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螢火蟲季節來臨 保護生態永續賞螢

上下游News&Market 標誌 上下游News&Market 2014/5/1 記者楊鎮宇
本文摘要:每年三月到六月,是全台螢火蟲數量最多的季節,各地有不少賞螢火蟲活動。農委會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研究員何健鎔,長期研究螢火蟲,他認為賞螢火蟲活動很值得推廣,建議社區、農場維護生態環境,保護螢火蟲的棲地,可發展生態旅遊,對螢火蟲好,也對人類自己好。(圖:螢火蟲的數量多寡,可視為生態���境變化的參照指標。) // 本文摘要:每年三月到六月,是全台螢火蟲數量最多的季節,各地有不少賞螢火蟲活動。農委會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研究員何健鎔,長期研究螢火蟲,他認為賞螢火蟲活動很值得推廣,建議社區、農場維護生態環境,保護螢火蟲的棲地,可發展生態旅遊,對螢火蟲好,也對人類自己好。(圖:螢火蟲的數量多寡,可視為生態環境變化的參照指標。) (提供-海洋大學): 本文摘要:每年三月到六月,是全台螢火蟲數量最多的季節,各地有不少賞螢火蟲活動。農委會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研究員何健鎔,長期研究螢火蟲,他認為賞螢火蟲活動很值得推廣,建議社區、農場維護生態環境,保護螢火蟲的棲地,可發展生態旅遊,對螢火蟲好,也對人類自己好。(圖:螢火蟲的數量多寡,可視為生態環境變化的參照指標。) // 本文摘要:每年三月到六月,是全台螢火蟲數量最多的季節,各地有不少賞螢火蟲活動。農委會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研究員何健鎔,長期研究螢火蟲,他認為賞螢火蟲活動很值得推廣,建議社區、農場維護生態環境,保護螢火蟲的棲地,可發展生態旅遊,對螢火蟲好,也對人類自己好。(圖:螢火蟲的數量多寡,可視為生態環境變化的參照指標。) (提供-海洋大學) © 提供/海洋大學 本文摘要:每年三月到六月,是全台螢火蟲數量最多的季節,各地有不少賞螢火蟲活動。農委會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研究員何健鎔,長期研究螢火蟲,他認為賞螢火蟲活動很值得推廣,建議社區、農場維護生態環境,保護螢火蟲的棲地,可發展生態旅遊,對螢火蟲好,也對人類自己好。(圖:螢火蟲的數量多寡,可視為生態環境變化的參照指標。) // 本文摘要:每年三月到六月,是全台螢火蟲數量最多的季節,各地有不少賞螢火蟲活動。農委會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研究員何健鎔,長期研究螢火蟲,他認為賞螢火蟲活動很值得推廣,建議社區、農場維護生態環境,保護螢火蟲的棲地,可發展生態旅遊,對螢火蟲好,也對人類自己好。(圖:螢火蟲的數量多寡,可視為生態環境變化的參照指標。) (提供-海洋大學)

每年三月到六月,是全台螢火蟲數量最多的季節,各地有不少賞螢火蟲活動。農委會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研究員何健鎔,長期研究螢火蟲,他認為賞螢火蟲活動很值得推廣,建議社區、農場維護生態環境,保護螢火蟲的棲地,可發展生態旅遊,對螢火蟲好,也對人類自己好。

螢火蟲在發光 // 螢火蟲在發��� (拍攝-王保謙): 螢火蟲在發光 // 螢火蟲在發光 (拍攝-王保謙) © 拍攝/王保謙 螢火蟲在發光 // 螢火蟲在發光 (拍攝-王保謙)

螢火蟲,生態環境變化的指標性昆蟲

螢火蟲的數量多寡,可視為生態環境變化的參照指標。  // 螢火蟲的數量多寡,可視為生態環境變化的參照指標。  (提供-海洋大學) © 提供/海洋大學 螢火蟲的數量多寡,可視為生態環境變化的參照指標。 // 螢火蟲的數量多寡,可視為生態環境變化的參照指標。 (提供-海洋大學)

螢火蟲的數量多寡,可視為生態環境變化的參照指標。農委會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研究員何健鎔說,因為螢火蟲吃蝸牛、螺貝類,屬於食物鏈的上層,一旦下層的生物減少也將連帶影響螢火蟲的數量。此外,螢火蟲分為水生跟陸生兩種,水質受污染、河邊土堤大量鋪成水泥護岸、噴灑農藥等情況,都將導致螢火蟲減少。

螢火蟲在生物學上的分類屬於鞘翅目、螢科,目前全球的螢火蟲有兩千多種,台灣已知有六十三種,與鄰近國家的日本四十多種、韓國十三種相比,種類相對豐富。

研究螢火蟲多年的何健鎔說,台灣數量最多、最常見的螢火蟲是發出黃綠色光的黑翅螢,主要分布在中低海拔山區。由於黑翅螢數量多,成蟲出現的時節為三月到五月間,因此每年這季節也被稱為「螢火蟲季」。

螢火蟲的棲地 需要人類有意識的維護

而在平地比較常見的螢火蟲是台灣窗螢,也是發出黃綠色的螢光,包括竹林、果園、河床、草地、茶園、菜園、檳榔園等地都是台灣窗螢幼蟲的棲地。何健鎔說:「有時在墳墓區附近看見如鬼火般的螢火蟲,大概就是台灣窗螢。」

水田,也是螢火蟲的重要棲地。黃緣螢這種水生的螢火蟲,以田裡的螺類為食,在台灣戰後水稻種植面積廣泛時,許多農家附近的水田、圳溝附近都可見黃緣螢的身影,但近年來,隨著都會區的光害、農地轉建地、農地休耕、使用農業等情況,平地已不常見黃緣螢的身影,倒是山區的水梯田還能見得到,但水梯田的面積也屬稀少,使得黃緣螢的棲地大幅受限。

「螢火蟲飛舞的所在,就代表這地區的生態還算健康。」何健鎔說,近年來台灣的賞螢火蟲活動日漸普及,不少農場、社區重視在地環境,透過生態旅遊喚起許多民眾對生態的重視,例如台中市和平區的大雪山社區、宜蘭的天山農場、嘉義的阿里山鄉、日月潭的頭社生態步道等地,「不破壞生態,打造優質賞螢的環境,生態旅遊的推廣很值得更多農場、社區一起來參與。」

保護螢火蟲 也是保護人類自己

何健鎔長年研究螢火蟲棲地環境,並出版相關文章、書籍,大力推廣賞螢活動:「保護螢火蟲,其實就是保護人類自己,會讓螢火蟲滅絕的棲地,其實對人類也是暗藏危險的。而且螢火蟲復育的關鍵,不只是人工繁殖技術,其實只要把棲地準備好,螢火蟲就會不請自來了,讓大自然來養螢火蟲,不是更自然嗎?」

賞螢火蟲活動,可以讓更多人認識生態環境的美好,甚至認識台灣的美好。何健鎔說,他去過日本、東南亞與歐洲等地賞螢火蟲,但他發現台灣的螢火蟲與國外相比一點也不遜色,「我們可以向國際宣傳台灣的賞螢火蟲活動,傳達『生態台灣』的意象,當然,前提是我們必須珍惜環境,不輕易破壞生態。」

最近全台有許多地區舉辦賞螢活動,例如海洋大學內的龍岡生態園區,最近正值螢火蟲繁殖期間,平日晚上與假日都可報名賞螢,五月二十四、二十五日還舉辦「兒童生態教育研習營」(http://www.stu.ntou.edu.tw/sc/),為國小四年級到六年級學生舉辦實地賞螢課程。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