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能源轉型不是用愛發電│一人一千瓦公民電廠,能源學校紮根基層

上下游新聞市集 標誌 上下游新聞市集 2017/10/31 上下游記者 孔德廉

為了逐步實現非核家園目標,政府喊出能源轉型,要在2025年達到天然氣發電50%、燃煤30%、再生能源20%的目標,但目前台灣綠電佔比僅有1%,短短八年內,能源結構要如何瞬間翻轉?著重社會參與的「公民電廠」從兩年多以前開始蓬勃發展,除了推廣成本低廉的太陽能光電,也吸引公民參與和投資。

其中,旨在推動光電的「一人一千瓦社會企業」,除了陸續開辦太陽職工課程外,更準備設立「實驗能源建築學校」,專供高中生選讀,希望讓能源轉型與教育結合,進一步扎根基層。

一人一千瓦,人人種綠電推動公民電廠

發展太陽能光電,台灣條件足夠嗎?催生「一人一千瓦社會企業公司」的汗得文化協會執行長韋仁正指出,台灣的平均日照小時約900到1650小時之間。撇除工業用電等大戶,若以住商部門用電計算,台灣平均每人所需用電一年在1200度左右。

為了滿足能源轉型的目標、甚至進一步讓部分用電「自給自足」,韋仁正表示,以實際數字計算,只要四片、約兩坪大的太陽能板照得到太陽、可以提供發電,就可以發1200度的電,滿足一人的需求;若全台每個人都有四片太陽能板 ,更可以負擔起住商部門用電。這如同「綠帶運動」一人一棵樹的概念,非洲就種出了3000萬棵樹,因此一人一千瓦的做法才會產生,希望可以有效推動公民電廠的擴大。

有屋頂就能當「太陽房東」

對此,韋仁正也特別指出,一人一千瓦的部分,並不是要以「種電」之名與農、漁、牧爭地,而是選擇在適當的屋頂來裝置太陽光電設施,因為全台有八、九百萬個屋頂,若光電能普及,再生能源的佔比就能大幅提高;且在《再生能源條例》的訂定下,台電必須以固定電價(106年公告費率為6.1元)收購經再生能源發電方式所生產的電力,為期二十年,穩定的收入就形成了極大的誘因。

至於具體作法上,韋仁正解釋,可分為三個項目,包括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和有屋頂就出屋頂。屋頂部分,民眾可選擇成為「太陽房東」,透過和相關單位申請,以每年每坪租金150元,將自家屋頂出租20年,供太陽能板裝設,20年合約期滿後,既有的太陽光電,則會以優惠價格優先提供給太陽房東使用。

小額出資當股東,十年回本

出錢的部分,民眾則可選擇投資十萬元,作為一人一千瓦計畫的股東,其他如屋頂的選擇或相關手續的申請與辦理,都交由一人一千瓦辦理。該項投資單位預估每年可獲得本金2%或以上的股利,十年後即可回本。據一人一千瓦財務長王愍迪統計,目前一人一千瓦已經募集了60多位股東、總資本額一千五百萬,也在全台23個地方設立了光電板。

位於墾丁的卡米克民宿提供大片屋頂,成為「太陽房東」(圖片來源/一人一千瓦) © 由 上下游新聞市集 提供 位於墾丁的卡米克民宿提供大片屋頂,成為「太陽房東」(圖片來源/一人一千瓦)

位於墾丁的卡米克民宿提供大片屋頂,成為「太陽房東」(圖片來源/一人一千瓦)

成立「能源建築學校」從基層教育打底

身為公眾的一部份,要如何出力?韋仁正則說,台灣的屋頂到處都是,親戚、朋友、同事都是潛在客戶;若自己家裡沒有足夠的空間,也可以說服大家貢獻場地、一同打造綠色社區。此外,「裝太陽能設施要打給誰?」這是目前普遍的問題,因此汗得學社也開辦了「太陽職工課程」,從光電設備的解說、設計系統的教學外,也教太陽光電的安裝實務,若民眾對太陽光電與實踐公民電廠有熱情,都可以報名參加。

不僅如此,韋仁正也指出,在既有的體系下,汗得學社還將利用「實驗教育法」,設立全台第一所專供高中職學生就讀的「汗得建築工事實驗教育機構」,預計收取學生125人、老師則是10人,畢業生可取得專業證照,方便銜接大學教育。目前地點規劃在三重,未來五年內也希望陸續在雲林、台中和宜蘭開辦相同學校,替能源和建築的基層教育打好地基。

圖片提供/一人一千瓦 © 由 上下游新聞市集 提供 圖片提供/一人一千瓦

圖片提供/一人一千瓦

能源政策偏向大型電廠 小型屋頂光電要發展 「不如算了吧?」

至於躉購年限20年、屋頂光電申請流程複雜、太陽能機電系統處理不普及、甚至整體能源政策上偏向中大型系統的推廣,近年更大幅調降小型光電設施的躉購費率,反而忽略公民參與等既有問題,種種問題形成目前能源轉型的絆腳石。

對此,王愍迪指出,大、小兩者間最大的差異在於「隱藏成本」,大型開發受惠於經濟規模,期貸款利率低、金額較高;相較而言,小型住宅型太陽能則相反,設置還需經過多個屋主同意、並使用不動產來抵押借貸,若將費率下調,誘因將會等同於零。

至於日前研擬把躉購電價下降到3元,王愍迪更強調,這將使得售電業務的投資報酬接近於零,讓市場上的投資性資金撤出;發展反而會偏向能源技術服務業(ESCO),整體誘因更是只有針對大型電廠來規劃。

韋仁正:太陽能是「民主能源」的體現

上述阻礙下,未來一人一千瓦將如何因應?韋仁正則表示,「從倫理學角度來討論,電並不是理所當然的能源商品,因此要實踐能源轉型,觀念必須要先轉變,要用電、就要讓使用者付出相對應的代價 」。

有了上述基礎後,緊接著是讓大眾了解,太陽能並不是高科技產業,是很在地、每個人都可以處理的;有了簡單的太陽職工訓練和公民能源教育,就能將太陽能及再生能源的發展帶回每個社區,讓大家理解和進一步參與。讓「消費者同樣是生產者」,每個人都承擔起用電的共業。

如此一來,當20年的收購基準結束後,台灣也能像德國一樣,再生能源由各式小型公民電廠組成,不倚賴大型電廠,同時也實踐公民參與。

「太陽能雖是弱能源,但當所有人都有,力量就不再薄弱」,韋仁正指出,道理就跟不要小看手中選票一樣,太陽能就是民主能源的體現。同時,王愍迪也強調,一人一千瓦所扮演的角色,就是要將公民電廠的營運模式進一步推廣到不同地方,就像目前各地的一人一千瓦,承接起在地的公民電廠發展,更有民間組織把電廠盈利再運用到組織發展和社會議題上。

對此,一人一千瓦強調,今年年底的發電量雖然只可達到2到3MW,但明年 一定會達到10MW的目標,因此也呼籲社會大眾共同參與,無論出錢還是出力,讓大家一起為能源轉型貢獻一份力。

The post 能源轉型不是用愛發電│一人一千瓦公民電廠,能源學校紮根基層 appeared first on 上下游News&Market.

更多來自上下游新聞的文章

上下游新聞市集
上下游新聞市集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