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胡又天專欄:流行歌曲詞學七字令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7/15
© 由 風傳媒 提供

'

研究流行歌詞十六年,神功大成;該如何向人簡短介紹我之詞學?靈光一閃,編了一首不押韻的七字令:

一個字:比

兩個字:開合

三個字:正反合

四個字:起承轉合

五個字:詞曲編演唱

六個字:整體場合效果

七個字:凡事不要太強求

比:排比、對比、比喻,一切的基礎。就作品本身而言,聯字成句、聯句成章是比,情景相映、今昔對照是比;延伸到戲外,歌手唱的時候,聽眾聽的時候,各自是怎樣的心情與處境,都是比。流行最重要是和人有關,和人所在乎的事物有關;讓我來關連他,讓他來關注我,就是相比。

開合:也可以說起伏、陰陽、收放。從哲學上說,萬物都有開合變化,我們順其理路,就能與之交感、共鳴;從實際上說,我們說話唱歌離不了呼吸,這呼吸就要和詞曲的聲韻、節奏、旋律與意思相應。

正反合:前兩項的組合,從一正一反、這個和那個的對比,引出更上一層或更進一步的意思。如陳寅恪說對聯:「若正及反前後二階段之詞類聲調,不但能相當對,而且所表現之意義,復能互相貫通,因得綜合組織,別產生一新意義。此新意義,雖不似前之正及反二階段之意義,顯著於字句之上,但確可以想像而得之,所謂言外之意是也。此類對子,既能備具第三階段之合,即對子中最上等者。」我們寫歌不必句句工整,但若能善用「正反合」,即可將詞意與曲意交互來步步遞進。

起承轉合:作文和作詩最基本的章法。在歌詞裡,每一段都可以劃出一個小的起承轉合,而整首歌又可以劃為一個大的起承轉合,如常見的AABA曲式,每段四行,全曲四段,每行都可以是一個正反合,組成「起」接到下一行的「承」;一個小起承轉合,也是一個正反合,接到下一段,如此逐步組成大起承轉合。起承轉合是四階段,但同樣的概念也可以用到兩段、三段、五段、六段以上的歌。

詞曲編演唱:歌曲的五要素:歌詞、旋律、編曲、演出(劇情與舞台設定)、演唱。除了基本的「詞曲咬合」以外,我們要特別留意的是「演」,就是這首歌要放在什麼環境裡,以什麼形式來播出、演出,又是面向哪些人。換句話說,就是「派上用場」的「用場」。

整體場合效果:就是以上全部的綜合作用,再納入聽眾的主觀反應,會是如同預期、不如預期,還是超乎預期?為什麼?其緣由有哪些是我們可以控制的,哪些是不可控的?瞭解愈多,我們就愈有把握,進而校正我們的創作技法。話說,我起這個名詞的時候,考慮了每一個字的形音義,先前在《流行詞話》裡還細細說文解字了一番,但後來我又覺得有個概念也就可以了,畢竟這些概念只是輔助。又,我老哥在幫忙把論文摘要翻成英文的時候,將這個詞翻成了”holistic effect”,真是簡潔精到。

凡事不要太強求:七字令編到六個字,已經講完了,還有什麼好補充?如果為寫而寫,就是硬湊,就要僵化,所以馬上想到「凡事不要太強求」,然後發現,創作正是這個道理──前面愈講愈繁複,愈來愈精嚴,最後卻給你放鬆一下,顛覆一下,出格一下,這樣,就有餘地和餘味了。縱觀文學史、橫看演藝界,每當一種文體、曲風、類型劇發展到成熟,觀眾就容易失去新鮮感,作者和作品也會愈發「有樣學樣」而少了「沒樣自己想」的新意、銳氣,和那種混沌初開的神妙。所以我們要適度的放鬆、歸零,唱唱反調。寫歌唱歌不是考科舉,不必向應制詩賦那樣一切都按規矩來,規矩我們自己訂、自己打破,一切還是要看我們到底想表達什麼、想給觀眾什麼感覺;把握好核心的「比」和跑不掉的「開合」,我們便可不拘泥於成法,而跟著感覺走,就自然做到對,這就是古人所說的「活法」。

這七字令好像也沒什麼了不起,每一方面都有前人講過,可我真的是到這兩年才把這些全部貫通。現在你給我一首歌,無論是經典的三四十年代老歌、前衛的實驗作品,還是奇葩的〈江南皮革廠〉之類,我看一遍、聽兩遍,再多找些類似作品來比較,便能從大體到細節來分析出一些確實可供創作者參考的意見。這可是非常的不容易啊。

回頭翻《流行詞話》與我更早之前寫的樂評,常有廢話、溢美或過度的貶斥、輕率的批判;那要怎麼寫才可以比較不廢?如何兼顧主觀與客觀,不刻意搏出位,也不說平庸的套話?每寫一篇,每多認識一位作者、一種歌曲,我都在想這些。如今整理出來的原則,也就是一套「三五七」:

三個前提:(1)文化產業爭奪的是每個人的時間;(2)流行的關鍵是「和人有關」;(3)人性既想要與眾不同,又想要他人認同。

五級位階:直覺>高級的意識型態(哲學/美學/主義)>中級的專業技能>初級的實際需求>直覺。

七字令:就是前面這首。

以上這些,都是我自己整出來的,不知道有沒有前輩學者提出過,我也不知道這些除了傳統詞學以外還有哪幾家學派的影子。通常我們讀碩士、博士,要寫論文,都要引用一下學界當令的理論,把自己的看法掛靠到那些上面,求個方便、體面和安心。因為,如果你說「這是我自己想的」,沒有權威支持,人家憑什麼信你?我們大多數同學是不敢冒著這種恐懼去自創一家言的,但我就這麼幹了。這也是因為,現代學術界,重研究而輕創作,詳論述而略技藝,除了繼承自古代的傳統詩學、詞學以外,於我就沒有一套合用的。所以,現在這套名堂,就拿出來與大家見真章,如果對您有幫助,那就好;沒有幫助或哪裡犯了錯,我再改,總之是不求體面,但求有實際助益。

20170714-2011-14年編寫的網上雜誌《流行詞話》,共出了五十期。(作者提供)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0714-2011-14年編寫的網上雜誌《流行詞話》,共出了五十期。(作者提供)
2011-14年編寫的網上雜誌《流行詞話》,共出了五十期。(作者提供)

然而我具體有幫到了誰呢?我自己算一個吧,和我寄信求過論文的算十來個吧,不少了,凡事不要太強求。必須強求的,是文章千古事;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而在此之外的體面問題,就需要心臟大顆一點了──來一句口號吧:我之詞學,獨步天下!想學嗎?都在這裡了。

*作者台北人,台灣大學歷史系學士,北京大學歷史系中國近現代史碩士,香港浸會大學人文與創作系博士候選人;作家、歷史研究者、也是漫畫工作者。2013年創辦「恆萃工坊」,目前的產品有《易經紙牌》和《東方文化學刊》。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