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親手殺了稚子的母親能讀博士嗎?哈佛拒收的這位更生人引發美國輿論熱議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9/18
© 由 風傳媒 提供

'

曾殺害兒子的母親,出獄後還能攻讀博士嗎?瓊斯1992年殺害了4歲的兒子,遭法院判處50年有期徒刑。服刑期間,她發現自己對歷史感興趣,有志成為歷史學者。20年後瓊斯假釋出獄,申請8所大學的博士班,被哈佛大學在內的其中4所大學錄取,但後來她的錄取資格忽遭哈佛取消。《紐約時報》與非營利媒體「馬歇爾計畫」合作,揭露哈佛大學高層干預而取消瓊斯的錄取資格。報導一出,瓊斯獲得美國媒體聲援,也讓更生人進入社會困難重重的議題浮上檯面。

被強暴的瓊斯虐童致死 服刑20年

瓊斯(Michelle Jones)現年45歲,目前是紐約大學(New York University)新科博士生,攻讀美國研究,但她殺害兒子的過往仍飽受爭議。處理瓊斯殺子案的檢察官說,瓊斯(Michelle Jones)當時供稱,她14歲時被高三學長強暴而懷孕。她母親得知後,用一塊板子毆打她的肚子,受到家暴的瓊斯於是離開原生家庭,輾轉於兒童之家與寄養家庭之間。

1992年,瓊斯年僅4歲的兒子布蘭登.席姆斯(Brandon Sims)過世,死因不明,遺體也從未被發現,直到2年後,瓊斯才在她居住的心理衛生中心承認她未通知孩子的生父與警方,就擅自埋葬布蘭登。她過往的朋友更在法庭上作證說瓊斯曾坦承毆打兒子,並讓他單獨留在居住的公寓裡好幾天,回來後才發現他死在臥室裡。

瓊斯提交給哈佛的申請書提到這段過往,她指出自己受到多年的遺棄與家暴,陷入心理崩潰,於是對自己的兒子施暴,但她也在申請書寫道:「我已對自己與他(布蘭登)許下誓言,我將用餘生彌補過錯,服務他人,活出對他人有價值的生活。」

獄中不浪費時間 瓊斯讀大學、寫論文

瓊斯於1996年進入印第安那女子監獄服刑,在獄中的法律圖書館工作5年,並通過認證,成為合格的律師助手。她還利用時間學習,2004年取得印第安納州的波爾州立大學(Ball State University)學士學位,並獲准旁聽印第安那大學(Indiana University)的研究所課程。

2012年,瓊斯受一名退休教授、義工卡夫曼(Kelsey Kauffman)的啟發,開始研究印第安那女子監獄(1873年啟用,為美國第一座女子矯正機構),瓊斯調閱入獄服刑檔案才發現,過去的監獄受刑人名單裡竟沒有收容妓女。瓊斯與獄友在圖書館員的幫助下持續追查,發現那些落入風塵的女子主要進入天主教會的洗衣店,與愛爾蘭惡名昭彰的「抹大拉洗衣店」(Magdalene Laundries)相似。在卡夫曼指導下,這份研究美國監獄歷史的論文刊載在印第安那的學術期刊上,還贏得印第安那州的歷史學會獎,瓊斯也獲邀在學術會議上視訊演講。

瓊斯撰寫的劇本成功在印第安那女子監獄演出。(取自The Marshall Project) © 由 風傳媒 提供 瓊斯撰寫的劇本成功在印第安那女子監獄演出。(取自The Marshall Project)
瓊斯撰寫的劇本成功在印第安那女子監獄演出。(取自The Marshall Project)

瓊斯原本應該在今年10月假釋出獄,但因為她申請上博士班,獄方為了讓她趕上開學,特別減免2個月的刑期。她的第一志願是哈佛大學(Harvard University),因為她仰慕研究監獄史的哈佛大學歷史學家。

質疑「未全盤交代過往」 哈佛拒收瓊斯

儘管瓊斯在300位哈佛歷史研究博士班申請者中脫穎而出,成為18位錄取者之一,但哈佛2位教授向高層提交備忘錄之後,校方高層卻罕見不讓系所自主決定錄取者,並否決了瓊斯的申請。向高層提交備忘錄的美國研究教授斯托夫(John Stauffer)稱:「我們並非先入為主地迫害蜜雪兒(瓊斯),但我們都可以從Google查到她的犯罪資料,福斯新聞(Fox News)還可能會說,一向政治正確的哈佛,對剛好是少數族裔的孩童殺手,提供20萬美元(約新台幣605萬元)的研究經費。」

哈佛大學美國研究的教授上呈給哈佛主管的備忘錄質疑,瓊斯並沒有詳細交代她犯罪的過往,只提到她對布蘭登死去的悔恨,備忘錄寫道:「誠實與全盤敘述在我們這行來說很重要。」這份備忘錄也質疑瓊斯對過去的敘述是否達到了標準。

支持瓊斯進入哈佛讀書的哈佛歷史學者辛頓(Elizabeth Hinton)則說:「瓊斯是美國去年實力極為堅強的申請人」,還指出這項申請案的結果讓人反思,「我們真的相信人們有贖罪的機會嗎?」

當年起訴瓊斯的檢察官摩爾(Marger Moore)也支持瓊斯有進入哈佛讀書的機會,她說:「就一個母親來說,我認為她犯了很嚴重的罪行。但哈佛所做的相當不恰當:我才是檢察官,他們不是。」

美媒力挺瓊斯 網友反應兩極

瓊斯的申請被哈佛否決的報導曝光後,美國多家媒體聲援瓊斯,認為她有權進入哈佛讀書。《時代》雜誌(Time)指出,美國社會應該原諒瓊斯,「很大的原因是持續為了青少年時期犯下的過錯處罰瓊斯,無助於她死去的孩子,不會讓他的生命更珍貴,也不會幫助到未來的受虐兒。瓊斯的案例點燃了美國最尖銳的問題:我們如何改善監獄?我們如何打破世代進入監獄的困境?我們要怎麼幫助那些易受傷害的兒童與母親?」《時代》雜誌認為,瓊斯可以從獨特的視角協助專家改善並解決這些問題,但社會若不給她機會,她就很難改過自新,貢獻社會。

《紐約客》雜誌(New Yorker)也指出,大學不再是研究的避風港,而是應該維護公眾利益的機構,「大學應該樂於收取那些對迥然不同、具衝突性的過去和解的學生。」哈佛不讓瓊斯就讀,逃避了定義21世紀大學的機會。

然而推特上網友對於瓊斯的遭遇反應兩極,網友葛雷(Cameron Gray)指出瓊斯就是一位「孩童殺手」,「為什麼左派持續把這些殺手當成英雄?」

但在哈佛就讀的博士生史密斯(Clint Smith)則支持瓊斯在哈佛就學,指出「哈佛決定駁回瓊斯的申請,顯示一些人士只在理論的領域中支持平等。」

瓊斯最後選擇紐約大學,她指出自己在監獄擾嚷的環境中熬了20年,還能持續閱讀寫作,若還有人質疑她不夠格念博士,不僅低估了她的勇氣,也小看了監獄,「忘掉哈佛吧,我已經從最嚴酷的學校畢業了。」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