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胡又天專欄:重要的事情要說說說三遍:以〈浙江溫州江南皮革廠倒閉了〉和〈全部都是雞〉為例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7/8
© 由 風傳媒 提供

'

「重覆」是很簡單的修辭手法,人人會用,而奧妙無窮。相對於排比、對比,重覆可以把我們要強調的東西一直疊疊疊疊高上去,搶眼又有趣。平常講話寫文章是這樣,作詞唱歌當然更是這樣,今天我們就來聽兩首被封為「神曲」的非典型流行歌曲。

〈浙江溫州江南皮革廠倒閉了〉

詞:佚名

曲:劉典/女孩為何穿短裙

簡易字幕版

熱舞版

學生狂舞版

原文

浙江溫州,浙江溫州,最大皮革廠,江南皮革廠倒閉了!

老闆黃鶴吃喝嫖賭,欠下了3.5個億,帶著他的小姨子跑了!

我們沒有辦法,拿著錢包抵工資。

原價都是三百多、二百多、一百多的錢包,通通二十塊,通通二十塊!

黃鶴你不是人,我們辛辛苦苦給你幹了大半年,你不發工資,你還我血汗錢,還我血汗錢!

歌詞

浙江溫州 浙江溫州 江南皮革廠倒閉了

浙江溫州 最大皮革廠 江南皮革廠倒閉了

王八蛋王八蛋黃鶴老闆 吃喝嫖賭吃喝嫖賭

欠下了欠下了3.5億 帶著他的小姨子跑了

我們沒有沒有沒有辦法辦法 拿著錢包抵工資工資

原價都是100多 200多 300多的錢包 統統20塊

20塊20塊統統20塊 統統統統統統20塊

黃鶴王八蛋 王八蛋黃鶴 你不是你不是你不是人

100多 200多 300多的錢包 統統20塊統統20塊

黃鶴王八蛋 王八蛋黃鶴 你不是你不是你不是人

我們辛辛苦苦幹了 辛辛苦苦給你給你幹了大半年

你你你不發不發工資工資 你還我還我血汗錢

還我血汗錢!

這原本不是歌曲,而是地攤叫賣詞,也可以算在廣義的流行音樂行列;根據資料與報導,最早的版本是2012年成都一家錄音棚老闆給一個衣著邋塌、3、40歲的男子錄的,那位男子可能就是原作者,然後這詞和錄音漸漸在各處的地攤流行了開來,並出現各種改版。2015年,一個叫「女孩為何穿短裙」的傢伙花了5小時把它改出了一個洗腦版上傳A站B站,成了現在最多人聽的版本。

這首〈浙江溫州江南皮革廠倒閉了〉紅遍網路內外,深入人心,蓋過了無數專業音樂人的風頭,是很有道理的。首先,它寫實,劈頭來個地名「浙江溫州」,然後就講到當地近20年最出名的小型製造業(他們靠這些發了財,然後才能去炒房),並且立即是「倒閉」這種令人共鳴的事;至於為什麼倒閉,原因更加喜聞樂見:「王八蛋黃鶴老闆吃喝嫖賭」而且還引人遐思地「帶著他的小姨子跑了」──如果只是帶老婆或二奶跑路,都太普通了;帶老婆的妹妹,才夠勁。再然後,歌詞下半片轉到了小老百姓自力救濟的經典套路上:拿產品出來便宜賣,一邊賣一邊和大家一起罵老闆,最後終止於最為紮實有力、但也不至於嚴重到造反的控訴:還我血汗錢!

分析起這個並不難,即便考慮到那個黃鶴其實後來有還工資,該廠做的也不是錢包,也不減損這歌詞在藝術與社會上的魅力。而從文學與音樂技藝的視角來看,〈浙江溫州江南皮革廠倒閉了〉最出彩的,就是它的重覆修辭了。原版的重覆已經很好,劉典版變本加厲,更更更更更洗腦,編曲上也在最後一句「還我血汗錢!」突然安靜下來,而使控訴更加突出。

