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蕈狀雲下的諾貝爾和平獎》核戰危機再次揭開太平洋島民的痛苦傷疤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0/8
© 由 風傳媒 提供

'

在美國與北韓一觸即發的核戰危機中,2017年的諾貝爾和平獎頒給了10年來致力於廢核的「國際廢除核武運動」(ICAN),再次警醒世人核武的爆發將帶來怎樣的威脅,更呼籲包含美國與北韓在內的世界9大核武強權應儘快簽署《禁止核武條約》。

但這對出生自馬紹爾群島(Marshall Islands)比基尼環礁(Bikini Atoll)的凱蘭(Alson Kelen)來說,國際社會的關注不僅來得太遲,也傳遞不到他生活的小島上,對他的生活甚至是一點影響力都沒有,「將近九成的比基尼人根本沒踏上過比基尼環礁,以為那個地方只存在於童話故事,他們還比較了解夏威夷跟美國咧。」凱蘭感慨地說道,儘管美國早已停止在當地進行核彈試爆,「比基尼人」回到島上的日子,仍然是遙遙無期。

穿著比基尼開心玩水時 真正的「比基尼人」卻有家歸不得

位於北太平洋的比基尼環礁,屬於馬紹爾群島共和國(RIM)的一部分,是台灣為數不多的邦交國之一,卻跟核武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從1946年到1958年的冷戰初期,美國設立「太平洋試驗場」(Pacific Proving Grounds),在短短12年間,馬紹爾群島就吞下了67顆核彈,誇張程度成了法國工程師與設計師里爾德(Louis Réard)的靈感,創造出暴露程度可比擬核爆威力的「三點式泳衣」,並正式以「比基尼」(Bikini)來命名。

1956年5月,美軍在太平洋馬紹爾群島的比基尼環礁試爆氫彈(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1956年5月,美軍在太平洋馬紹爾群島的比基尼環礁試爆氫彈(AP)
1956年5月,美軍在太平洋馬紹爾群島的比基尼環礁試爆氫彈(AP)

但隨著比基尼在全世界帶來轟動,真正背負著這個名字的比基尼人,卻漸漸被世界遺忘,甚至有可能一輩子都回不了家,凱蘭回憶起10歲前在島上的日子,每天跟爺爺一起做獨木舟,或是天天在海邊釣魚那樣詩意般的生活,島上不到150位的居民是非常密切的社群,但他們在1978年再度被美國官方以「高輻射污染,不宜居住」為由撤離後,現在只能流散在其他島嶼。

太平洋馬紹爾群島的比基尼環礁,島民Alson Kelen後來遷居首都馬久羅(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太平洋馬紹爾群島的比基尼環礁,島民Alson Kelen後來遷居首都馬久羅(AP)
太平洋馬紹爾群島的比基尼環礁,島民凱蘭(Alson Kelen)後來遷居首都馬久羅(AP)

小島居民:核武跟氣候變遷一樣,只會造福大國,毀滅小國

「我不知道生活在島上的那幾年,有沒有影響到我的身體,但科學家在我們搬家前,曾經定期的來幫我跟家人們做測試。」今年49歲的凱蘭說道,他和家人們最後搬到首都馬久羅(Majuro),常常抱著能搬回比基尼環礁的期盼,直到兩年前凱蘭的父親過世,他今年高齡93歲的媽媽也沒辦法再承受旅途的舟車勞頓,凱蘭表示:「他們總是說,我們被迫遷移是為了人類的福祉,把和平帶給全世界,但對我來說,核武就跟氣候變遷一樣,永遠只會造福大國,毀滅小國。」

太平洋馬紹爾群島的比基尼環礁,1946年3月14日,居民在核彈試爆前撤離,與家園永別(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太平洋馬紹爾群島的比基尼環礁,1946年3月14日,居民在核彈試爆前撤離,與家園永別(AP)
1946年3月14日,比基尼環礁上的居民在核彈試爆前撤離,與家園永別(AP)

儘管比基尼環礁的居民得到了來自美國的補償,但總統海妮(Hilda Heine)在今年的演講上表示:「雖然距離第一次核試驗已過了70年之久,但島上居民們的悲傷、恐懼及憤怒,在70年後依然無法抹滅,我們無法容忍美國謊報島上輻射的危害程度,跟帶來的影響。」根據科學家統計,在馬紹爾群島國內,因為暴露在輻射中而罹癌的比率為1.6%,但像比基尼居民因為離爆炸地點較近,罹癌比率竟高達55%。

太平洋馬紹爾群島的比基尼環礁,1946年3月14日,居民在核彈試爆前撤離(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太平洋馬紹爾群島的比基尼環礁,1946年3月14日,居民在核彈試爆前撤離(AP)
1946年3月14日,比基尼島民在核彈試爆前撤離(AP)

太平洋小島見證了核武歷史 卻再也找不回自己的歷史

距離馬紹爾群島5000公里外,同樣位於太平洋上的法屬玻里尼西亞(French Polynesia)也有著相同的處境,法國在該區進行的核試驗長達30年,直到1966年聯合國通過《全面禁止核試驗條約》(Comprehensive Nuclear Test Ban Treaty, CTBT)後,才正式劃下句點,但境內穆魯羅阿環礁(Mururoa)和方加陶法環礁(Fangataufa)居民的痛苦卻永不止息,研究顯示在核試驗期間居住在兩座島上的居民,有很高的風險會罹患甲狀腺癌,但直到目前為止,法國官方仍拒絕公佈任何關於當地的輻射紀錄或癌症統計資料。

太平洋馬紹爾群島的比基尼環礁,流落大溪地的島民Roland Oldham(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太平洋馬紹爾群島的比基尼環礁,流落大溪地的島民Roland Oldham(AP)
受害者代表組織「我們的穆魯羅阿」(Moruroa e tatou)主席奧德姆(Roland Oldham)目前仍致力於幫當地島民找回應有的正義(AP)

「那些當年參與核試驗的老兵跟當地人,正在承受高風險的致癌率跟其他健康問題,但只要法國官方緊守著秘密,我們永遠無法掌握確切的影響程度。」受害者代表組織「我們的穆魯羅阿」(Moruroa e tatou)主席奧德姆(Roland Oldham)說道,雪上加霜的是,過去的痛苦未解,現在又將面臨美國及北韓的緊張情勢,「當那一天到來,這兩方互揍彼此一拳時,受害的一定會是這整個(太平洋)區域。」奧德姆說道。太平洋小島不情願地成為了核武歷史的一部分,但他們的文化及歷史,卻在一次次的核爆後,消失在蕈狀雲中。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