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血淚「經」驗!烏干達女孩因為「大姨媽」來訪遭辱 被迫蹺課與輟學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7/23
© 由 風傳媒 提供

'

東非內陸國家烏干達的許多青少女每逢月經期間,就會被鎖在宿舍裡。為了避免遭到這種羞辱,有些女孩子乾脆待在家裡,不去上課。儘管包含烏干達在內的一些非洲國家政府明令,要求學校為女學生提供免費的衛生棉,但實際執行的學校仍寥寥可數。

此外,一些鄉間學校的衛生設備並不完善,女學生也無法負擔昂貴的衛生棉,只能使用樹葉或布匹吸經血。由於月經來潮而遭同學譏笑,以及隨之而來的種種不便,許多女學生會開始缺課,甚至輟學。

《美聯社》(AP)報導,鄰近烏干達(Uganda)首都坎帕拉(Kampala)的旺培沃.恩塔克中學(Wampewo Ntakke Secondary School)2013年起提供當地製造的免費衛生棉,因月經而缺課的女學生大幅減少。該校教師歐多伊(Vincent Odoi)表示,在過往的缺席紀錄中,「你會發現,如果一個班裡有6個人缺席,至少4人是女孩子。有些女學生會直接告訴我們,她們月經來時在學校得不到任何照顧,所以傾向待在家裡」。

許多烏干達女孩因為買不起衛生棉,月經來時只能缺課,最後甚至輟學(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許多烏干達女孩因為買不起衛生棉,月經來時只能缺課,最後甚至輟學(AP)
許多烏干達女孩因為買不起衛生棉,月經來時只能缺課,最後甚至輟學(AP)

非洲的女性經期衛生問題仍尚待解決,青少女常因經期來潮的困窘與不便輟學。聯合國(UN)數據指出,10分之1的非洲女學生在月經來時不去學校,許多人跟不上課業進度,最後輟學。為了改善這個狀況,一些專家呼籲政府為女學生提供免費衛生棉;今年6月,東非國家肯亞(Kenya)總統肯亞塔(Uhuru Kenyatta)簽署新法,授權政府為全國公立學校提供衛生棉。中非內陸國尚比亞(Zambia)也在2016年公布類似的計畫,施行對象是鄉間學校的女學生。

烏干達獨裁者總統穆塞韋尼(Yoweri Museveni)2016年競選時,曾將「免費提供衛生棉給學生」列入政見,但成功連任後卻出爾反爾,引發不滿。烏干達最大大學「馬凱雷雷大學」(Makerere University)學者尼安琪(Stella Nyanzi)年初在臉書發文怒斥穆塞韋尼是「一對屁股蛋」,更指責烏干達的第一家庭不知民間疾苦,4月被以「網路騷擾」罪名起訴、關進牢裡。

尼安琪批評穆塞韋尼,措辭強烈:「雙腿走路時屁股搖晃、抖動,其他身體部位不會抱怨。腦袋思考時屁股製造大便,沒有人會震驚。屁股放屁時,沒有人會感到驚訝。 搖晃、抖動、拉屎、放屁,這就是屁股蛋做的事。穆塞韋尼只是另一對屁股蛋。我們還讓這些屁股蛋繼續領導我們的國家,烏干達人應該為此震驚。」

5月獲釋後,尼安琪發起為烏干達女孩提供衛生棉的活動,使用「#Pads4GirlsUg」主題標籤,至今已募得近1萬美元(約新台幣31萬元),她也造訪烏干達各地學校,在熱鬧的歌舞活動中發放衛生棉。

烏干達學者尼安琪(中)因批評穆塞韋尼而被逮捕。(美聯社) © 由 風傳媒 提供 烏干達學者尼安琪(中)因批評穆塞韋尼而被逮捕。(美聯社)
烏干達學者尼安琪(中)因批評穆塞韋尼而被逮捕。(美聯社)

然而,在非洲要求政府提供免費衛生棉,並不是容易的事。根據世界銀行(World Bank)數據,約34%的烏干達人生活在貧窮線以下,每天靠不到2美元(約新台幣61元)過活,許多撒哈拉沙漠以南(Sub-Saharan)非洲國家也面臨相似或更嚴重的貧窮問題。當國家或學校預算吃緊時,很少人會將衛生棉列為必要支出。

旺培沃.恩塔克中學曾將月經來潮的學生鎖在宿舍裡,因為學校沒有自來水,一些學生無法負擔衛生棉,濕了又乾、乾了又濕的經血會散出異味。另一方面,使用過的進口衛生棉迅速地填滿了土坑廁所,也要花另一筆費用清理這些垃圾。

許多烏干達女孩買不起衛生棉

2013年,旺培沃.恩塔克中學的董事會決定改為提供在地製造、可生物分解的衛生棉。每學期為時三個月,校方每學期支出約1千美元(約新台幣3萬632元)購置衛生棉,負責此計畫的歐多伊表示,這項措施幾乎停止了月經缺席的情況。他說:「就像電力和水一樣,我們將這項支出列在學校預算裡。而這奏效了。」

該校女學生穆卡什瑪(Patricia Mukashema)表示,學校的大方舉動幫助了無法負擔衛生棉的家庭,「現在我們不必將重擔壓在家長身上了」。另一名女學生阿提姆(Patience Atim)說,她在新聞報導裡讀到,烏干達鄉下的女學生仍用不到衛生棉,而以床單與其他纖維代替。

旺培沃.恩塔克中學提供的衛生棉叫做「MakaPad」,由工程學教授穆薩茲(Moses Musaazi)發明,美國洛克菲勒基金會(The Rockefeller Foundation)資助開發。MakaPad的成分是廢紙,並以紙莎草(papyrus)做吸收體,售價只有進口衛生棉的一半。然而,穆薩茲表示,MakaPad賣得不是很好,因為2300烏干達先令(約新台幣20元)對一些烏干達人來說仍很昂貴。

烏干達的工人正在製作「Makapad」(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烏干達的工人正在製作「Makapad」(AP)
烏干達的工人正在製作「Makapad」(AP)

穆薩茲認為這是「貧窮的心態。如果你很窮,就一先令也不肯花,即使那是用來買生活必需品也一樣。對他們來說,衛生棉不是必需品」。2005年,「MakaPad」問世以來,最大買主是在烏干達駐點的聯合國難民署(UNHCR)。

旺培沃.恩塔克中學教師歐多伊則認為,衛生棉就跟食物與水一樣重要,這讓女學生有良好的課業表現,「如果其他學校的負責人也能提供免費衛生棉,這將對這個國家大有好處。」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