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荒腔走板的議事程序,《勞基法》修正案闖關成功──為什麼執政黨可以如此「有恃無恐」地違背民意?

換日線 標誌 換日線 2017/12/7 Google/厭世公子

昨日(12 月 5 日),在荒腔走板的議事流程之下,《勞基法》在立法院闖關成功,送出委員會。

而蔡英文總統也在昨日中午的時候,發表了一篇臉書貼文,宣稱:「政府有責任讓國家繼續向前運轉,而不是拖延」、「(《勞基法》修正案與「促進轉型正義條例」草案等)都是社會所期待儘速通過的改革法案」。

© 由 Common Wealth Magazine Group 提供

圖/蔡英文總統 臉書專頁截圖

而這篇貼文的回應也不出所料:這篇貼文到 6 日上午的兩萬多個互動中,獲得將近一半的「怒」,底下的 6,000 多則留言(持續增加中),更均以嚴詞批評居多──說是「民怨載道」也不為過。

我當下的第一個反應是,怎麼會在這個時間點上,發這樣一篇文章?是腦筋短路還是總統府的臉書小編其實是「反串」的?這些人公關概論當年全部交白卷嗎?乖乖不要說話,讓砲火集中在立法委員以及賴清德院長身上不是很好,怎麼會有人自動出來討罵?

但有趣的是,在 11 月初,由「台灣民意基金會」所做的民調指出:六成台灣成年人支持《勞基法》修法,該基金會還發出新聞稿指出:「這代表行政院長賴清德此次修法贏得民心,獲得主流民意的支持。」(!?)

撇去該「民調基金會」本身的立場和調查方法先不談,單是問題設計上,其實就並未針對「現行版本」做民調,更不知從何得來「贏得民心,獲得主流民意的支持」的結論。而另一則來自網路媒體的「內幕報導」則指出:根據府方自己所做的最新民調,執政黨因勞基法修法爭議,在 20─29 歲的青年族群,支持度因此「大崩盤」,甚至比在野的政黨還低。

紛紛亂亂的言論,「關燈」加上「放錄音帶」的新聞⋯⋯,一瞬間,我腦中不禁響起了《九品芝麻官》的台詞:「這種要求,我這輩子都沒聽過。」

© 由 Common Wealth Magazine Group 提供

12 月 3 日,民眾以創意「過勞大法會」形式,抗議此次修法將造成許多勞工「過勞加班」。圖/過勞功德會 臉書專頁

強行過關的《勞基法》,背後是執政黨「完全執政」帶來的弊病?

大概是因為臉書的演算法的加乘效果吧?雖然還沒有最新且具公信力的民調數字,但我個人已經很久沒看到,臉書整個河道上的「一片罵聲」。

這一起事件,也因為討論熱度高,在短時間內快速延燒。跟我同一個辦公室的大陸同事,今天疑惑地詢問我,到底什麼是「勞基法改革」,為什麼這麼多人在討論?我跟她大概解釋了一下,有關每月加班工時上限提高、七休一鬆綁、輪班間隔 11 小時改為可彈性調整為 8 小時等等。

她瞪著眼睛說:「怎麼可以這樣!?」

我聳聳肩,「好像就是可以,因為民進黨現在完全執政,政治實務上,『黨意』便可以高於『民意』。」

「可是台灣很民主啊?為什麼會有政治人物,做出這麼明顯不符合民意的事情?」

這句話,點出了我最近最大的疑惑。

網路上目前大概有超過兩百篇以上的文章,幫你分析《勞基法》現行修正案有哪裡不好,以及「改革」通過之後,我們會有更多過勞的情況發生──即便你的工作不是排班制、近期之內沒有因此爆肝的危險,這樣的過勞還是會危害我們的安全。例如受到最大影響的醫護人員、司機、保全、消防隊員等等,這些人的過勞,將會第一時間衝擊到我們每一個人。

你同時也會找到各大「戰神」針對新版《勞基法》還有勞動部長的質詢與撻伐──讀起來就跟包公審案、柯南破案、金田一抓到兇手一樣大快人心,讓人直呼過癮。

而看了這些言論,或許你會覺得,用膝蓋想也知道,在強行通過這些法案之後,目前「全面執政」的民進黨在未來的立委席次、縣市長選舉、甚至 2020 年總統大選,都一定會受到影響。

如果說倒退 20 年,當時沒有人知道國會發生什麼事情,沒有攝影、沒有直播,沒有人知道政府到底是怎麼運作的,那也就算了。可是如今的執政黨民進黨,經歷過各種學運與社會運動(並且從中取得多數政治利益)後,想必也知道人民針對這樣的勞基法修正案,與強行通過付委的方式,必定有所反彈與反抗,甚至大概能夠預期未來輿論走向──如同前陣子被網友封為「戰神」的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秘書長陳政亮發言時,直指民進黨修訂「勞基法」根本不是跟上世界潮流,而是「昧於事實,是世界末流」(註一)

為什麼,這些人還是做了明顯「不合理」的事情?又為什麼,他們仍然「有恃無恐」?

