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被土香、牛筋草、小花蔓澤蘭打敗了?藥毒所推「生物性除草劑」友善耕作可用

上下游新聞市集 標誌 上下游新聞市集 2017/10/23 上下游記者 孔德廉

為了實現「十年農藥減半」的目標,農委會日前直言要以生物性藥劑來替代化學農藥;而其中,去年銷售量達歷史新高的除草劑也成目標項目之一。為此,藥毒所近年皆致力於「生物性除草劑」( Bioherbicides )的開發,除了針對泛濫的平原菟絲子、小花曼澤蘭研發出單一針對性產品外,困擾普遍農家的牛筋草和香附子(土香)也成研究對象,成功發展出防治率高的真菌類除草劑。

但目前廠商技轉意願不高、市面也未普及,該如何讓生物性藥劑使用的國際潮流吹遍台灣?還有一段路要走。

105年除草劑銷售26億,佔整體農藥47%,創14年新高

近年台灣除草劑銷售狀況如何?據統計,去年台灣除草劑銷售總量為20680公噸,是14年來最高,銷售金額則在26億4千萬元左右;至於以除草劑銷售量當中所含的有效成分(AI.)來看,數量也高達 4,179公噸,是近14年的冠軍。其中,除草劑的銷售量更是占了整體農藥銷售的47%,幾乎是整體農藥銷售量的一半。

為了實現農藥減半的目標,農委會藥毒所生物藥劑組組長謝奉家指出,現今無論歐美、鄰近的日韓和中國,都計畫在若干年內逐漸降低或減半化學除草劑的用量。其中,能否以「生物除草劑」作為部分替代品,更是關係計畫能否持續的重要關鍵之一,因此生物除草劑的研究和開發,值得農政單位的重視與支持。

什麼是生物除草劑?利用微生物或植物相剋來讓雜草「生病」

什麼是生物性除草劑?與化學性除草劑差別在哪?藥毒所解釋,生物除草劑主要是指利用植物、微生物等活體,或其具有除草活性的代謝產物所研發出來的生物製劑。

種類分為微生物源或植物源,前者是利用真菌、細菌、病毒、放線菌和線蟲等微生物進行專一性的感染,進而造成植株部分受傷、讓雜草「生病死亡」,進而達到除草效果。後者則是利用植物的相剋(化感)作用( Allelopathy ),讓植物(或微生物)經由作用釋出化學物質,對雜草產生直接或間接的有害影響,目前以微生物源開發的生物除草劑種類較多,植物源除草劑較少。

生物性除草劑 對非目標生物危害低 友善耕作可使用

至於作用差別?謝奉家則表示,生物性除草劑有別於化學除草劑,不僅較不會破壞生態環境、易生物降解、毒性低、殘留少、具選擇性外,對非目標生物和哺乳動物較安全,因此近年藥毒所接續開發出數項生物性除草劑,希望供大眾一個更安全的選擇,近年極力推廣的友善耕作也可採用。

藥毒所開發多項生物性除草劑 平原菟絲子、牛筋草都有得殺

對於目前生物性除草劑的開發成果,藥毒所所長費雯綺則指出,現在針對平原菟絲子已經有開發出特定藥劑成分,並技轉給廠商;其他如四處危害的小花曼澤蘭則已經完成半數以上的研究,尚待更多的田間測試。除了這兩種主要供森林珍貴物種保存的藥劑外,面對困擾農民的牛筋草和香附子等雜草,也已經有相關製劑的研發。

在號稱「全球第一頑強雜草」的香附子(土香)部分,藥毒所研究員袁秋英指出,香附子的塊莖會分泌剋他物質,抑制鄰近植物生長,還具有休眠性,可在不良環境下長期存活;因此運用真菌做為剋星,降低香附子的威脅。

牛筋草部分,研究員謝玉貞則表示,牛筋草因為對化學除草劑的抗藥性十分明顯,常常需要藥劑推薦用量的數倍才能發揮效果,因此同樣利用真菌讓它生病。至於小花曼澤蘭的處置,則是使用鎌胞菌藥劑的噴灑,減少種子飛散程度,讓種子在隔年無法萌發。

生物性除草劑難題 替代效應、穩定度不高

儘管技術已成功轉移,但目前生物性除草劑仍不普及,理由為何?費雯綺表示,與一般廣效性的化學藥劑相比,生物除草劑的針對性高,化學藥劑只要達到70%至80%的成果即可,生物藥劑為了避免種子進入土壤,使得雜草再度蔓延,其防治效果必須更高。

此外,還需考量整體雜草生態,將「替代效應」考慮進去,也就是若去除了單一種雜草,其他雜草是否就會接替蔓延,產生不可預期的狀況,都必須在田間測試及植物的評估中仔細考量,因此生產難度大大提高。

「穩定性和環境因子同樣考驗消費者的信心」,謝奉家表示,生物除草劑實際施用在田區時,有時會出現防治率不夠一致的問題。有些田可達七、八成功效,有些卻只有一半以下,是因為微生物孢子的萌芽和侵染受到溫度、濕度或對紫外線等影響,不夠穩定下也使得生物性除草劑的推展阻礙重重。

謝奉家鑽研微生物製劑並獲專利(上下游資料照) © 由 上下游新聞市集 提供 謝奉家鑽研微生物製劑並獲專利(上下游資料照)

謝奉家鑽研微生物製劑並獲專利(上下游資料照)

生物除草劑價高保存不易 廠商、農民意願不高

不僅如此,價格和利潤也是一個阻礙。謝奉家指出,以往生物肥料的價格,是一般化學肥料的兩到三倍,而生物性除草劑因為製作上較複雜,價格更會是化學藥劑的四至五倍,使得一般農民難以接受。

廠商則會考量到銷量和藥證申請,與廣效性化學藥劑相比,國際要求生物性除草劑要證明對其餘十幾種植物沒有危害才可核准上市,環境影響評估要很謹慎,但其生產和保存都受活體限制,因此可預估利潤和風險就明顯偏低,包含日本、美國和中國的市場銷售量都不佳。

在苗栗及內湖種植柑橘的農民也表示,考量到價格和不穩定性,不會以生物製劑作為除草的優先選擇。

生物性除草劑推廣尚有一段路要走 政策可作誘因提高使用頻率

即便如此,生物性除草劑的存在與研發是否就沒有其必要性?藥毒所所長費雯綺說,為了實踐農藥使用減半的近程目標,同時兼顧環境及農產品的安全,將會建議農糧署針對生物性除草劑的使用給予補助,劃設出一套相關辦法。

同時,藥毒所生物藥劑組組長謝奉家也強調,生物藥劑的使用是全球趨勢,台灣既然具備相當程度的研發技術,就應該接續利用,在談及農藥減半的當下,結合產、官、學,一同解決產銷上所面臨的問題,在生物製劑的這段路上努力前進。

延伸閱讀:

農藥十年減半三枝箭│微生物製劑、植物醫師處方箋、IPM綜合管理

【找回草生力! 除草劑濫用傷土系列報導】

The post 被土香、牛筋草、小花蔓澤蘭打敗了?藥毒所推「生物性除草劑」友善耕作可用 appeared first on 上下游News&Market.

更多來自上下游新聞的文章

上下游新聞市集
上下游新聞市集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