「江南皮革廠」已經成為一種苦中作樂、就算不苦也照樣可以作樂的狂歡梗。而對我們寫歌的人來說,這首地攤貨(我剛剛想形容它是「不折不扣的」,但是不對)比我們很多照AABA、主歌副歌套路來寫的同仁,更加精到地命中了「重覆」這一修辭法的奧妙。劉典也是跟著它的感覺走,繼續做到洗腦,就對了。這是值得我們反覆觀摩的。此外,相對於較多在乎張揚個性與反叛的西式嘻哈,寫、聽、用、唱〈江南皮革廠〉的中國網友,更多是在歌頌、享受這「我們沒有辦法」之中的一種「窮則變,變則通」的群性,並且也不再是革命歌曲那樣的義憤填膺,而是回歸了市井小民真實、平實、卻也不太老實的幽默。這也就是它最可愛的地方。

再來一首2016年的粵語歌〈全部都是雞〉:

雞,全部都係雞

詞:秋風掃落葉

曲:Paul De Senneville 〈Marriage D'amour〉(夢中的婚禮)

歌詞開頭為「雞 全部都係雞」,後面就是重覆「全部都係雞」到底,中間按節奏與旋律高低可減為「全部係雞」或「全都係雞」。

香港網絡大典記載了它的源流:

「雞,全部都係雞」為一形容全部女性皆為妓女的網絡用語,此用語起源於西方互聯網,並在2016年中起廣泛在高登討論區中出現。

2016年8月12日,高登會員「秋風掃落葉」(高登會員編號:351552)將Richard Clayderman 演奏的《Marriage D'amour》(夢中的婚禮)配上歌詞,但整首歌曲只有「雞,全部都係雞」一句,此句式在此改編歌曲出現後僅僅半日便傳遍整個網絡平台。

1987年問世的〈夢中的婚禮〉是學鋼琴的入門曲目之一,大家都多少聽人彈過,我也是聽過這首「全部都係雞」之後才查到它原來叫這個曲名。一句充滿戾氣的流行語,撞上這樣一首優美又普通的經典樂曲,居然是天作之合──粵語「雞 全部都係雞」的聲調高低,和原曲旋律的起伏完全一致(後面偶有不同,但既然歌詞都是同一句,唱者不會「頂唔順」,聽者也不會誤解,所以無妨),而且歌詞和原曲名形成了在性別政治上超級不正確的抵死對比,難怪能立時瘋傳。

粵語聲調,陰平聲的「雞」、「都」最高,去聲的「部」、「係」次之,陽平聲的「全」最低,配上此譜的六個音,全對!。(胡又天提供) © 由 風傳媒 提供 粵語聲調,陰平聲的「雞」、「都」最高,去聲的「部」、「係」次之,陽平聲的「全」最低,配上此譜的六個音,全對!。(胡又天提供)
粵語聲調,陰平聲的「雞」、「都」最高,去聲的「部」、「係」次之,陽平聲的「全」最低,配上此譜的六個音,全對!。(胡又天提供)

當然,香港人不會只是這樣仇女的,如同電影《破壞之王》經典台詞「我不是針對你,我是說在座的諸位都是垃圾」,高登巴打(brothers)以及一眾網友迅速擴大了歌詞的所指範疇,將之用到了政治、社會各方面的各色人等,表露出了在近年大環境困局底下一切深沉、鬱悶、沒有辦法的怨天尤人──「雞,全部都係雞」。

從這裡講下去,又可以扯一大堆事實與批判,但這裡要強調的只是重覆修辭的威能。這整首曲子只配這樣一句詞,會不會太單調?如果改填些別的,或者把前奏也填上兩句,會不會更好?

答:不會。它原本就是這麼一個點子,這麼一個體量;除了可以任意裝進去發洩的嘻笑怒罵,就是單純的音韻上的趣味。再多加,就畫蛇添足了。

我們很多又讀書又創作的同學,都想要在作品中言之有物,預流於種種議題之中,然而往往忘了或做不到最原始、單純的哪怕下流的趣味。所以,其他評論或許會強調〈江南皮革廠〉和〈全部都係雞〉的社會性,我則想要強調它對最簡單的重覆修辭法的運用。能自然做到或努力做到這些,我們也才好和聽者的身心合拍。

*作者台北人,台灣大學歷史系學士,北京大學歷史系中國近現代史碩士,香港浸會大學人文與創作系博士候選人;作家、歷史研究者、也是漫畫工作者。2013年創辦「恆萃工坊」,目前的產品有《易經紙牌》和《東方文化學刊》。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