對的,我說的就是有恃無恐。

我們先「大膽假設」,其背後有「合理」的邏輯論述:

所以秉持著偽科學家精神,我想提出幾個可能的假設。因為人們做任何事情都一定有理由,同樣的,當人做出越多看似不合理的行為,背後就一定要有一套夠強大、足夠支持他行為、合理化他行為的邏輯論述。那麼,《勞基法》修法這次悍然闖關,背後的「邏輯論述」到底是什麼?

假設一:執政黨全體智能不足。(X)

這個假設奠基在中國民國總統大位可能自帶「詛咒技能」,坐上那個位置的人智力會減 200、魅力會減 100、「說幹話能力」同時逆向成長增加 200。同時立法委員也會跟著智商水平倒退回地平線,「說幹話」能力突破天際,完全執政之後執政黨黨團就變成幼兒院,大家一起手牽手退化到牙牙學語的純真年代,普天同慶大家找回童真找回自己。

我想除非外星人進攻地球,否則,這根本不可能。

假設二:執政黨通過《勞基法》的「利益」大於「傷害」(?)

這大概是比較靠譜的解釋了。可是,利益在哪裡?

利益的來源第一個,來自於「回扣」(即最直接的金錢利益)。那所謂的「回扣」從何而來呢?勞基法不是工程項目,不會有採購和採買。那麼假設推斷「回扣」的來源是來自於所有廠商的「奉獻」:

根據主計處統計,截自 2016 年,台灣所有企業的數量共有 1,440,958 家,中小企業則有 1,408,313 家。全體營業額方面,總額大約有 39.2 兆新台幣(而中小企業只佔其中的三成)。(註二)

而根據我毫無科學根據的推測參考值,扣掉成本、扣掉一些有良心的企業、扣掉原本正常合理的上班時數,扣掉至今仍虧損的企業。因為《勞基法》放寬,企業界額外獲得的利益(多加班省下的設備、人力),大概佔總營收的 1% 好了(真的是隨便亂估,但毛利增加 1%,以台灣企業普遍的獲利水平來說,已經很高了),而這 1% 的其中 5%,又全部化為老闆們增加的「政治獻金」,全數進入執政黨的口袋(我還是亂估),也就是每年 196 億元新臺幣好了──這就形成看起來金額龐大的利益。

可是這樣看似龐大的政治獻金利益,用到台灣的各級選舉中,其實大概只能吃個兩三年──然後 2020 年,民進黨卻大幅增加了被換掉的風險。

換句話說,如果要「細水長流」的話,執政黨其實大可以完全不必修改《勞基法》──反正現在「完全執政」,勞動部也是「當家的」說了算,平常意思意思去檢查佔全國企業營收 70% 的大企業,罰個幾百萬;對小企業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要去勞檢,上述的「政治獻金」因為西瓜偎大邊效應,好像也不會少太多──一直撐到下一次總統大選完連任之後,還能再收個 4 年「保護費」。

我數學不好,但我覺得好像後者利益比較龐大。

所以,我們來看看「利益」的第二個來源,來自於「連任」。

畢竟對任何一個有「專心在營運」的政黨而言,在各級選舉中,讓候選人連任、維持執政權,應該是最重要的目標。而除非《勞基法》修法通過,可以讓支持執政黨的人,大於反對它的人,這樣的政策,對於連任才有意義。

假設用最簡單的方法區分,老闆和老闆的家人、股東等都會投民進黨,勞工可能不太有機率投民進黨的話。那根據主計處調查,國內企業總數也不過就是 144 萬,攀親帶故拉上一些人,也不過就是 200 萬到 300 萬人,有必要為了 2、300 萬人的支持,得罪了其他 1000 多萬,甚至 2000 萬人嗎?畢竟大家都要工作,也有家人在工作啊?

或著如另一位「戰神」所言,是老闆可以貢獻的選舉與政治獻金足夠多,也能左右選舉結果,才讓執政黨願意這麼做?

但從 2016 年和更之前「政黨輪替」的大選中,我們可以明顯看出一個事實:選舉除了比錢多以外,還要比人多──否則當年誰的黨產能夠超越國民黨?

所以這樣的論述,應該符合部分實情,但似乎也站不住腳。

假設三:「利益」在我們看不到的地方。(!)

這一次勞基法修正,也有所謂的「陰謀論」:有一個「看不見的第三方」在支持民進黨這麼做。而環顧台灣國際情勢,難道這個「第三方」是我們對岸的習大大?但這個假設,光是用想的我都想要吐槽我自己。所以我就不說了。

