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觀點投書:「育兒百寶箱」無罪,但要看清托育政策問題的本源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0/26
© 由 風傳媒 提供

'

衛生福利部社會及家庭署的在前瞻計畫中的「育兒百寶箱」說真的鼓勵不了生育,如同簡署長所言僅是「衛教」,其實如果是「衛教」要看內容,因為「少子化」已經是國安問題,如何促進兒童健康發展及品質,也是執政者該去正視。

「育兒百寶箱」無罪,其罪在不應該編列在舉債的「前瞻計畫」、而且沒有明確告知大眾真正用意何在。因此就變成「眾矢之的」。

其實做為民間兒童福利的倡議者,給賴院長和陳部長的建議是,不是專找學者、專家去談政策,而是多聽取民間真正執行者的意見。如果真要建立有效的處理方案,至少要跨衛福、教育、勞動三個部會。

如果要看托育政策的政策端到執行面,我想從幼托整合,就是美麗錯誤的開始。因為配套措施永遠趕不上使用者真正需求。中央的政策還得看地方政府買不買單。檢視目前公共的托育中心設立,僅在雙北等都會區有出現成長,其實不是雙北較重視,而是雙北有其地利人和。如新北市部分公共托育中心是使用國小的場地,而台北市在幼托整合之前,在各行政區就有公設民營的托兒所,因此當幼托整合後,這些公設民營的托兒所即轉為「非營利幼兒園」,都可以說以最少的支出,交出成績單。

衛福部的托育政策,一直被檢視,真的有點冤。特別是在公共托育中心部分,雖然不能廣設中心一定會挨批。但在0-2歲托育現行使用,亦有灰色地帶。最大問題是托育中心收托原則上是以0-2歲為主,但是受限於入幼兒園的資格如公幼可能有報名的時限,所以社家署從善如流,讓未依據幼照法入幼兒園者,托嬰中心得繼續收托,期間不得滿1年。因此部分小孩會收托到滿3歲前。

做為民間兒童福利倡議團體,我們不只一次希望中央政策在教育部,能推動幼兒園的2歲專班,但是一直都未能得到教育部的回應。

檢視教育部對幼兒照顧政策,以實務工作者來看,其實也有點不切實際,教育部把增加收托名額,期待由增設「非營利幼兒園」來提升公私幼兒園能到4比6,但政策端又沒有鼓勵幼兒園增設2歲專班;因為2歲不是義務教育,我想這樣的政策思考邏輯如果不改,我想要解決「少子化」在托育政策的問題的,難度永遠都在。

因此給政府的建議,托育政策在公共資源面,要實施一條龍政策。簡單的說公共托育中心增設多少所、增加多少名額,教育部的公幼體系也須在現有的公立幼兒園增加多少名額的2歲專班,讓後續資源服務能暢通。而教育部更需要鼓勵開設課後照顧的服務,而這服務是真的要做到不論偏鄉或都會區,只要家長有需求就開辦,但不可否認這可能會增加人力成本,特別是教育部積極推廣的「非營利幼兒園」,人力成本在「一例一休」下,可能是不可承受之重。

20170911-台灣關愛基金會創辦人楊婕妤專訪,一位關愛之家的志工須同時照顧多名幼兒。(甘岱民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0911-台灣關愛基金會創辦人楊婕妤專訪,一位關愛之家的志工須同時照顧多名幼兒。(甘岱民攝)
作者建議,政府的托育政策在公共資源面應實施一條龍政策,公共托育中心增設多少所、增加多少名額,教育部的公幼體系也須在現有的公立幼兒園增加多少名額的2歲專班,讓後續資源服務能暢通。(資料照,甘岱民攝)

賴院長您還忘了鼓勵生育,更重要的推手和助力是勞動部,目前雖然有育嬰假和津貼,但是最被使用者關心的,是我請了育嬰假還回的去嗎?因為就資方而言,單位有人請育嬰假,第一個選項是聘請新的人力,但是請育嬰假期滿,我要把這位新人力資遣嗎?按照勞動基準法後續相關的處理?我想勞動部也該想想,如何讓育嬰假使用者、職務代理者和資方都能取得平衡的做法。

因此賴院長,新的育兒方案出爐前,請您先看看現在執行的法令和實際的作法,有哪些會阻擋您的新政。

*作者為中華民國發展遲緩兒童基金會執行長、新竹縣政府教育處幼兒及教保服務諮詢委員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