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蔡詩萍觀點:這政府在乎一位國家文藝獎得主的過世嗎?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9/27
© 由 風傳媒 提供

'

我忍了幾天,還是忍不住要說:台灣政府怎麼了?竟然對一位國家文藝獎得主的過世,這麼冷漠?這麼無情?

2017年的9月24日下午四點半,我趕到台北市立第二殯儀館,送小說家李永平最後一程。

喪禮「簡單」而「隆重」。為時約莫一小時。

家屬來了逝者遠在馬來西亞的兄弟姐妹一行五人,衣著簡樸,顯然形色匆匆,還在極度的憂傷裡。

來追思會的朋友,多半是李永平的學界友人與學生,外加一些出版界的朋友,以及,同為留台馬華身份的幾位老友。

場面是有點憂戚且冷清的。

我坐在那,心情蠻感嘆的。

國家文藝獎得主耶!從某個對比的意義上來看,李永平就是「桂冠詩人」,是國家級的文化文學代言人 。然而,他的喪禮,規格卻遠遠不如,可能不如一位政界人士,一位影藝明星,甚至一位龐大家族的家父長!

這也許就算了,文學作家嘛,還能怎樣!

但,現場勉強算是官方藝文、文化主管的,也不過是國家文學館館長,以及國家文藝基金會的幾位代表。文化部的長官呢?沒有。

也許,替李永平安排追思會的幾位朋友,沒有想到要這樣安排,但我的看法卻是:凋零了一位國家文藝獎得主,無論世俗的標準怎麼不在乎,至少文化部要把這件事當成一件大事來看!李永平的過世,不是突發狀況,媒體早有報導,文化部的高階官員不可能一無所知(如果這樣那就更該被罵了!),難道,送一位國家文藝獎得主走完人生最後一程,有那麼難?當天還有哪件事該比這更重要的嗎?

我只能「很政治」的聯想,如果,過世的,是一位很本土,很台味的作家,總統府會不表態?文化部會不到場嗎?

沒錯,李永平是一位「婆羅洲之子」,他的小說泰半是以他熟悉的馬來西亞婆羅洲當敘述的大環境,然而,誠如他自己說的,他拿中華民國護照超過三十年了。他的中文作品包括譯作,全在台灣出版。他的文學生命,全部是與台灣這座島嶼連結在一起,他是台灣人,他是台灣作家,誰能否認!

馬華媒體問我,怎麼看李永平?

我的回答很誠實。我並沒有看完他所有的作品,但他的《海東青》,他的《吉陵春秋》,他的《拉子婦》,讓我見識到台灣作家所無法觸及的,屬於熱帶地區豐富的意象與文字。如果,台灣有往亞熱帶以南更南方觸碰的想像力,那麼,李永平,以及跟他一樣,從馬來西亞來到台灣唸書,寫作,進而留在台灣的馬華作家群,則是「新台灣文化」最可貴的資產!李永平因而是值得台灣人記住他,珍惜他的!

李永平的作品。 © 由 風傳媒 提供 李永平的作品。
李永平的作品。

蔡英文總統口口聲聲新南向政策,但如果凋零了一位,從南方之南遠到而來,成為新台灣人作家的李永平,都沒有得到政府該有的國家級文藝獎得主該有的身後哀榮的話,那我必須說,這國家,離文明很遠,離多元包容的新台灣文化,還很遠!離南向,當然還更遠!

我很難過,即使已經過去好幾天了,我只要一想到那冷冷清清的國家文藝獎得主最後一里路的悲涼,我就忍不住一股情緒。

我還是要為李永平說幾句話!

*作者為作家、主持人、媒體工作者。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