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脫下頭巾、唱出自我 伊朗女歌手MV挑戰政府及世俗極限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9/16
© 由 風傳媒 提供

'

人們常說:「音樂無遠弗屆」,但在伊朗卻是處處受限,特別是對女性而言,她們就算偶爾想哼哼歌,也要確保沒有男性聽眾在場,女歌手要想在公開場合辦一場屬於自己的演唱會,在伊朗堪稱是不可能的任務,於是她們紛紛躲進地下世界裡,唱給那些找得到她們的聽眾。

但現在,這些地下女歌手們等著破繭而出,她們大膽上傳自己的音樂錄影帶,在影片中,她們不戴頭巾,髮型和妝容隨著曲風恣意變化,彷彿是第一次,她們終於能出現在自己的音樂作品中,唱出她們的聲音,而伊朗當局似乎也默許著這一切。

伊朗女歌手拍MV的標準配備:頭巾+太陽眼鏡

「以真實面貌出現在MV中,對我的生活其實沒有太大的改變,唯一不同的是,在路上偶爾會遇到歌迷想找我拍照,因為他們認得我了。」流行搖滾女歌手瑪德曼茲(Madmazel)說道,「對我來說,這像是進入一個新階段,一開始我想做音樂,接著是MV、演唱會等,現在則是露臉出現在自己的音樂作品中。」

2013年,瑪德曼茲發表新MV時,礙於伊斯蘭戒律(Sharia Law),她只能戴著頭巾,躲在碩大的太陽眼鏡後,營造出像是一名女性對著大眾唱歌,但卻沒人看得出她是誰,遊走在表現自我和戒律的曖昧邊緣,這是多數新生代女性歌手在MV中的表現手法,對出生在1979年伊朗伊斯蘭革命後的她們來說,很難想像在九零年代的伊朗,只有錄音機偶爾會傳來女性的聲音,而這些女歌手在當時大部份都流亡到美國。

女歌手從找替身演員到以真面目示人

有別於對女性的音樂限制,在伊朗首都德黑蘭(Tehran)的街頭,可看見由男性組成的音樂表演團體。(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有別於對女性的音樂限制,在伊朗首都德黑蘭(Tehran)的街頭,可看見由男性組成的音樂表演團體。(AP)
有別於對女性的音樂限制,在伊朗首都德黑蘭(Tehran)的街頭,可看見由男性組成的音樂表演團體。(AP)

女歌手瑪德曼茲表示:「剛開始拍MV時,我們很保守,因為不確定觀眾的反應是怎樣,但後來我們發現,大部分的伊朗人不太在意戒律,只要音樂好聽,他們多半不會在乎歌手的性別。」另一名女歌手瑪拉妮(Melanie)也加入改變的陣營,2013年她和另一名男歌手發表合作新歌時,在MV中只能由替身女演員上場對嘴,甚至還只能躲在陰影中,到了2014年,另一支MV中的替身女演員終於能面對鏡頭對嘴演唱,直到2015年,瑪拉妮才終於以真面目示人,一頭俐落短髮的她在MV中唱著自己的歌。

「有一天當妳醒來,發現妳所遵從的保守主義,並不能代表真正的自己,那時妳就會慢慢的想要挑戰極限。」瑪德曼茲說,「當然我也害怕被逮捕,特別是一堆人跑來關心我這個問題,但我常跟自己說,我並不是反對派的擁護者,政府也知道這點,可能也因為這樣才會容許我和其他女歌手吧。」

政府默許? 分析:「因為她們還沒什麼影響力,不構成威脅」

伊朗總統魯哈尼。(美聯社) © 由 風傳媒 提供 伊朗總統魯哈尼。(美聯社)
伊朗總統魯哈尼。(美聯社)

一名匿名的伊朗政治分析師在接受訪問時提到:「伊朗當局之所以容忍這些女歌手的原因有三點,第一是現在的魯哈尼(Hassan Rouhani)政府介於中間派與改革派之間,支持他的多半是中產階級及親民主的選民,也就是會喜歡這些音樂的人,對這些歌手下手,就像是在拿石頭砸自己的腳。」他也提到,在目前動蕩不安的中東地區,伊朗算是相對穩定的存在,當局也不希望隨意製造社會不安,但更重要的還是,「這些女歌手還算小眾,沒什麼能動員大眾的影響力,在網路上也只有幾千名的粉絲而已,當局並不認為她們有危險性。」

然而,這些女歌手的行徑在伊朗仍屬違法,如果伊朗當局真要有所作為,這些未經允許可拍攝的MV,有可能讓她們每人吃上79下的鞭刑,如歌曲中被認為有「敗壞社會風氣」之嫌,她們有可能惹上牢獄之災。女歌手瑪德曼茲樂觀地說:「但我愛我的國家,我也喜歡看到伊朗現在正慢慢變好,當局不可能可以控制一切,伊朗人也慢慢的在做一些所謂『非法』的事,像是飲食、喝酒跟穿著,甚至在人際關係上做出改變,我們也正努力挑戰政府及宗教設下的界線。」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