層全是男性。(新華社)

女性極難站上中共權力高位

英國《衛報》(The Guardian)報導,香港出身的亞洲研究學者洪理達(Leta Hong Fincher)曾著書《中國剩女:性別歧視與財富分配不均的權力遊戲》(Leftover Women: The Resurgence of Gender Inequality in China),她的新書《背叛老大哥:中國女性主義的反抗》(Betraying Big Brother: China’s Feminist Resistance,暫譯)。她指出,台灣出了女總統,甚至香港也選出女特首,但她說「在女人領導中國以前,中國共產黨會先垮台」,女性在中國取得政治高位的可能性極低。「所有事實和徵兆都顯示,中共不想讓女人握有權力。他們想讓女人回歸家庭、料理家務,而男人則處理所有重要的國家大事。」

亞洲研究學者洪理達認為,中共不想讓女人手握權力。(圖取自洪理達官網) © 由 風傳媒 提供 亞洲研究學者洪理達認為,中共不想讓女人手握權力。(圖取自洪理達官網)
亞洲研究學者洪理達認為,中共不想讓女人手握權力。(圖取自洪理達官網)

劉延東與孫春蘭

美國智庫「布魯金斯研究院」(Brookings Institution) 約翰桑頓中國中心(John L. Thornton China Center)主任李成長年研究中國政治,他認為中共19大選出第一位女常委「不是不可能」。李成給出可能人選:中共中央統戰部部長孫春蘭,他說孫春蘭有5至10%的機率進入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值得一提的是,2012年中共18大舉行前,李成也認為國務院副總理劉延東有機會成為中央政治局常委,但當屆選出的7名常委皆為男性,他也承認:「常委的競爭太激烈了,各方勢力通常不會讓女性進入常委會」。

美國外交關係協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亞洲部主任易明(Elizabeth Economy)則預言新的中央政治局常委會仍然只會由男性組成,她認為「那將會是非常保守的小團體,成員認同習近平主導下的壓抑氛圍與強勢政策」。

美國《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報導,南京師範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牛天秀的看法則相對樂觀。牛天秀認為女性參政環境有所改善,在中層和基層政壇尤為明顯。如果地方政府領導人願意改善性別平衡,女性黨員又能獲得家庭支持,那麼她們就有可能在公平競爭中脫穎而出。然而牛天秀也不預期現況會有劇烈改變,因為有可能獲得升遷的女性實在太少了。

習近平上任後打壓女權言論與運動,2015年他出席「全球婦女峰會」引發爭議批評。(美聯社) © 由 風傳媒 提供 習近平上任後打壓女權言論與運動,2015年他出席「全球婦女峰會」引發爭議批評。(美聯社)
習近平上任後打壓女權言論與運動,2015年他出席「全球婦女峰會」引發爭議批評。(美聯社)

中國省級行政區沒半個女黨委書記

毛澤東時代,共產黨宣稱女性地位有所提升。實際上,女性參與經濟活動使共產黨受益,但她們的利益只能擺在集體目標之後,毛澤東說「婦女能頂半邊天」,但從來沒說過那半邊天也會屬於婦女。儘管中共長期公開支持女性權益,2015年中國政府與聯合國婦女署(UN Women)合作主辦「全球婦女峰會」,習近平頂著質疑聲浪出席峰會並致詞,更向聯合國婦女署捐款1000萬美元(約3億新台幣),迄今為止,女性仍然是中國政治領域的「邊緣人」:現任中央政治局委員共25人,當中只有劉延東和孫春蘭兩名女性;第18屆中央委員會205名委員中僅有10位女委員,和第17屆中央委員會13名女委員比起來,減少了3名女委員。

李成的研究《中共19大前夕,女性領導者的地位》(Status of China’s women leaders on the eve of 19th Party Congress)更指出,中國地方政府高層也被男性把持,除香港外,澳門特首以及各省、直轄市和自治區的首要領導人「黨委書記」全數由男性出任,全中國4直轄市、22省和5自治區的領導人中,只有寧夏回族自治區人民政府主席咸輝和內蒙古自治區人民政府主席布小林是女性。

女權運動者馮媛表示,全球各地的政治圈裡,總是聽不見女性的聲音,她批評中共打著「婦女能頂半邊天」的旗號,卻沒能率先樹立榜樣,中國政治人物中,男性仍舊佔據壓倒性多數。為了說明為何男性佔據中共權力高層,洪理達列舉一連串結構問題:在中國,女性共產黨員遠比男黨員少,連帶影響黨幹部的性別比;根據現行法定退休年齡,女性至少會比男性早5年退休,而年資較深的男黨員自然比年資較淺的女黨員有機會晉升高位;除此之外,中國社會中普遍存在嚴重的性別歧視,在政治圈中更是如此。

女權運動者遭打壓

女性政治人物稀少,反映中國女權倒退的現象,中共不僅嚴厲審查女權相關言論、逮捕拘留運動者「女權五姐妹」,更大力呼籲女性「回歸家庭」,更早結婚、生更多小孩。洪理達指出,2050年之前,中國65歲以上人口將超過25%,長照將是政府的一大考驗,而北京當局認為,比起在各級政府掌握政治大權,女性更適合待在家裡執掌家務、生育和照護工作,「在中共看來,女人就只是承接新生命的容器,她們產下的寶寶才是國家的未來」。

影片:2015年婦女節前夕,「女權五姐妹」李婷婷、鄭楚然、武嶸嶸、韋婷婷和王曼因策畫公車反性騷擾活動遭逮捕拘留,引起國際關注,5人在37天後被釋放。

洪理達說:「現今的中國女性,教育程度比以往都高。那麼為甚麼中共不善加利用這麼好的人才資源呢?我認為,這是因為共產黨領導人就是認為,最適合女性的角色是『妻子』和『母親』。」牛天秀指出,由於2016年中共開始實行「二胎政策」,使得照料孩子和處理家務的負擔加重,更多女性被迫待在家裡。這些女性的黃金時段被孩子佔據,失去了累積年資和經驗的機會,因而更不可能在退休前升至高位。

女權運動者郭建梅是公益律師,同時擔任北京大學法學院婦女法律研究與服務中心主任,她和一群律師以及女權倡議者正在撰寫一份關於女性權益的文件,他們計畫廣加散布這份文件,希望輿論能促使黨高層改善中國政治圈的性別不平等問題。然而郭建梅拒絕談論文件的具體內容,因為目前中國政治氛圍緊繃,而他們編寫的文件涉及中共高層的權力分配,是尤其敏感的話題,她向採訪媒體道歉,說:「昨天有人告訴我,我不能接受訪問,也不能接案子。這個時期太敏感了。」習近平政權對女權運動的打壓,也影響了郭建梅的婦女法律諮詢服務。2016年,她創辦的北京眾澤婦女法律諮詢中心,「出於不明原因」遭政府強行停止營運。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