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蘇世岳觀點:川普再掀「訂價權」爭奪,強阻習近平「中國夢」?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2/3
© 由 風傳媒 提供

'

2017年11月30日,美國正式通告WTO再一次拒絕給予中國「市場經濟地位」(Market Economy Status),美中兩國間的貿易對抗顯然並沒有因為川普總統的亞洲行而獲得紓解。

回顧中國入世(加入世界貿易組)16年以來,高速的經濟成長嚴重擠壓歐洲、美國與日本的製造業,繼去(2016)年歐盟、美國與日本諸國相繼宣布拒絕中國的市場經濟地位以來,高舉「美國優先」的川普總統將如何應對中國的崛起,北京能否運用龐大的經濟利益攏絡華盛頓的經貿、外交政策,不時成為世人注目的焦點。這一次美國搶先歐盟與日本,率先宣布不承認中國的市場經濟地位,除了有引導齊一各國對中經貿立場外,川普領導下的美國展現不放棄經貿上「訂價權」的決心,恐將嚴重挑戰習近平完成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大國夢。

世界貿易組織(WTO)是全球最大的多邊經貿組織,WTO下設的上訴法院(Appellate Body, AB)更是全球最主要的貿易爭端解決機制。(取自WTO官網) © 由 風傳媒 提供 世界貿易組織(WTO)是全球最大的多邊經貿組織,WTO下設的上訴法院(Appellate Body, AB)更是全球最主要的貿易爭端解決機制。(取自WTO官網)
世界貿易組織(WTO)是全球最大的多邊經貿組織,WTO下設的上訴法院(Appellate Body, AB)更是全球最主要的貿易爭端解決機制。(取自WTO官網)

無疑地,中國近年來的高速經濟成長直接受惠於開放的全球市場,這也反映在習近平多次宣示捍衛自由貿易的立場上。事實上,啟動中國融入國際貿易體系的關鍵點是在上(廿)世紀的九十年代,當時在江澤民總書記與朱鎔基總理的強力護航下,中國不顧國內左派的反對聲浪,以及國有企業體制可能崩潰的風險,毅然決然採行「以開放促改革」的路線轉移,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就是當時中國領導人規劃,接軌國際最重要的一步。

然而,長期以來中國市場的價格機制未能順利運作,使得中國在入世談判中,不得不在《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議定書》中接受,世界貿易組織成員在對中國出口產品的反傾銷調查中,可使用「替代國」資料的做法為期15年至2016年12月11日。出乎意料的是,中國加入世貿後獲得了預想外的成功,在許多產業上甚至成為龍頭企業,直接挑動既有的產業秩序。

例如,日本的鋼鐵產業長期具有優勢地位,但在中國加入競爭後,日本鋼鐵業面臨了生死交關的威脅;而美國的鋼鐵、鋁業、太陽能板等產業也感受到中國相關廠商的強力擠壓,其關鍵即在於中國政府不透明的產業輔導政策,許多中國廠商或明或暗的接受中國政府的財政補貼,形成優勢的「中國價格」,這項發展在習近平五年主政期間「國進民退」(國營企業獲得增長、民營企業大幅萎縮)的政策下更是有增無減,無怪乎美國要連續兩年,即使川普北京行,習近平奉上2500億美元的商業合約,依然無法動搖美國政府平衡中國競爭的決心。

2017年10月18日至24日,中共十九大在北京召開,焦點之一是中國經濟(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年10月18日至24日,中共十九大在北京召開,焦點之一是中國經濟(AP)
中國加入世貿後獲得了預想外的成功,直接挑動既有的產業秩序。(美聯社)

「中國價格」的破壞力是21世紀全球貧富M型化發展的重要因素。當代日、美、歐諸國都面臨了越來越嚴厲貧富差距拉大的問題,如果當年馬克思的預言成真,目前許多已開發國家事實上都面臨了「無產階級革命」的危機,但中下階層之所以迄今仍能苟活殘存,極大一部分的原因來自於中國廉價產品的支撐。

換句話說,如果中國能順利取得「市場經濟地位」,「中國價格」極有可能成為「市場價格」,日本、美國與歐盟諸國的製造業將面臨新一波的威脅,歐洲議會即曾引述資料指出,一旦承認中國的市場經濟地位,將導致歐盟國家新增170萬到350萬的失業;更深層次的來說,當「中國價格」無法透過「替代國」比價的方式來界定傾銷,無疑讓北京政府掌握了國際貿易中部分「訂價」的權力,未來美、歐、日等國在面臨中國「低價」商品的湧入時,將毫無招架之力。這就是以美國為首的這些國家,為何甘冒違反十六年前與中國入世協議的風險之虞,也必須守住這個底限的真正原因。

「訂價權」的爭奪一直是南北國家最重要的戰場。不同於殖民統治,訂價權是工業先進國家對於經濟後進國家更細緻的權力控制,南方國家一度在某些領域企圖奪回訂價權,但往往以失敗告終,拉丁美洲的依賴困境就是著名的事例,而令人印象最深刻地,當屬1970年代的兩次石油危機,資源輸出國不顧工業先進國家的反對,片面單方的提高石油輸出價格,但最終仍不敵工業先進國。

如今,中國藉著深入改革開放、融入國際市場之勢,寄望「彎道超車」完成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市場經濟地位」不但是對其深化改革的肯定,也是中國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重要的一步。然而,對於與中國具備產業競爭關係的各國政府來說,「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經濟」充滿了太多的不確定性,自由開放的國際經濟體制運作,是否會在中國扶持一定經濟成長的壓力下而受到扭曲,這或許是習近平主席在提出「中國方案」,建立國際新經濟秩序時,必須努力以實際行動說服世界各國的重要課題。

*作者為新台灣國策智庫研究部副主任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