另外一個「利益」相關的陰謀論,就是現行《勞基法》修正案,其實是一個「棄子」──目的是為了讓另外一個法案或協議通過。

上述這類「交換」,在各國的政治舞台上層出不窮,這是合理懷疑。但這個法案是什麼,我不知道,協議是什麼,我也不知道。

我唯一能確定的是,強行通過現行的《勞基法》修正案,是一個我怎麼看不合理的行為,而背後,一定也有足夠強大的「邏輯論述」支撐這樣的行為。

而最強大的驅動力,通常也就是「利益」。勞基法是什麼東西的引子或結果,我不知道,只能等待時間來揭開這樣的面紗。

© 由 Common Wealth Magazine Group 提供

2014 年 5 月 1 日,數十個勞工團體與工會以「反低薪、禁派遣」為訴求,向勞動部抗議。圖/flickr@KeroroTW CC BY2.0

真相或許是:沒有足夠制衡力量下,執政當局的「有恃無恐」

所以,既然上述多數假設都不成立或高度存疑,最後我想能夠得出的結論只有:執政黨目前的「有恃無恐」+「強渡關山」,背後的「邏輯論述」,正是這樣的行為,其實不會被接下來的民主選舉所「懲罰」。

其實不論有無「足夠」的利益,如同身兼總統、民進黨主席的蔡英文臉書所言:「在經過(黨內)民主討論後,全黨能夠在彼此說服和尊重的前提下,團結一致,共同承擔執政的責任,這才是負責任的政黨。」──這句話的潛台詞,正是即使繼續「硬幹」,顯然執政黨內的多數人士,都認為這項決策,其實根本不會造成(執政權被輪替的)風險。

原因也有不少人分析過了:包括過度脆弱且彼此分裂的反對勢力;(執政)黨內認定年輕族群「天然獨」因此多傾向支持民進黨;或部分較激烈的「國民黨已經完全被邊緣化」⋯⋯等等,都讓目前的執政黨,顯然完全有恃無恐,繼續企圖「贏者全拿」。

但經過這樣一輪的思考。我不禁想要問,我們真的還是一個民主國家嗎?

最近許許多多的新聞:包含《勞基法》修正案、獵雷與慶富案等等一連串事件,我們都看到執政者「有恃無恐」的嘴臉──這些我們選出來的政府與官員,一無能力、二無道德、三無專業、四無風骨、五無改革之心、六無盡忠職守之志。

簡單來說,如今執政黨上台之後,「新政府」的嘴臉,幾乎符合過去我們每一項對於「舊政權」的想像──禍亂朝野、扭曲媒體、破壞程序正義、違背憲政體制、行政隨意干預立法、監察院根本毫無用處⋯⋯。

在這個時代,我們正再次集體見證政府的失能。而我們卻似乎沒有任何機制,能夠去對抗這樣的失能。

我很憤怒,不只憤怒我們的無能為力,也憤怒他們的有恃無恐。

成為真正足以制衡濫權的力量,守護社會僅存的一點點「公義」

其實從歷史「後見之明」的角度來看,很多事情的發生,往往沒有什麼太多陰謀詭計,人們也沒有我們想像中的聰明。所謂的「壞蛋」,不是邪惡的天才、不是天生的惡,只是跟我們一樣貪婪懶惰的人而已──看似不關我的事,便不用去花時間在意;兩黨都很爛,所以我乾脆漠不關心;爛蘋果中隨便挑一個吧,反正我也改變不了什麼⋯⋯。

或許百年之後,回頭看,才發現原來真的大家都是「笨蛋」,或者説,大家都在追逐一些長遠來看其實是「蠅頭小利」,甚至有害自身的東西。

不過,在這種時候,我們仍然必須相信:有一些行為,是會被人所看見而記住的;有些行為,是無論如何都不能做,不該做的。

世人都說「善惡難辨」,其實善惡並不見於心,而是在於行。我們的所做所為,才是定義我們這個人的真正標準──不論什麼樣的利益,都不應該奠基於相對弱勢者要為此付出代價的立場上取得,否則就是作惡。而任由一己的權力和貪慾無限膨脹,其惡並不亞於殺人放火。

近日許多人感嘆,我們這個世代、我們這個時代,還存有公義嗎?

我想還是有的──沒有公,何來「感嘆不公」?不知義,又怎麼能「談不義」?因為看到不平,所以我們才發出感嘆,但如果沒有,又從何而來感嘆呢?

那麼公義在那裡呢?正是在於我們的行為──今天願意站出來,阻擋這件事情發生的人,那些走上街頭的人、那些願意為了勞工殫精竭慮的人,姑且不論他們的動機是什麼,我認為這樣的行為本身,至少就是在幫助守護那一點點的公義,和那一點點的善。

就算我們不站出來捍衛自己的權益,有些事情他們做了,也做到了,就值得鼓勵。

人生在世,應該有所為。我們能做到的或許很少,但如果身為公民,看到如此的不義就在眼前發生,卻不盡力而為,我想也難怪無論誰上台執政,都能「有恃無恐」了。 

© 由 Common Wealth Magazine Group 提供

就算我們不站出來捍衛自己的權益,有些事情他們做了,也做到了,就值得鼓勵。圖/flickr@NWharry CC BY2.0

註一:原文網址:他痛罵民進黨既不民主又退步 被台網友封為「戰神」

註二:資料來源:根據2017年度中小企業白皮書資料顯示 2016年中小企業家數持續成長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陳太陽

Photo Credit:賴清德 FB臉書

© 由 Common Wealth Magazine Group 提供

更多換日線內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